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松溪浴馬圖 太平盛世景

松溪浴馬圖 太平盛世景

清朝竹雕筆筒《松溪浴馬圖》為傳世之作,高20厘米,三淺足,口徑17厘米至17.8厘米,底徑15.5厘米,包漿溫潤,呈黃虎魄色。筆筒表面留青部份,呈現豎狀金絲;被雕刻的圓弧部份,因為“金絲”被切割,呈金點狀蟹爪紋,在浮雕的馬身上,湊巧形成絲絲金毛,堪稱一絕。 筆筒為通景式構圖,採用浮雕、深雕、鏤雕等刀法,游刃有餘地雕刻了由虯松、溪流、修竹、峭壁等群組成的幽雅環境,以及流動於此間的14位人物與14匹馬。

作者匠心獨運地通過伴馬、牽馬、浴馬、騎馬、飼馬、觀馬、議馬等人物形象的塑造與馬的靜態、動態的刻劃,表現了人與馬之間親密無間的關係;又通過八駿與六駒、十二老者與兩壯漢之間同處共樂的情景,寄意戰爭已經經收場,社會進入了“馬放南山”、人民安居樂業的太平盛世。 “浴馬圖”的點睛之筆是在松、竹、巖、溪間刻有三駿、三駒6匹馬以及三老者、一壯漢4個人,畫面通過對於出浴後在竹林間安臥、站立、吃草的三匹馬駒的形象刻劃,表現了它們無拘無束、“豐衣足食”的餬口;又通過溪流中“浴馬”的生動情景,表現出人與馬之間生逝世可依的情感。 溪池中,有四人參預“浴馬”,神態各異;右前方,一壯男子,剛跳入溪水,激發一片浪花。

其雙腿呈弓步,身子前傾,左手彎曲,右手後伸,緊拽一駿馬韁繩,使勁拉其下溪入浴;右後方,一老者手提韁繩,將沐浴後身潔、毛順的駿馬輕鬆牽出,行將上岸;左下方,一高頭駿馬,溫柔地立於溪流中,配合兩老者為其沐浴、洗理,浮現出鎮靜、安祥、舒坦的感覺;兩老者手持毛刷,赤裸上身,盡心盡力。此群組“浴馬圖”被竹雕藝人刻劃患上淋漓盡致、惟妙惟肖。

該筆筒不僅以居心良苦、構圖巧妙、畫面生動而感人至深,那14匹馬身上的絲絲鬃毛、細細韁繩;那14個人的眉、眼、發、須,衣服褶皺;那涓涓溪流中的層層水波紋、朵朵浪花,無一不雕刻患上細緻入微。該筆筒的作者,應是身手不凡的竹雕高手,但如斯纖毫畢現的精工細作,非數月甚至經年而難以完成。

標籤: 竹雕藝術

雕藝之鄉 徽州竹雕介紹

雕藝之鄉 徽州竹雕介紹

竹雕歷史,積厚流光。遠古之精妙刀兵,春秋戰國之簡書,乃竹雕以前身。明正德時代,名手輩出,以朱松鄰,朱小松,朱三松三代人為代表的嘉定派,以李文甫,濮陽仲謙為代表的金陵派,作品皆入府內,名播九洲。

清期以吳之潘為代表的文線浮雕及陽文高浮雕。以周顥為代表的隔地深刻派,以封錫祿及其兄弟錫爵,錫璋為代表的園雕,其藝精湛真切,為無尚逸品,備受青睞,不少精品為皇室保藏為世間瑰寶。 徽州是雕刻藝術之鄉。

“無徽不成鎮"的徽商盛期,帶來徽州的富庶以及繁榮。在這豐厚堅實的經濟基礎上,人文郁盛,人才濟濟,匠藝日進,無不爭為第一流人。竹雕隨之升堂入室,成為珍藏之物。

可惜專長者多不署款,生有譽名,故世漸後無聞。處所文獻記有吳元滿,李希喬,方潔,陳文在,張立夫等。其中李希喬,方潔影響極大,先後名震嘉定,金陵。

徽州竹刻自有徽州特色,內容溶於地功能變數人文文化,刀法個人作風尤著。 作品主要分為二類:一類為竹面雕,可分為陰文,陽文,兩者各有深刻,淺刻,綜錯多方,即竹身所制香筒,筆筒,臂筒,臂擱,對於聯,扇骨等。另一類為立體園雕,即竹根所制,人物,鳥獸,鈕章等。

構圖匠心獨運,出奇制勝,以生動表現物象,傳其神韻。徽州為“文化之邦”。如今國泰民豐,文物價值日增,竹刻工藝升為熱點,後起徽州竹刻藝人突起,成為華夏雕刻藝術的明珠。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昭君臂擱

竹雕昭君臂擱

臂擱,是舊時的文人雅士,在用手指握著毛筆寫字作畫時,擱在臂下的一種襯墊物。一般用雙側下凹、中間凸起的竹片製成,也有用木片、玉石等材料製成竹片形狀的。在它的上面,有的雕刻了花卉、山水、人物、動物等圖案,還有的雕刻了詩詞、對於聯、警句等,其不僅擁有實用價值,而且擁有賞識價值。

筆者從民間採集到的這一竹雕昭君臂擱,是用長28.1厘米,寬9.4厘米,厚0.8厘米,中間凸起1.2厘米,四角被削成圓角的不帶節的竹片雕成。上面雕刻的主圖案是懷抱琵琶的昭君,並襯以梅花、菊花以及竹葉。雕刻的技法是留青、鏟地、淺浮雕,人物形象生動、自然。

主圖案昭君高22.2厘米,圓長臉,髮髻上插有一鳳簪,戴有兩朵花,身著對於襟寬袖長袍,兩手在胸前,抱一琵琶;身後有兩根梅花枝條,一根只在左邊露出尖梢,上開3朵梅花,另一根則從左邊斜穿右邊,在高過頭頂之處又分成兩枝,分別開3朵以及兩朵梅花;在身前的左邊腳旁,有山石以及盛開的6朵菊花;在身右的中部,有叢叢竹葉裝點此間。在這些圖案的左上側,還用篆體陰刻了“昭君”二字,寬0.9厘米,高2.5厘米。這樣,就群組成為了一幅楚楚動人的仕女圖。

昭君作為漢族的友好使者赴匈奴以及親,親密了胡漢關係,防止了胡漢戰爭,使漢朝北方有了安定、以及平的邊境,對於發展以及壯大漢朝經濟作出了貢獻。所以,昭君以及親的故事被廣泛流傳,昭君成為我國受尊敬的古代女性之一。 因為這一臂擱上雕刻的是昭君形象,因而估量該臂擱的原主人頗有可能是一位喜歡寫字作畫的大家閨秀,或是是一位推崇昭君的書生。

標籤: 竹雕藝術

教你如何養護竹雕筆筒

教你如何養護竹雕筆筒

有前提的保藏者,可將藏品放在玻璃罩內密封保管。如無恆溫措施,為防止玻璃發生的高溫致使雕件開裂,平時可丟一個紙坨在筆筒內,它有調節濕度的作用。也可以放一兩把木柄鬃刷,毛向上,它可以披髮筆筒內的熱量。木製把柄有吸潮散熱的作用,連陰雨天必定要掏出。另一方面,因為長期密封,一旦接觸空氣或者風吹,就易造成開裂。採用此種法子保管,能確保恆濕,並按期把玩幾天。

最佳製作私人的木質內格子櫃保管。私人保管櫃氣溫在20℃至35℃,相對於濕度在35%至40%時,下部放磁器或者其他物品,離地1米放竹雕件。如氣溫過燥過高,可在室內放缽水,或者放幾本書於櫃內。如保藏者住樓上,夏季過於乾燥時,可放半杯水在格子上,但雕件與水杯要維持必定距離,要時常檢查,不必時及時掏出。也可採用放舊報紙的法子,但報紙的回潮力較強,不宜多。並且要時常把玩以及檢查,尤其是每一年六七月梅雨季節要常看,發現長毛,及時用鬃刷肅清。新收的筆筒最佳不要用水洗。老筆筒在鄉下的老房子裡一傳就是幾代人,其表面的包漿以及白皮物資,是經受多年的自然因素、溫濕度、特定的房屋前提,由竹肌內生出的霉化物,一旦年久,這種霉化物的變化達到極限,就會堅實地附著在筆筒竹肌表面,對於筆筒有很好的維護作用。筆者試驗證明:經由在濕度25℃至 35℃,相對於溫度在20%至25%,不通風的前提下察看,用水洗過的生霉長毛、開裂且易回潮,而用大小禿頭排筆清理後,未經水洗的筆筒,既不生霉,也不開裂。此外,年代久遠民間傳世的竹雕筆筒,其附著物已經生根,要清洗掉必需加適量的肥皂水,這樣很傷老包漿,而棗紅色的老包漿既是歷史歲月的見證,又有很好的手感以及美感,洗過的筆筒儘管上核桃油,依然顯患上乾澀。但經清洗後上核桃油的筆筒,不易生蟲。是否需要水洗,應視具體雕件而定。對於必需要清洗的,清洗時盡量不要損傷竹肌。

要用帶殼的核桃搾私人維護油,不要用炒過的核桃仁搾油。帶殼核桃搾出的油沉積物少,且含有必定水份,不燥,故不傷筆筒。熟核桃仁搾的油燥氣大,抹上晾乾後,筆筒易開裂。因老筆筒的大多數主人歷代均有頤養,上油時只需用食指輕沾一點,以指尖膚面有油為度,將油抹在另一掌手,兩手搓勻後,雙手持筆筒把玩,便可達到養護目的。油不可多,多了易回潮。   此外,切忌用各種刀具修刮筆筒上的附著物,這對於雕件的原貌以及品相都有影響。筆者從雜誌的圖片上,就看到有的雕件用刀修刮過的痕跡,看上去儘管乾淨,它已經再也不是作品的原有作風。不要塗抹任何油漆以及化學色料。專業書上雖有上漆一說,其利弊應該推敲。老雕件自身有沉積多年的頤養油以及把玩的汗沁,上漆後很難干,儘管確保雕件不開裂,但這樣做也就不會形成竹子由自然色變發生的美感。

標籤: 竹雕藝術

孔府保藏的竹根雕器

孔府保藏的竹根雕器

孔府是孔子嫡長子孫、歷代衍聖公的衙署,也是孔子嫡孫的住宅。稱為“衍聖公府”,又名“至聖府”。歷代封建王朝在推崇孔子的同時,也澤及孔子的後人,對於孔氏嫡孫優渥有加,並一再賜爵受封,自漢高祖劉邦始封孔子九代孫孔騰為奉祀君,專主孔子祀事。之後歷代屢有加封,使孔氏家族成為中國歷史上世系清楚、宗支可考、世襲罔替、歷時最久的貴族世家。 孔氏宗族特殊的歷史文化地位,尤其是“尊祖守制,詩禮傳家”的傳統所形成的家族文化,就擁有了特殊性,使之累積了大量關於孔子以及孔氏家族彌足珍貴的歷史物化資料。現將孔府珍藏的幾件竹雕工藝品簡介如下:

竹林七賢筆筒,高14.7厘米,口徑13厘米,底徑13厘米。筆筒厚1.7厘米。截取圓形竹莖雕琢而成,底內凹。整個筆筒畫面構思巧妙,有靜有動。青松蓊鬱,翠竹茂密,山石聳立,隱現在松、竹之間。

共雕飾13人,應用透雕、浮雕技法,描繪了一幅文人雅士們無慾無求、恬靜宜人的餬口畫面。是人們熟識的“竹林七賢圖”,所雕人物高冠大裳,或者坐或者站,或者彈琴,或者傾聽,或者促膝交談,或者行走觀景。書僮皆束髮短衣,趨走侍候,形象生動。佈局巧妙,人物遍佈筆筒週身,卻毫無雜亂之感;刀法精湛,人物神態各具特性,悠然自患上,栩栩如生;景物雕刻,工整精微,一絲不苟。

尤以鏤空竹枝,更顯竹林之幽遠,景色之宜人。刻劃生動,作風細膩嫻熟。 明清兩代的繪畫、陶瓷、雕塑常用“竹林七賢”、“對於弈”、“聽松”之類反映文人雅士餬口情趣的題材,進行創作,抒發自己的感情。 竹根雕“萬壽圖”擺件,明朝,通高39厘米,底長卵形,長15厘米,寬12.5厘米。依據竹根的天然形態,高浮雕或者鏤空雕樹木、山崖、樓閣、人物等。山路崎嶇、逶迤,整個山景分三層刻劃表現,樹木蟠根錯節,樹根、樹幹、樹葉雕刻十分精細。作品構思巧妙,雕刻人物107人,可識別出老翁99人,書僮8人。

沿山道碟旋而上,或者觀畫,或者對於弈,或者撫琴,或者攀談,或者登山,人物形態各異,鬚髮畢現,栩栩如生。 雕刻山石層巒疊嶂,山勢緩緩而上。青松高聳、茂密,依山勢遠近、高下各不同。山頂處依山而建一座庭院,兩層樓台,院中青松環繞,是供人休憩娛樂之所。刻劃人物眾多,形態生動真切,人與景自然交融在一塊兒。

刀法細膩,工構圖,善用景物之諱飾壓疊,分遠近,生層次。從而使賓主分,虛實明,樸質可見竹絲之素地。 竹根雕“劉海戲金蟾”擺件,明朝,高22厘米、寬16厘米。色澤較深。立體圓雕,所雕人物袒胸露乳,光頭大耳,腦後長髮披垂於肩,慈眉善目,滿面笑容,鼻翼微張,雙唇微啟,憨態可掬。右手合掌立於胸前,左手撐撫於蟾蜍頭部,赤足坐騎在三足蟾上,蟾蜍張口瞪目,屈身,三足立撐,似不堪重負,把仙人戲蟾形象表達患上淋漓盡致。

此竹雕塑刀法嫻熟,衣褶線條簡潔流暢,人物形象準確生動,反映了竹雕塑者高超的技藝水平。 劉海戲蟾的故事實際是化為烏有的。清瞿灝《通俗篇》卷一云:“劉元英號海蟾子……海蟾二字號,今俗呼劉海,更言劉海戲蟾,外桀謬之甚。”清初褚人汧《堅瓠五集》卷一云:“海蟾姓劉名喆,勃海人,十六登甲科,仕金,五十至相位,朝退,有二異人坐道旁,延入談修道之術。……喆遂悟納印,入終南山學道而仙。

今畫蓬頭跣足嬉笑之人,持三足蟾異之,曰此劉海戲蟾圖也,直以劉海為名,世無有知其名者。”由此說明劉海戲蟾是因劉海蟾這個名字訛傳所致,實際並無劉海戲蟾之事。明清兩代雕刻題材多儒釋道人物及各種歷史傳說故事,其中劉海戲蟾也是廣為雕刻藝人們所常用的題材。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一件封錫祿竹雕劉海仙人,山東省博物館藏有劉海戲蟾竹雕,只是雕刻構思略有不同,所雕三足蟾蜍或者趴於人物腦後,或者趴於人物手臂上,形成人蟾嬉逗的形象,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竹雕“竹林七賢”香筒,明,直徑5.5厘米、高21厘米。竹莖雕。器作修長鏤空圓筒狀。香筒口及底各有一紫檀圓形帶榫擁塞。形制小巧俊俏,雕工玲瓏剔透。

褚禮堂《竹刻脞語》稱:“截竹為筒,圓徑一寸或者七八分,長七八寸者,用檀木作底蓋,以銅作膽,刻山水人物,地鏤空,置名香於內焚之,名曰‘香筒’。”因為香筒是專為熏香而作,故又名香熏。 採用透雕、浮雕、平刻等技法,刻繪了“竹林七賢”的故事,一老者雙手撫琴,神情凝重。身後一片竹林,幽深莫測。

“竹林七賢”的那種“目送飛鴻,手揮五弦,俯仰自患上,游心太玄”的人生情懷,於此很傳神地表現了出來。人物形態各異,栩栩如生,佈局頗具匠心,雕刻技藝高超。如:畫面上蒼松之虯枝蚌葉,青竹之修干深節,巨石之罅隙凹陷以及人物衣著之紋路皺折等,都刻劃患上細緻入微,清晰可見。線條流暢圓潤,尤為是人物身後的竹林,更顯幽邃。

我國古代竹根、竹筒雕刻藝術,始於魏晉時代,《南齊書》中記載:齊高帝(479~482年)曾經賜給明僧紹一根竹根雕如意;北周文學家庾信有“山杯捧竹根”的詩名。

標籤: 竹雕藝術

五龍戲珠鬧竹根

五龍戲珠鬧竹根

筆者保藏的這本中國地輿教科書,木刻,至關於今32開,線裝,當出自晚清,沒有作者署名,也沒有敘言、目錄、出版年月、出版單位,好像不是出自名家書坊。書的第一頁第一行寫著“蒙學中國地輿教科書”,看患上出是小學地輿課本,書的版式顯患上很古樸,每一頁8行,每一行16字,細明體字,刻患上規整有章,全書共17章,59課,第一章:世界大勢;第二章:中國大勢;第3章:大山;第4章:大水;第5章:區功能變數;第6章:天氣;第7章:地勢;第8章:人口;第9章:民族;第10章:宗教;第11章:交通;第12章:產業;第13章:商埠;第14章:本部各省;第15章:滿洲;第16章:新疆;第17章:藩屬。用現在的觀點看,篇目的設計很獨特,反映了百年前作者對於中國地輿形勢的認識。

從內容看,小書編製的年代當在光緒卅年(1904年)先後,可能是廢科舉興學堂後第一代中國地輿教科書,也許稍後才是商務印書館光緒卅年出版的《最新初等小學地輿教科書》。小書內容儘管簡疏,但知識涵蓋面寬,章節設計精當,似乎更合適作小學課本,竊以為可供現今小學課本的編者參考。從內容敘述的高闊嫻熟來看,也可見作者學識之深摯。這令人注意到,我國初期小學課本的編者常是當時國家第一流的學者或者資深教育家,可見往昔人們對於教書育人是何等正視。

(保藏拍賣導報3月25日報導)筆者珍藏著一件竹根雕藝術品——五龍戲珠。它設計巧妙,雕刻精美,栩栩如生,堪稱佳品。 竹根雕是竹雕藝術的一種,它所使用的雕刻材料,不是長在泥上帶節的竹身,而是長在泥下的竹根。在雕刻時,將從泥土裡刨出來的竹根,留下泥上最後一個竹節作底座,經削去所有的根須並風乾後,將竹根倒過來,按照原有的形狀,設計圖案進行刻制。其刻制的難度一般都大於普通的竹雕。 這件竹根雕五龍戲珠,高28.8厘米,呈圓錐形。

用泥上最後一個竹節所做的底座,高4.8厘米,直徑14.2厘米,下端刻成等距離的三足,每一足高3.8厘米,寬4.1厘米,中間各向內凹進約0.8厘米;底座向上刻有水波紋,其高度在2厘米至3.5厘米之間;水波紋之上則是主體圖案五龍戲珠,幾乎佔據了全體竹根。龍以及珠的分佈是:在雲朵上的珠位於竹根中間,珠的直徑為2.4厘米;五條龍分上、左、右三方排序,龍頭都向著中間的珠,其中上方的一條龍較大,給人以從天空雲朵中俯衝而下的感覺;左、右各有兩條龍,它們正從4個不同的方向朝著龍珠游去;5條龍身的周圍祥雲朵朵,有的雲朵還連成一串,形成“一串雲”。

龍、珠、雲朵以及水波紋等都採用立體雕刻的技法,錯落有致,立體感強,尤為是對於5條龍的雕刻,其龍頭形象生動,惟妙惟肖;龍眼矚目前方,炯炯有神;龍角向上翹起,粗壯有力;龍鬚分佈嘴邊,飄逸自然;龍身、龍尾纏繞於後側,強悍彎曲,鱗片整齊……真是處處精雕細刻,穩重典雅。 據從龍、雲的形狀以及其包漿來分析,該竹根雕五龍戲珠應是清朝乾隆朝先後的作品。

標籤: 竹雕藝術

張希黃的竹刻藝術

張希黃的竹刻藝術

竹刻是一門古老的工藝美術,其製品從日常餬口用品,文房器具到案頭陳列,極其廣泛。因為竹刻製品典雅秀麗、古樸大方而且材料易患,故從來深受人們的喜愛。 竹刻製作名家輩出,既有專業的工匠,也有文人雅士,而且篆刻作風各異,自成流派。明朝中期起有以深刻作高浮雕或者圓雕的朱氏刻法,還有以淺刻為主的濮氏刻法。明末清初又泛起了一種以留青陽文的刻法。其創始者張希黃,又名張宗略(裡籍不祥或者稱江蘇江陰人)。

他發明的竹刻留青法又稱作“皮雕”,顧名思義即是在竹子表皮進行雕刻。製作法子是:首先在竹子表面進行構圖,保留需要的竹青並在留青部份進行鐫書或者刻劃。淺刻過程中的刀痕不宜過深,以避免損傷竹青,然後用大小平口鏟,剷除多餘的竹青。這種留青刻法的工藝較為複雜,技術請求也高。 張希黃的作品以圖案精美、刻工細膩、運刀如筆,流暢奔放而聞名於世。

雕刻中以皮層的全留、多留、少留來刻劃圖案色調的濃淡變化,使畫面婉如一幅濃淡宜人的水墨畫。圖案中的山水樓閣似李昭道,偶作小景又似趙令穰,題句書法則似趙孟兆頁。 竹製擱臂既是一件供文人寫字作畫時承腕墊肘的枕臂器具,又是一件可賞識把玩的藝術品。這件張希黃創作的竹刻擱臂,長25厘米,寬6厘米,皮色黑中透紅、光潔瑩潤。作者一絲不苟地精細雕刻了一幅山水美景。畫面中有重重疊疊的山峰、形勢險惡的懸崖峭壁。

樓宇建築依山傍水,淺刻的屋面、瓦楞條紋、庭院圍牆、竹編半開半掩的牆門及磚縫,無不精工細雕,清晰可見。山下平地上二位老者臨水席地而坐。在山崖皴紋頂用篆書鐫刻張希黃三個小字。 張希黃有著堅實的繪畫功底以及嫻熟的刻竹技巧,在作品中將繪畫與竹刻融為一體。儘管他的作品流傳甚少,但他創始的留青刻竹法已經成為一個作風獨特的流派,為後人所繼承以及發展。

標籤: 竹雕藝術

投資竹雕把好三關

投資竹雕把好三關

竹雕藝術品市場前景看好,保藏以及投資要把好三關:

第一,要把握竹雕的精美程度。不管是甚麼樣的竹雕藝術品,都要能精雕細刻,造形生動,栩栩如生。那些粗製濫造的竹雕,既無保藏價值,又無升值可能,應予摒棄。

第二,要盡可能採集名家之作。在流傳至今的一些竹雕上,儘管不少沒有留款,現已經無法查明作者,但也有是留下款的。若果這款是竹雕名人的,其保藏價值以及經濟價值都比普通竹雕高。所以,應多採集名家之作。

第三,要擅長識別真偽。目前,已經發現有的竹雕在製作年代以及製作人等方面作偽,如將新的竹雕塗抹包漿,冒充明、清竹雕;在普通竹雕上仿刻名人的款,冒充名人作品等等。對於此,要細心識別,防止上當受騙,防止造成損失。近些年來,竹雕藝術品市場活躍,保藏以及投資趨熱,價格也呈上升之勢。尤為是名家刻制的作品,更為受到追捧。

因為竹雕藝術品擁有較高的觀賞價值、保藏價值以及投資價值,因而,在前幾年的古玩拍賣市場上,都有不俗的表現。以北京的翰海為例,1996年11月16日,拍賣了一件高14.8厘米的清初期的帶座竹根雕三足香爐,估價4.6萬元,最後以5.28萬元成交;2001年7月2日,又拍賣了一件高20厘米的清中期的竹雕松下高士香熏,估價2.3萬元,最後以2.2萬元成交。由此可見,竹雕藝術品已經受到藏家正視,價格居高不下。

標籤: 竹雕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