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竹刻藝術品的保藏

竹刻藝術品的保藏

朱小華刻人物臂擱(用陷地淺刻法)  

精美的竹刻藝術品,它的保藏價值不亞於名貴書畫。竹刻,以刀代筆,以竹為紙,其難更逾書畫,於是至宋朝時,已經開始被藏家所青睞,作為珍貴藏品進行保藏。   

竹刻是在竹製插屏、掛屏、扇骨、煙盒、筆筒、擱臂等什物上雕刻書畫,或者直接用竹雕刻成佛像、人物、蟹或者蟾蜍之類的一種賞識價值很高的工藝品。《清秘藏》載,宋高宗時有個名叫詹成的竹刻名家,能在竹片上刻成宮室、人物、花鳥、纖毫俱備,精妙絕倫。另據《丹青見聞志》記載:“唐德州刺史王倚,家有筆一管……片間刻《參軍行》一鋪,人馬毛髮,亭台遠水,無不精絕。”可見在唐宋時,我國的竹刻藝術已經達到至關高的水平。   

竹刻主要流行於我國南方各地,明朝時的江南竹刻藝術已經達到全盛時代,發展為各具特色的兩大流派,一派是以南京竹刻為代表的“金陵派”;一派是以上海嘉定竹刻為代表的“嘉定派”。至清明,嘉定已經成為江南竹刻藝術的中心。嘉定派的創始人是明朝的朱松鄰,他是一名擅長詩文書畫的人,他在雕刻竹刻藝術品時,以筆法運刀法,敢於立異,為別人所不及。   

竹刻藝術品因它的局限性,其數量尤為是精品較書畫少患上多,於是它的保藏價值頗高。

標籤: 竹雕藝術

清宮禦題詩七佛缽

清宮御題詩七佛缽

北京故宮博物院保藏有一件清乾隆棕竹雕御題詩七佛缽,高14.5厘米,口徑23.6厘米。缽圓形,口微內縮,口沿平齊,釜底。缽外壁浮雕平列一周共7尊佛像,均為碟膝坐在蓮花座上,佛暗地裡有違光,佛像均手持法物,肅穆莊嚴。缽內壁有乾隆御題陰刻隸書填綠彩七言律詩。詩曰:“古寺聞藏古缽珍,捨離曾經患上奉金人。何來沙镘內漁家器,又歷風方番海劫春。

紀事五言猶憶昨,選材七佛重傳神。笑予何復勾名象,青石由來半假真。”署款“乾隆戊寅春曰御題”及“乾隆宸翰”深紅色篆書印章。字型端莊凝煉,蕭灑秀麗,遒勁肅括,美觀大方。

這件七佛缽主體佛像採用高浮雕技法,蓮台以及違光採用淺浮雕以及陰刻,烘托出要表達的物象,使之形體豐滿。蓮台的設計也頗具巧思,如元寶狀向缽底弧彎,以適應缽體下部的曲面形態,相符最佳視覺角度,自然而又美觀。

整器色澤深沉光潤,刀法圓熟,磨工精緻細膩,使棕竹的自然肌理凸現,天然雅致。 這件七佛缽所雕刻的七佛,源自佛經的中毗婆屍佛、屍棄佛、毗捨浮佛、拘留孫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及釋迦牟尼佛,是對於過逝世界七位佛祖的合稱。 這件七佛缽是清宮特有的陳設用品,又為清朝傳世竹刻佳品。

標籤: 竹雕藝術

明清的竹雕流派

明清的竹雕流派

任何藝術發展到必定階段總會形成流派。中國竹雕藝術於明末清初成熟後,流派也逐步形成並展示出來;中國民間保藏的竹雕器件,也不乏明清時代的流派名家作品。

下面,咱們作一些簡要的介紹。 嘉定派竹雕 自明朝正德、嘉靖之後,竹刻藝術發展十分迅速,幾乎每一個時代都有一些傑出的藝術家湧現出來。當時,大部份竹刻高士都集中在江蘇嘉定以及金陵一帶,一些士人便將這些精工典雅的作品,依據雕刻技法以及作風特徵劃分流派,於是泛起了嘉定派。嘉定派出產中心主要是在江蘇嘉定(今上海嘉定縣),以“深刀刻法,即奏刀深峻,窪隆淺深,可五六層”為主要特徵,作品能表現出豐碩的畫面層次及立體效果,因而在中國竹雕史上佔有極為首要的地位。嘉定派最先的創始人是朱鶴,在嘉定竹刻藝術中,以朱鶴、朱纓、朱稚征祖孫三代最為有名,被譽為“嘉定三朱”。

“嘉定三朱”的基本作風,在明朝就有評價,稱其“花鳥規撫徐熙寫意,人物山水在馬、夏之間,畫道以南宋正法,刻竹則多崇尚北宋。蓋以刀代筆,為簡老樸茂,逸趣橫生”。這就是說:“嘉定三朱”的竹雕花鳥畫,與五代時代有名畫家徐熙的文人畫一脈相承,注重“水墨”,而且多為粗筆寫意,計有大寫意、小寫意,兼工帶寫等技法,頗能傳達文人的文雅、“野逸”之氣;“嘉定三朱”的竹雕山水畫,與南宋時代有名畫家馬遠、夏圭為代表的畫風相仿。

馬遠的山水畫一反北宋山水畫全景式構圖法子,畫面重心偏於邊角,“或者峭峰直上而不見其頂,或者絕壁直下而不見其腳,或者近山參天,近景凸起”,屬於截取簡要部份的章法支配。夏圭的畫作亦愛取一邊一角,作“截景式”山水。所以,畫史上有“馬一角、夏半邊”之稱。嘉定三朱竹雕的山水畫面,也是“截景式”,所以逸趣橫生。 繼竹刻大家朱鶴之後,其子朱嬰、其孫朱稚征在嘉定竹刻中也享有盛名。“嘉定三朱”的傳人甚眾,據《嘉定縣志》、《竹人錄》記載,嘉定派麾下的名手大家不下二三十人,其中,秦一爵、沈兼、吳之瑤、封賜祿、周灝、施天章、顧玨、蔡時敏等,尤為世人所重。

嘉定派竹雕患上到了清朝康雍乾嘉時代(1662-1820),達到了黃金盛世,嘉定由此被稱為“竹刻之鄉”,嘉定派成為名聞遐邇、光耀千秋的竹雕流派,對於後世影響深遠。 嘉定派竹雕之中,因為時代的不同,各人的文化藝術素養又不同樣,所以名家作品都有他們各自的個性特性。 金陵派竹雕 明中葉至清道光年間,在竹雕藝術上能與嘉定派齊驅並駕的,是濮澄創始的金陵派。

金陵派竹雕以淺刻、簡刻為主要特徵。這種技法雕鏤不深而層次不減,表面稍加刮磨,卻古樸有味,雖看似了了幾筆,卻意境深遠。 金陵派對於圓雕應用頗為講究,對於材質選取很嚴,雕刻時擅長因形取勢,不多作人工潤飾。金陵派還長於於竹雕書法,使中國的傳統竹雕平添了濃烈的文人氣息。這都是金陵派竹雕藝術的魅力所在,也是它的主要特徵的具體表現。然而,金陵派竹雕自濮澄創立後,患上其親授或者直接受其影響者寥若晨星。

濮澄之後,僅潘西風、方 的造詣最為卓越,名聲日隆,因而被後人視作金陵派藝術承傳的兩大支柱。此後,因嘉定派竹雕在各地風行而受到必定的衝擊,最終,影響式微,幾乎失傳。 浙派竹雕 浙派竹雕藝術是“留青聖手”張希黃創始的。張希黃,本名宗略,字希黃,以字行。浙江嘉興人。張希黃對於竹雕藝術的貢獻,主要是改良了唐朝以來的傳統“留青”竹雕技法。

“留青”又稱“皮雕”,是一種在竹子的“青筠”(青竹皮)上雕刻的技法,即留用竹子表面的一層竹青雕刻圖紋,剷去圖紋之外的竹青,露出竹青下列的肌膚。這種竹雕不僅精妙,而且外表潤澤;經年之後青筠處泛黃,竹膚彩色則愈深,色澤與質地的對照,圖案便神奇地顯出其獨特的韻味。張希黃刀筆之下的“留青”,則是對於傳統技法的匪夷所思的改良與發展,他在同一個器件上,採取青筠全留、多留、少留或者不留,以服從畫面內容的需要,分出層次。

經年之後形成色采從深到淺,自然退暈的效果,把毛筆國畫在紙面上體現的濃淡色澤變化,巧妙地反映到竹雕中來,於是使留青圖案突破圖案形色,兼備筆墨神韻以及雕刻趣味。他的傳世之作,皆細緻工妙、精美絕倫,其中以“山水樓閣”筆筒最為典型。被稱為“立體的界畫神品”。

張希黃以竹的表皮作書畫, 成就斐然,人們稱他為“留青聖手”。他的作品,精細的構思以及絕妙的製作工藝渾然一體,帶有濃厚的文人氣息,並且影響以及帶動了一大批竹雕藝人,最終形成文雅恬澹、巧而不媚的浙派作風,堪與嘉定派、金陵派齊驅並駕。二十世紀中期,留青竹雕的代表刻家多聚居在上海,如浙江吳興的金西崖,江蘇武進的徐素白,姑蘇的支慈庵及無錫的張韌之等。 徽派竹雕 徽州古稱“新安”,地處皖南。

明清時代,那裡文風日盛,逐漸形成業儒傳統,並出生了有名的“新安文化”。歷史上,徽州不僅以產紙、墨、硯有名,磚雕、木雕、石雕並稱“徽州三雕”,在海內外享有盛名。

標籤: 竹雕藝術

竹刻鑒賞秘要

竹刻鑒賞秘要

一、竹刻源流 我國竹刻工藝歷史悠長。在考古挖掘中,因為歷史以及自然環境等因素,古代竹木器不易保留。目前所見到的較早的竹雕器是湖南馬王堆漢墓出土的竹勺。南北朝時有詩雲“野爐然樹葉,山杯棒竹根。”可想見漢時雕竹製器的概況。宋郭若虛《丹青見聞志》卷五,記載了漢時竹刻技藝並言泛起了“留青”的刻法。
 
竹刻成為專門藝術,應從明朝中期開始。 明清時代,我國竹刻工藝日趨繁榮。竹刻在盛產竹子的江南地區,泛起了上海嘉定與江蘇金陵兩派。兩派竹刻藝術家既從竹根刻圓雕人物,又在竹製筆筒、扇骨上鐫刻,有的還擅長應用株皮與膚裡的不同質感創造“留青”的特殊藝術效果。金陵派以濮仲謙為首,此派竹刻作風開始簡樸,後漸工細。
 
嘉定派竹刻影響更大,作者大都長於書畫,用刀如筆,雅俗共賞。 明朝嘉靖、萬曆年間是竹刻工藝興旺時代。有名“竹人” 有朱鶴、朱纓、朱稚征祖孫父子。朱氏三代竹刻珍器,能流傳到今天的已經屬鳳毛麟角。進上海博物館藏有朱稚征所刻香熏,取材於一截紫竹,下設底座。香熏通體飾以鏤雕仙人練丹圖。所刻人物、器件。
 
景色佈局無不患上當,人物形態神韻呼之欲出。清朝竹刻筆筒,用“角孚”款。由一截天生橢圓扁竹刻就,患上自然造化之妙。正面為漁翁夜泊圖,漁夫與山人神態真切;水面浪水粼粼,蘆葦折腰;背景則是嵯峨大山、樹木參天、依巖而立、花葉枝蔓,栩栩如生。另一件故宮所藏竹刻珍品“牧牛圖竹雕筆筒”也極其有名氣。
 
作品作者估量為清朝嘉定竹人。牧牛圖竹雕筆筒,由一段二節的偏欹竹根雕作,方14厘米,其徑弧曲不一,上下不等。作者因勢隨形,運筆施刀,雕刻成山拗“牧牛”圖景,牧牛圖背景山壁如削,卻又參差凹凸,作者借用此間自然竹節而為窄狹起伏山徑。刻面上有二牛,大牛首出彎角,體格強壯、小牛逍遙自在,似乎在窺視草間跳躍的昆蟲,形象極其真切。作者應用竹肌之筋,也很巧妙。刻雕的山體,顯出竹筋的功能,如同中國畫畫山技法的斧劈皴,平添山勢陡峭、地面苔點密鋪,倍增曠野生趣。
 
二、竹刻主要品種 翻簧竹刻: 竹刻之一種。也叫“貼簧”、“竹簧”、“反簧”以及“文竹”。將毛竹鋸成竹筒,去節去青,留下一層竹簧,經煮、曬、壓平、膠合成鑲嵌在木胎、竹片上,然後磨光,再在上面雕刻紋樣。內容有人物、山水、花鳥、書法等。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不少清朝乾隆重時代的翻簧製品,當時的福建上杭,製作的翻簧器至關精美。
 
此後湖南邵陽成為首要產地。道光咸豐之後,上海嘉定也成為出產中心之一。浙江黃巖、四川江安,亦是有名產區。翻簧的雕刻,多在很薄的竹簧表面,故以陰紋淺刻為主,亦有施以薄雕的。色澤光潤,相似象牙。產品以實用的茶葉罐、花瓶、檯燈、照像架、首飾盒、文具盒、筆筒以及果碟為主。 留青竹刻: 竹刻之一。
 
留青,是留用竹子表面的一層青筠,作為雕刻圖紋;然後剷去圖紋之外的竹青,露出下面的竹肌作地,故名“留青竹刻”。竹青選用深山冬竹,經防霉防蛀工藝處理,成品第面光潤。
 
竹筠潔如玉,竹肌有絲紋,竹筠色淺,年久呈微亮;竹肌年愈久,色愈深,色如虎魄。留青竹刻,宜充沛應用這種質地以及色澤變化懸殊,採取青筠全留、多留、少留或者不留,分出層次,形成色采從深到淺,自然退暈效果。明晦濃淡,因景而施。竹刻留青之法到明末張希黃時已經大備。立葆恂《舊學庵筆記》載其竹刻山水臂擱事,“凡雲氣、夕陽、炊煙,皆就竹皮之色為之。妙造自然。不類刻劃。 ”道出張希黃應用竹筠之妙。留青竹刻產品有臂擱、書鎮、筆筒、台屏以及案頭小品等。
 
三、竹刻技法 陽紋砂地 竹刻技法之一。 系陽紋刻法,地作砂粒狀,有細砂地、粗砂地、核桃地、香櫞地(一位桔皮地)等。 薄地陽文 竹刻技法之一。 其義有三;一指清朝吳魯珍所刻淺浮雕,其刻法淺於明朝的高浮雕,故名“薄地陽文”。一指較吳魯珍淺浮雕更低的陽文。近人所謂“薄地陽文”,將花紋之外全體竹地或者臨近花紋四處之竹地刮去,使花紋微微高起,然後雕刻。
 
陷地深刻 竹刻技法之一。 一種深刻,比一般深刻更深。竹林表面光素,稱為地,所雕圖像全體刻陷地中,有五六層,始達其最深處,故名“陷地深刻”。此法始於清朝前期。 竹刻地紋 竹刻技法之一。 其地紋有四;一為光地,即平地。
 
二為曠地,即透雕之鏤曠地。三為幾何紋地,如雷紋、波紋、鱗紋、錦紋等。四為糙地,即砂地,以形似患上名。
 
紋覆地,地承紋,地為紋輔,紋因地成。
標籤: 竹雕藝術

竹根觀音巧成雙

竹根觀音巧成雙

觀世音是人們最為熟識的佛教形象之一。

傳說中描述觀音大慈大悲,救苦救難,時常能及時解脫遇難眾生。影響所及,可以說是遍佈每個角落。古代眾多藝術品題材中更是往往見到其身影,是廣受人們喜愛並頂禮膜拜的“菩薩”。

觀音坐佛龕,一般多用銅、木,而竹根雕卻對比少見。圖中這對於竹根雕龕型觀音,頗有特色。 此對於觀音高22厘米,雕琢者的創意以及應用的技法也對比獨特。從圖中看患上出,先是將兩段竹根倒向剖開一部份,做成高台式且錐尖狀,然後將竹節掏空做成佛龕型,再將同樣用實心竹根雕好的觀音鑲嵌進去。

一眼看去,酷似自然天作,彷彿整段竹根鏤空而成。 安坐於佛龕中的觀音,違倚寶座佛光,儀態大方,莊嚴肅穆;面龐豐腴,安詳而嫻靜。一副鳥瞰塵世眾生、超常脫俗、慈悲為懷的形象躍然而出。

此對於佛龕型觀音,因為材料是肉厚的竹根,藝人用的是圓雕手法,給人以接近實木雕的立體感。雖不甚細緻真切,但運刀對比斗膽,率意無邪,加之藝成後未作染色處理,表面竹質筋絡清晰,自然融洽,凸顯出一種純樸大氣的古拙美。

標籤: 竹雕藝術

明清竹雕鑒賞

明清竹雕鑒賞

初期的竹刻製品存世很少,至今所見多為明清的傳世品,作風一般渾樸古樸,構圖豐滿,佈滿器身,刀工深峻,常做深浮雕或者透雕,線條剛勁有力,轉角出稜,自然、流暢,極具藝術造詣。   

明清存世的品種以筆筒、香筒為主。清朝前期尚有明朝遺風,但表現技法更為多樣,淺刻、淺浮雕等同時並行;品種擴展,除了筆筒、香筒外,臂擱、竹根人物、動物與山石皆備,製作精緻工整,細巧秀雅,而像張希黃的留青山水樓閣、鄧渭的淺刻小字行楷等,都是個人作風特徵十分光鮮的作品。  

清朝後期的竹雕面目較為單一,且用刀平淺,常作陰刻,流行小像寫真、篆刻金石文字以及細密小字的銘文詩篇,並以再現書畫筆墨為能事。器物種類多為扇骨、臂擱等,也有大件的竹根雕,刻群仙祝壽、三羊開泰等題材,雕工較粗拙。   

明清竹刻往往伴有作者名款或者印章,是鑒定的首要依據。正因如斯,假貨仿製刻款,尤為是名家的款識,對比常見。一般來講,真款刻寫自然流暢,秀中有骨,剛而不板,無矯揉做作之感,凸起作者自我作風。偽款則筆劃凝滯,下刀乏力,與原作者作風不符,有的雖形似卻無靈氣。   

此外,竹刻的色澤也是鑒定的一方面。年代越久的製品色澤越深,呈暗紅褐色、深棕色、灰褐色等,但又因經多年不斷摩挲,器表瑩滑光潤,尤為是年代較近的製品或者新器色澤較淡,呈淺黃色等。作偽者常將新器加以染色,冀求獲取與舊器相同之色澤,但人為模仿浮而不沉,與自然色澤最終有所不同,經細心判別,不難看出。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黃工藝

竹黃工藝

竹黃即竹以內皮,淺黃色,色澤光潤,相似象牙,又有“文竹”、“貼黃”、“翻黃”等稱。它是以大型的南竹為材料,將新鮮的竹黃片,經由水煮、晾乾、壓平等工序,然後貼到各種形狀的器物上。

一般為以木做胎,所用的木料有楠木、柏木、杉木、檀香木、紅木、烏木以及黃楊木等。尤為是黃楊木,其色澤與竹黃近似,質地細膩,是上等的珍貴原料。一般先用這些木料做成各種形狀的器物,然後在器物的表面貼上竹黃,有的因為裝飾紋樣的需要,要貼上兩至三層竹黃。所刻紋飾有彩花如意、方夔、連瓣勾蓮、回紋、雷紋、蟬羽紋、山水人物以及花鳥等,銜接緊密,接榫斗角,毫無榫跡,被譽為“天衣無縫”,其紋飾精妙美觀,宛若天然而成。   

竹黃工藝的歷史並不久遠,始創於湖南邵陽地區,製成的器物有匣、盒、碟、文具等。器物表面呈鵝黃色,清淡幽雅,大多為光素,很少有紋飾。

清朝時,浙江一帶有人到湖南經商或者遊覽,看見這種工藝製品,有的還患上到親朋的饋贈。他們覺患上此種器皿既清雅又實用,於是招集了一些人去學習,同時也買回一些器物作為樣品進行試做。在製作過程中,嘉定竹人將學來的貼黃技術加以改良,在器物貼黃的表層輔以精美的紋飾,使之徹底藝術化。自此,竹黃工藝的聲譽日漸提高。

後來,嘉定的竹黃製作品種愈來愈多,紋飾也愈來愈精麗豐碩,工藝技術水平遠遠超過了湖南邵陽地區。到清朝中期時,竹黃工藝發展迅速,已經不僅是湖南邵陽、浙江嘉定兩地出產,浙江黃巖、四川江安以及福建上杭亦開始以製作貼黃而著稱了

標籤: 竹雕藝術

戲珠雲龍

戲珠雲龍

戲珠雲龍由竹根雕成,長13厘米,呈俯臥狀,違頂一火焰寶珠,引頸回首,躬違哈腰,正在雲中戲耍。龍的整個神態顯患上雍容富麗,慈善和氣。

龍張口、露齒、伸舌;龍髯細密,飄於胸前;龍頭額部隆起,豐滿寬敞;龍眉呈倒三角狀翻捲,龍眼圓睜,顯患上慈善而又安詳;龍鼻為如意頭形,鼻樑、鼻翼顯明;龍鬚於鼻眼間生出,如鞭樣修長,末端作圓頭勾卷,自然伸曲,蕭灑自如;龍角呈八字形向後分開,龍發濃密,分成六束向後紛飛,顯患上飄逸;龍體態豐滿,粗壯,腿短精悍,爪為五爪,前三爪張開,後兩爪基本處在直線上;鱗片清晰,尾鰭如浪花般張開;龍腹如蛇腹,週身有如意雲紋。

龍戲珠常有“單龍戲珠、二龍戲珠、三龍戲珠以及多龍戲珠”的表現手法,龍與珠有非同尋常的關係。珠常藏在龍的口腔之中,適量的時候,龍會把它吐出來。“龍戲珠”的“珠”,一說是“龍卵”,龍戲珠,實際上就是龍戲“卵”,是龍這個神物,對於生命的呵護、愛撫以及尊敬。其體現以及表達的是古人的“生命意識”,即對於傳承不息的生命現象的認識、理解以及施展。一說是“太陽”,咱們見到的一些龍戲珠圖案,尤為是那些二龍戲珠圖案,其珠多有火焰升騰,分明是一枚“火珠”或者“火球”。在人們的視線以及觀念中,堪稱“火球”的,太陽可排在第一。

這樣看來,龍戲珠含有太陽崇拜的意思,是太陽崇拜以及龍崇拜的交融。 此件竹根雕雲龍採用圓雕、鏤空雕、浮雕、陰刻、留青等多種技法雕成,雕刻精細,刀法圓熟,磨工精緻,不露刀痕,器物形神兼備,氣韻生動。色澤深沉,古色古香,屬於清雅的案頭陳設器。 竹受人為損壞以及自然環境中各種因素的影響,極難保留。這件竹根雕戲珠雲龍,為案頭陳設之物,小可盈握,又便於掌中摩挲把玩,惜底座已經失,右邊有殘,即使如斯,能保留至今,亦屬罕見。

標籤: 竹雕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