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竹筍雕佛亦稱奇

竹筍雕佛亦稱奇

竹雕在中國已經有2000多年的歷史,西漢馬王堆一號墓曾經出土過雕龍竹勺柄。中國傳統的竹雕有許多種類,諸如留青竹刻、貼簧、竹根雕等。然而,我卻藏有一件史無記載的筍雕文玩,使人稱奇。   

這是一件巧用竹筍雕刻的釋迦牟尼佛祖頭像,長13厘米,寬9厘米。它應用竹筍正面,採用陰陽雙重雕刻技法製作,頭髮、耳朵、鼻子等細部為陽雕,眼、嘴等部位為陰雕,陰陽結合,渾然一體。佛像沉穩肅穆,慈眉善目。尤為獨特的是藝人巧借垂肩雙耳以及下巴形成三角形支柱,不用任何支撐就可直立於平面之上,同時又可作為隨便擺放的供奉品。

此斗膽構思,巧妙設計,實在使人折服。此佛的雕工簡煉粗豪,寥寥數刀,佛頭浮現,絕無拖泥帶水之感,堪稱竹雕類精品之作。加之施以透明釉(因竹筍無竹皮光澤),視覺更為明亮潤澤,靈光耀目。佛像違面天然竹筍狀況一目瞭然,似可看出是在一個筍頭上劈出來的,沒有任何工藝,維持了天然竹筍之野趣。   

這件筍佛,從製作、刀工、漆法、造型等方面綜合鑒評,初步斷代應是民國時代的玩物。斷代是否準確,還望行家校訂。   

筆者將筍佛介紹給讀者,其目的是證明在竹雕工藝品中,尚有筍雕一類器物存在,可使人耳目一新。

標籤: 竹雕藝術

為什麼年代久遠的竹雕作品易保留

竹雕作為一種藝術品,受到不少人的青睞。頤養竹雕也成為了得多人所關切的話題。得多竹雕喜愛者會發現,年代越久的竹雕越容易保留,年代越近頤養則越為難題。為何年代越久的竹雕越容易保留呢?

年代越久的竹雕,其選材必然更為注意,一般都會選取用堅老與久儲的材料,而且在竹雕雕刻時不去表層,於是可以免損裂。不僅如斯,採用乾擱貯藏多年的材料,要蛀者早已經蛀,要裂者也已經裂,許久不見蛀見裂者的竹雕作品,自有長久保留的可能。
標籤: 竹雕藝術

竹根雕簡介

根雕以竹根為材料雕刻而成的工藝品。如:我國用竹子做的藝術品有竹刻、竹根雕、竹子盆景、竹臂擱等。

在我國的南方地區,生長著茂密的竹林。竹子作為一種植物,對於於古代文人來講卻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這句話雖是宋朝文豪蘇東坡用來表達自我的精神世界,但同時也映襯出這位大詩人對於竹的喜愛。

   歷代喜愛竹的文人墨客並不是只有蘇東坡一名,魏晉時代的嵇康、阮籍、山濤等七人“相與友善,游於竹林、號為七賢”七人共以竹自喻,世稱“竹林七賢”。元朝詩人楊載一首《題墨竹》更是以一種移情寄物的模式讚賞了竹“風味既恬澹,彩色不為媚,孤生崖谷間,有此凌雲氣”。至於清朝大畫家鄭板橋,更是將人與竹,竹與畫融於一境。竹的陰陽變化以及虛實明暗間透露的正氣躍然於筆墨之間。

竹根雕 - 竹之特色

竹根雕作品
竹之所以為中國文人青睞,與外表的自然特徵息息關聯。竹子虛中潔外,生而有節,秀逸而富有神韻。這些自然特徵偏偏與文人們所追求的高尚脫俗、虛心矜持、恬澹名利以及富有氣節的精神氣質相吻合。古代文人在詠竹、畫竹的同時,也開始賞玩另一種與竹有關的物品——竹雕

   在竹雕藝術走向下坡路的今天,地處浙東沿海的象山,一群像朱康林以及同樣木匠出生的民間藝人卻在竹根上動起了腦筋。而咱們今天所要介紹的恰是用這看起來毫無用場的竹根雕刻而成的藝術品——竹根雕。

   早在明清時代,就有個別民間藝人開始對於竹根進行雕刻,然而雕刻表現手法與當今的竹根雕早已經大相逕庭了。以局部雕刻接替通體雕刻,是現代竹根雕的首要特徵。如作品“人之初”除了了在臉部有所雕刻外,其他部位幾乎沒有進行甚麼處理,但在視覺審美上,卻擁有了巨大的張力。在竹根雕藝術家看來,這天然的竹根也同樣存放著對於生命的理解。

標籤: 竹雕藝術

根雕的表現形式

根雕是應用天然樹根所形成的各種形態來進行創作的。

樹根的一般形態包含,彎曲、疤痕、凹凸、漏透等。根雕藝術可分兩種表現形式。一是簡雕,依據天然固有的形態,把過剩的枝體裁掉,不做過多潤飾,以凸起主旨。二是繁雕,可以在作品的樞紐部位精雕細刻,依據作者的創作思路進行整形,也同樣能達到凸起主旨的目的。

標籤: 竹雕藝術

材料的選取

根雕作品(20張)對於於任何雕塑形式,藝術家永遠解脫不了對於於材料的選取,竹根雕也是如斯。秋冬之季,當山民們砍掉一批竹子後,根雕藝人就會鑽進竹林,尋找能給予他們靈感的竹根材料。竹根的選取也頗為講究。竹齡較大的根質地對比堅實,色澤更為深沉,然而竹根可塑性的強弱只有等到將竹根挖出來後才能見分曉。並不是所有的竹根都能成為宜的材料,中規中距的竹根約束藝術家們想像的翅膀,反而是那些奇形怪狀、扭曲變形的竹根受到他們的偏愛。誇張的形態往往展示出人物神情,契合著神形兼備的中國傳統審美原則。天趣以及人意的巧妙結合是竹根雕作者的創作理念,懷著這種理念,雕刻藝人在完成對於竹根的選取後,就開始進入製作階段。

   製作一個好的竹根雕作品,藝人們除了了對於刀擁有嫻熟的掌握外,更注重的是對於材料的深刻挖掘以及構思。一旦構思成熟,就開始了製作竹根雕的第一步,就是“打坯”。在打坯前要對於根進行必要的剪裁,用鋸子鋸出所需的長度,然後依據人物的形象對於根須做必要的修剪,留出該留的根須打坯是用鑿子鑿出臉部輪廓的過程。只要刻劃出人物臉部大體的輪廓就能了。在打坯完成後,接下來將是對於臉部輪廓的細緻雕刻,成竹在胸的雕刻家雕鑿時看似隨心所欲,信手拈來的手法卻是幾十年功夫的累積。在已經經成型的人物面部進行細緻雕刻,是竹根雕最為樞紐的步驟。銳利的刻刀隨時有可能留下功虧一簣的痕跡。人物臉部以及眼神的塑造是具挑戰性的時刻,成敗也在此一舉。竹根雕人物神情的傳遞全靠臉部以及眼睛。雕刻完畢後,粗拙的竹根將被拋光、打磨以及上漆。

標籤: 竹雕藝術

竹言竹韻

竹言竹韻

松、竹、梅三種冬青植物,並稱為“歲寒三友”,梅、蘭、竹、菊的群組合,又有“四正人”之美譽。這些既具中國傳統韻味又擁有美妙寄意的“正人”植物,深患上人們的喜愛。筆者保藏有一群組以竹為主旨的錫器,外型倣傚竹子的節部構造,而浮雕則採用竹枝以及葉子圖案,雕工細緻,層次分明。並結合錫特有的魅力,將“歲寒三友”以及“四正人”的吉利寄意及幽美形態,藝術地體現在作品上。

這群組錫器包含茶葉罐、茶則、茶杯、煙盒、打火機等8件器物。茶葉罐擁有雙重蓋設計,密封不透氣以保藏茶葉的品質。罐蓋沿罐壁徐徐下滑時,還能同時排出罐內多餘的空氣。長方形的煙盒,其蓋飾有竹子圖案。可作為小飾物盒,也可作為咭片盒。圓柱形煙盒,底中間部份呈凸面設計,以利便提取香煙。

除了了盛煙以外,還可用來盛裝茶袋以及糖等,也可作為筆座。而其蓋子則可作紙夾容器。袋裝打火機上雕刻有細緻的竹子枝節以及交織的葉子,細節豐碩,質感強烈。可拆卸設計,其配件可改換,更為實用。圓柱桌上打火機,線條清晰,外形流暢,竹子圖案雕刻光鮮,是精美的桌上裝飾。煙灰缸有3個香煙托架,底部飾有竹子圖案。上層是光滑、容易拆除了的黑環氧平面,令清理缸內的煙灰易如反掌。

標籤: 竹雕藝術

留青竹刻日久顯神奇

留青竹刻日久顯神奇

竹刻有圓雕、透雕、皮雕、淺雕等類。皮雕又稱留青竹刻,是竹刻中難度最大的一種,就是在竹刻時只留竹子青筠的一種雕刻技法,一般是淺浮雕,所用之材為成長數年的臘月毛竹,施藝時,將紋飾之外的竹青剔去,僅露出纖維狀竹肌,因為竹青與竹肌在質地、色澤上的顯明懸殊,故作品能獲得筆墨神韻般的藝術效果。這種竹刻,不僅精妙,而且外表潤澤,跟著年代的每日推移,青筠處泛黃,其圖案顯示的獨特韻味也會愈加神奇、古樸。

留青竹刻最先發源於唐朝的金銀器鏤鏨及石刻淺雕工藝,至明末清初才風行,據什物考證,咱們迄今所見最先的留青竹刻什物,是一支唐朝的管樂器“尺八”,現藏於日本正倉院。 據史書記載,在我國歷史上,把留青竹刻工藝推到一個斬新層次的當數明朝竹刻家張希黃。張希黃,字希黃,號宗略,浙江嘉興人,後人稱之“留青聖手”。

張希黃剔地陽紋的留青竹刻法與唐朝的“尺八”不同,他是在極薄的竹筠上,用全留或者多留、少留或者不留等多種技法,來表現畫面的豐碩層次,刻劃出深淺濃淡之變化,刀法嫻熟,形象生動,極具中國畫的墨韻,同時,他借鑒繪畫藝術表現的青山樓閣,工精絕倫,上海博物館所藏的一件“山窗竹影”竹臂擱,長19.1厘米,寬5.8厘米,整幅畫面展示了江南鄉野庭院的美景:

遠山峰石秀峭,庭院翠竹掩映,大門敞開,門前一人,躬腰在清掃,窗明几淨,空曠恬靜,給人一種遠避塵囂的寧靜之美。

臂擱上端空白處還鐫刻了一行詩句:“試筆山窗竹影涼,閒臨小字模鵝章,空巢燕子時飛過,帶患上新花落紙看。”下有“張宗略”與“希黃”陰陽文印個一方。張希黃的傳世之作不少,皆細緻工妙,精美絕倫,其中尤以“山水樓閣”筆筒最為典型,筆筒所呈色澤濃淡有致,所刻劃面由近處的樓閣與遠處的山巒群組成,山峰層巒迭障,危巖嵯峨,一近一遠,互相映襯,充溢了詩情畫意,讓人有種身臨其境之感,洋溢著濃厚的文人氣息。

繼張希黃後,習留青技法的人甚多,尤以清朝中期的尚勳造詣最高,其次如民國時代浙江吳興的金西崖,江蘇武進的徐素白,姑蘇的支慈庵以及無錫的張韌之等。

留青竹刻一般有臂擱、屏芯、筆筒、香筒、詩簡、扇骨、蟲具,文具等,其中尤以臂擱居多,它融雕刻、書畫、詩文、印章、造型於一體,又因竹皮為黃色,竹肌為紅色,年深月久,竹皮竹肌的色澤反差很大,竹肌彩色漸呈紫紅色,如同初熟櫻桃、拋光之虎魄,心曠神怡,使人愛不釋手,已經有眾多的國內外保藏家將其入藏。

標籤: 竹雕藝術

留青竹刻以及竹節雕

留青竹刻以及竹節雕

留青陽文雕刻,也稱平雕,即是用竹子表面一層青皮雕刻圖案,把圖案以外的青皮剷去,露出竹肌。這種雕刻法子不僅精妙,而且竹器外表色澤瑩潤,時常撫玩摩挲,年代越是久遠,竹肌彩色越是深沉,光滑如脂,溫潤如玉,色澤近似虎魄,同時圖案部份也越清晰凸起。這種技法始於唐朝,當時雖是留青竹雕的早期階段,所刻紋飾還對比渾樸簡單,但這種技法的泛起,顯示出了竹刻藝術的提高與進步。   

留青竹刻在唐朝開始流行時,最初只是平面雕刻,將圖文部份留下,其餘部份刮掉;所刻的紋飾,也只是進行陽文或者陰文雕刻,只有花紋的變化,而沒有雕刻技法的變化。明末竹刻家張希黃在唐朝留青刻竹的基礎長進行改良,他應用竹筠、竹肌質地色澤的懸殊,以竹的外皮(即青皮)刻圖紋,將剔除了青皮後的竹肌做底,開創出陽文淺浮雕的留青技法。這一時代,許多竹刻名家都兼精書畫,他們從書畫藝術中汲取養分,以充實竹刻藝術,無論題材、技法,都與書畫藝術緊密結合。而以竹的青皮作為圖紙的雕刻繪製法,與繪畫的筆墨神韻更為貼近。   

竹節雕是指先將竹節製成器物,如臂擱、筆筒、香筒、茶葉筒等,然後在竹製器物上做深浮雕以及鏤空雕等雕刻,使之成為精美絕倫的藝術品,目不暇接,傳世較多。

標籤: 竹雕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