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竹雕的保藏法子

竹雕的保藏法子

新收的筆筒最佳不要用水洗。老筆筒在鄉下的老房子裡一傳就是幾代人,其表面的包漿以及白皮物資,是經受多年的自然因素、溫濕度、特定的房屋前提,由竹肌內生出的霉化物,一旦年久,這種霉化物的變化達到極限,就會堅實地附著在筆筒竹肌表面,對於筆筒有很好的維護作用。筆者試驗證明:經由在濕度25℃至 35℃,相對於溫度在20%至25%,不通風的前提下察看,用水洗過的生霉長毛、開裂且易回潮,而用大小禿頭排筆清理後,未經水洗的筆筒,既不生霉,也不開裂。此外,年代久遠民間傳世的竹雕筆筒,其附著物已經生根,要清洗掉必需加適量的肥皂水,這樣很傷老包漿,而棗紅色的老包漿既是歷史歲月的見證,又有很好的手感以及美感,洗過的筆筒儘管上核桃油,依然顯患上乾澀。但經清洗後上核桃油的筆筒,不易生蟲。是否需要水洗,應視具體雕件而定。對於必需要清洗的,清洗時盡量不要損傷竹肌。

attachments/201410/5464219191.jpg

      要用帶殼的核桃炸私人維護油,不要用炒過的核桃仁炸油。帶殼核桃炸出的油沉積物少,且含有必定水份,不燥,故不傷筆筒。熟核桃仁炸的油燥氣大,抹上晾乾後,筆筒易開裂。因老筆筒的大多數主人歷代均有頤養,上油時只需用食指輕沾一點,以指尖膚面有油為度,將油抹在另一掌手,兩手搓勻後,雙手持筆筒把玩,便可達到養護目的。油不可多,多了易回潮。

      此外,切忌用各種刀具修刮筆筒上的附著物,這對於雕件的原貌以及品相都有影響。筆者從雜誌的圖片上,就看到有的雕件用刀修刮過的痕跡,看上去儘管乾淨,它已經再也不是作品的原有作風。不要塗抹任何油漆以及化學色料。專業書上雖有上漆一說,其利弊應該推敲。老雕件自身有沉積多年的頤養油以及把玩的汗沁,上漆後很難干,儘管確保雕件不開裂,但這樣做也就不會形成竹子由自然色變發生的美感。

      有前提的保藏者,可將藏品放在玻璃罩內密封保管。如無恆溫措施,為防止玻璃發生的高溫致使雕件開裂,平時可丟一個紙坨在筆筒內,它有調節濕度的作用。也可以放一兩把木柄鬃刷,毛向上,它可以披髮筆筒內的熱量。木製把柄有吸潮散熱的作用,連陰雨天必定要掏出。另一方面,因為長期密封,一旦接觸空氣或者風吹,就易造成開裂。採用此種法子保管,能確保恆濕,並按期把玩幾天。

      最佳製作私人的木質內格子櫃保管。私人保管櫃氣溫在20℃至35℃,相對於濕度在35%至40%時,下部放磁器或者其他物品,離地1米放竹雕件。如氣溫過燥過高,可在室內放缽水,或者放幾本書於櫃內。如保藏者住樓上,夏季過於乾燥時,可放半杯水在格子上,但雕件與水杯要維持必定距離,要時常檢查,不必時及時掏出。也可採用放舊報紙的法子,但報紙的回潮力較強,不宜多。並且要時常把玩以及檢查,尤其是每一年六七月梅雨季節要常看,發現長毛,及時用鬃刷肅清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藝術品的鑒識及前景(一)

竹雕藝術品的鑒識及前景(一)

縱觀中國竹雕發展的歷程,真正的竹雕藝術在宋朝已經初露頭角。明清時代,竹雕藝術品達到鼎盛,泛起了百花鬥麗的景象。明清兩代,文人士大夫寫竹、畫竹、種竹、刻竹蔚然成風,竹雕的文化含量也迅速攀升,這時文人的參預,使竹雕與書畫、雕塑藝術結合,致使竹雕藝術的空前發展。自明朝正德、嘉靖之後幾乎每一個時代都有一些傑出的藝術家湧現出來。當時大部份竹刻高士都集中在江蘇嘉定以及金陵一帶,於是依據其雕刻技法以及作風特徵就發生了兩個竹雕流派,一派始於嘉定朱鶴,一派始於金陵濮仲謙。 據史料記載,明朝嘉定派竹雕能在方寸之間刻山水、人物、樓閣、鳥獸、淺雕並用,刀法精妙,藝術造詣深湛,為時人所識。因而,嘉定竹雕藝術流派的繁盛,一直持續到清中期,後繼者有數十人之多。以朱鶴、朱纓、朱稚征祖孫三代最為有名,被譽為“嘉定三朱”,嘉定派麾下的名手大家不下二三十人,其中,秦一爵,沈兼,吳之璠,封氏三傑,周灝,施天章,顧玨,蔡時敏等尤為世人所重。

attachments/201410/0085071888.jpg

嘉定竹雕到了清朝康雍乾嘉時代(1662—-1820),達到了黃金盛世,嘉定也因而被稱為“竹刻之鄉”。 明朝金陵派竹雕以根雕以及竹板刻書畫見長,與嘉定派華美的竹雕作風相對比,顯患上古樸雅致。但金陵派傳承不旺,僅有濮仲謙,潘西風,方潔等少數。 此後,以清初“留青聖手”張希黃為首創始了浙派竹雕藝術,改良了唐朝以來的傳統“留青”竹雕技法,他的傳世之作不少,皆細緻工巧,精美絕倫,其中以“山水樓閣”最為典型。他的作品精細的構思以及絕妙的製作工藝渾然一體。帶有濃厚的文人氣息,並且影響以及帶動了一大批竹雕藝人,最終形成文雅恬澹,巧而不媚的浙派作風,堪與嘉定派,金陵派並駕齊驅。 此外還泛起了徽派竹雕。同時除了了地區形成的流派藝術以外,還有一些雕刻家在繼承前人,推陳出新方面做出了貢獻,發明了有別於地區流派以外的新技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李耀,張步清,馬根仙,鄧孚嘉等人。

明清竹雕鑒識 初期的竹刻製品遺存很少,到今所見多為明清傳世品,一般渾樸古樸,構圖豐滿,佈滿器身刀工深峻,常做深浮雕或者透雕,線條剛勁有力,轉角出稜。朱鶴認為,若果不進行透雕以及深刻就不算雕刻。品種以筆筒、香筒為主。清朝前期尚有明朝遺風,但表現技法更為多樣,淺刻、淺浮雕、留青、圓雕等同時並行;品種擴展,除了筆筒、香筒外、臂擱、竹根人物,動物與山石具備,製作精緻工整,細巧秀雅,而像張希黃的留青山水樓閣、鄧渭的淺刻小字行楷等都是個人作風特徵十分光鮮的作品。清朝後期面應接不暇較為單一,用刀平淺,常作陰刻。現提供一些明清竹雕的鑒定技巧以飧讀者:

1、看質地 明清時代的竹雕家,所用竹材都取自於生長二至四年的竹子,竹的紋理結構細密,嫩老適中。所以雕刻成器之後,經打磨,其光潤,平整,不亞於平整的木紋。初期的竹刻作品往往表現出竹的肌理,後期作品則精工細作,很少見到竹的粗拙肌理。

2、看款式 明清時代的有名竹雕巨匠,基本上都沒有在作品上留名的習氣,所以,有親筆提款的名家傳世之作很少。現在咱們能見到的刻上巨匠名款的竹雕器物,有四種情況:一是作者親筆提款的真品;二是其弟子們後加款識的真品;三是弟子的作品刻上師傅的名號;四是徹底造價的假貨。因為明清竹刻中鐫有的作者名款或者印章,是鑒定的首要依據。因而,假貨仿製刻款,尤為是名家的款識,是對比常見。一般來講,真款刻寫自然流暢,秀中有骨,剛而不板,無矯揉做作之感,凸起作者自我作風。偽款則筆劃凝滯,下刀乏力,與原作者作風不符,有的雖形似卻無靈氣。

3、藝術共性與刀工 明清時代,曾經泛起一批擁有文人、工匠雙重身份的特殊工藝大巨匠,他們的作品往往刀工流暢,且畫意明確,意境深刻。從清末開始,竹刻上的書畫從此丟失了耐人尋味患上意境,失去了精湛的刀筆藝術。

4、藝術作風 一般說,明朝的竹雕表現出質拙渾樸的藝術作風,很少有小巧的小型器件。清朝竹雕,康熙時代的沉實幽雅;乾隆時代的絢麗富麗。到了清後期,作品的作風趨向平淺單一。但這只是從總體上看。明清時代有很大一批作品,都是文人藝術的一種體現,文人有著自己獨立的藝術特色。因而,竹雕鑒定中不能太絕對於化。正確的法子是從總體上把握,具體鑒定時,則注意一般與個別二者之間的聯繫以及區別。

5、竹雕色澤 一般來講,作品的年代愈久,器表的彩色也愈深。這種色澤的發生,可能是常被人們賞玩摩挲的緣故。明朝作品多帶有暗紅的色澤,其中最受人歡迎的應是一種帶有虎魄光澤的紅色;清朝的作品多深棕、棕黃色,越到後期色澤愈淺。然而,事實上清朝的竹雕作品中,往往擁有一種灰褐色澤,這就對比特殊了。偽者常將新器加以染色,冀求獲取與舊器相同之色澤,但人為模仿浮而不沉,受到自然色澤最終有別,經細心判別,很易看出。同時偽作之品畫面,凹凸之處的色澤千人一面,也無濃淡之分,更無過渡色。

6、工藝特徵 在竹雕工藝中,曉得一些工藝的流行年代是很首要的。陷地深刻技法從清朝開始的;竹簧器始於清初,盛於乾嘉時代,精品均為宮庭器具;留青雖始於唐代,但唐至明朝不見有,現傳世作品除了了明末張希黃的佳制

標籤: 竹雕藝術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