【窮困時的光明燈】窮困的時候,怎麼找到希望?


一個人有沒有錢不一定窮,但沒有夢想那就窮定了。

人不怕走在黑夜裡,就怕心中沒有陽光。

逃避不一定躲得過,面對不一定難受.轉身不一定最軟弱.

話多不如話少,話少不如話好。

 

生活總是要直面絕境的挑釁。活著就得和人生角鬥,完成的意義就在於絕境向希望的逆轉。

身處絕境,能夠拯救自己的恰恰就只是自己。曾經有過一個令人無限欽佩的美國登山愛好者,他在獨自攀登勃朗峰時右手被落石壓住,面對絕境,他毅然將右手砍去下山尋求救援。陷入絕境時,等待興許是不高明的選取,往往在被絕境消磨殆盡殘存的意志後,只能坐以待斃。要學會在絕境時依靠自己,要自己尋找希望,就像落在枯井裡的驢子一樣。人生角鬥的況味在於依靠自我證明自我,因為自己是走出絕境的唯一指路人!

還記得《老人與海》中海明威筆下的桑提亞哥。這個老漁夫孤獨、背運、貧窮、年老體衰,但他說:「一個人並不是生來要給打敗的。」他的話語簡單但是充滿堅強,他的眼睛「跟海水一樣藍,是愉快的,毫不沮喪的」。也就是他一連84天沒捉到一條魚,連唯一陪伴他的男孩也離他而去,沒有人相信這個老頭會再有什麼收穫。可是他再一次出海了,他要靠自己走出這個絕境。他找到了大魚,可是一個人卻無法完全捕獲。他忍著飢餓、傷痛,竭盡全力與馬林魚、鯊魚搏鬥。他要用自己去證明自己,更是要用自己的努力找到人生的希望。儘管桑提亞哥最終只是帶回了一具魚骨架,但是他證明了自己,頑強地與人生的困難角鬥使他走出了絕境。他的樂觀、自信、勇敢、堅韌是在陷入絕境時的一種完美釋放,於是他在絕境中依然發出「魚啊,我到死也要跟你在一起」的誓言。桑提亞哥這個文學形象給予讀者最大的震撼就在於他面對絕境時所激發出的鬥志。人生角鬥的況味在於面對看似無法克服的絕境時,爆發出潛在的鬥志!

有人說絕境的可怕是它腐蝕了希望,曾經歷歷分明的希望在絕境散發的陰影中變得影影綽綽。人類偉大的精神是指引我們從困苦中走出的動力,這種精神卻是源於那些似乎是山重水復的絕境中的。羅曼·羅蘭說:「我要敢於正視痛苦、尊敬痛苦!歡樂固然值得頌讚,痛苦亦何嘗不值得頌讚!它們是鍛煉人類開展偉大的心魄。」絕境是激發希望的源動力。《名人傳》裡的米開朗琪羅、貝多芬、托爾斯泰他們都是敢於同人生角鬥的勇士,米開朗琪羅的困苦絕望成就他藝術的靈感,貝多芬的多舛命運創造了他的《命運》,托爾斯泰對生命的惶惶不安誕生了《安娜·卡列尼那》。在藝術的道路上他們都遇到了絕境的拷問,但是絕境卻成了他們藝術人生的一種偉大力量,使得對生命對藝術的信仰都是那麼得令人讚歎。同人生的角鬥的希望是在絕境中攫取的!

人生的況味是在於和絕境的奮鬥,面對絕境時永不言棄,這就是人類不屈的偉大精神。更重要的是絕境創造了希望,是它將我們指引到更高的成就,也是它將我們歷練成人生真正的角鬥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