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智多謀】曾國藩只添加了一個字,足見其智慧、機謀有多深!

最可怕的敵人,就是沒有堅強的信念。
人生就像爬坡,要一步一步來。
沉浸於現實的忙碌之中,沒有時間和精力思念過去,成功也就不會太遠了。
在別人藐視的事中獲得成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因為它證明不但戰勝了自己,也戰勝了別人。

曾国藩只添加了一个字,足见其智慧、机谋有多深!

曾國藩

晚清「中興四大名臣」之一的曾國藩,祖輩世代務農,父親也不過是一介落第秀才。
「做官要學曾國藩,經商要學胡雪巖」,官場上的曾國藩曾七年十次陞遷,連躍十級,論及功成名就,時人無出其右。
曾國藩一度權力無邊,他是湘軍的創立者和統帥,輝煌時曾擁兵三十萬,佔據中國的半壁河山。
所謂功高震主,曾國藩不為清廷所猜忌,他又是怎樣做到的呢?

曾国藩只添加了一个字,足见其智慧、机谋有多深!

莫友芝手跡

清咸豐十一年(1861年)農曆八月初一(公歷9月5日),湘軍成功攻下安徽省會安慶。
曾國藩的幕僚莫友芝,一個月後在安慶客舍裡抄寫下了這樣一段文字:
「楚兵冠諸侯。諸侯軍救鉅鹿下者十餘壁,莫敢縱兵。及楚擊秦,諸侯皆從壁上觀。楚戰士無不一以當十,楚兵呼聲動天,諸侯軍無不人人惴恐。」

曾国藩只添加了一个字,足见其智慧、机谋有多深!

湘軍火槍隊

莫友芝抄錄《史記.項羽本紀》,當是曾國藩對湘軍的自警。
不計代價攻陷安慶,曾國藩的目的下一個目的,自然是拿下失去屏障的太平天國首都天京(南京),全軍有必要以「霸王」車鑒。
曾國藩心思縝密,行動堅實,立即在安慶城製造槍炮、子彈、火藥等。

曾国藩只添加了一个字,足见其智慧、机谋有多深!

曾國藩手跡

曾國藩在安慶創辦了軍工企業,這也是清末洋務最早的新式兵工廠,利用的是安慶「任家坡太史第」等場所,是對原湘軍「軍械所」的擴建。
清咸豐十年(1860年)九月,曾國荃《與嚴渭春》載:「十四日肅布一函,計呈英鑒。頃奉丹翁十五日賜書,敬悉一切。
軍械所劉令所需頭、二號子,承日內惠解,則營中裨益不少矣。」這裡可以看出,這家兵工廠本叫「安慶軍械所」,擴建後曾國藩將其命名為「安慶內軍械所」——加上一個「內」字,曾國藩是要讓朝廷知道,這只是湘軍內定的一個兵器作坊,不是稱兵天下的武器製造基地。

曾国藩只添加了一个字,足见其智慧、机谋有多深!

安慶內軍械所舊址大門

事實上的「安慶內軍械所」,又是當時的「高科技」軍工企業。
雖說 「全用漢人,未雇洋匠」,但這裡聚集的則是徐壽、華蘅芳、龔芸棠、徐建寅、張斯桂、李善蘭、吳嘉廉等一批國內頂尖的科技專家。人才薈萃,莫過於此。

曾国藩只添加了一个字,足见其智慧、机谋有多深!

徐壽

徐壽(1818—1884),字生元,號雪村,江蘇無錫人,清末科學家,中國近代化學的啟蒙者。

曾国藩只添加了一个字,足见其智慧、机谋有多深!

華蘅芳

華蘅芳(1833—1902),字若汀,江蘇無錫人,中國清末數學家﹑科學家、翻譯家和教育家,洋務運動時期最有代表性的科學家之一。

曾国藩只添加了一个字,足见其智慧、机谋有多深!

徐壽、華蘅芳與徐建寅等合影

「安慶內軍械所」主要手動仿製開花炮、彈藥及輪船,為湘軍提供現代化的武器裝備,在實力上與太平軍先拉開距離,分出高下。清同治元年(1862年)8月,「安慶內軍械所」製造出了中國第一台蒸汽機。
年底試又製成了一艘小火輪,是為我國第三艘蒸汽機輪船是「黃鵠」號的雛形。
1863年初,「安慶內軍械所」批次生產各種劈山炮和開花炮彈。
1864年湘軍攻佔南京後,「安慶內軍械所」遷往南京,後併入金陵機器製造局。

曾国藩只添加了一个字,足见其智慧、机谋有多深!

安慶內軍械所舊址俯視全景

「安慶內軍械所」的成就,既是湘軍的資本,也是湘軍的士氣。
《曾文正公手書日記》卷十四載:「竅喜洋人之智巧,我中國人亦能為之,彼不能傲我以其所不知矣。」 曾國藩處處先聲奪人。

曾国藩只添加了一个字,足见其智慧、机谋有多深!

金陵機器製造局仿製的蒙蒂格尼多管槍

拿下安慶前,曾國藩曾奏呈清廷:「安慶一軍,目前關係淮南之全局,將來即為克復金陵之張本。」安慶之重要,湘軍之強大,無疑都是一把雙刃劍,朝廷倚重而忌諱。
曾國藩的湘軍,本質上是地方武裝勢力,並不直屬朝廷。強悍的私人武裝再添一家「高科技」軍工廠,曾國藩提前加上一個「內」字,表明這支地方武裝遠無全國視野,朝廷大可放心使用。這是曾國藩的生存智慧,也是曾國藩的成功智慧,由此而見一斑……

曾国藩只添加了一个字,足见其智慧、机谋有多深!

曾國藩手跡

(本文部分圖文史料,引自安慶地方史學者查健考證專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