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明清竹雕鑒識

明清竹雕鑒識

【荷塘圖】
初期的竹刻製品存世很少,至今所見多為明清的傳世品,作風一般渾樸古樸,構圖豐滿,佈滿器身,刀工深峻,常做深浮雕或者透雕,線條剛勁有力,轉角出稜,自然、流暢,極具藝術造詣。   

明清存世的品種以筆筒、香筒為主。清朝前期尚有明朝遺風,但表現技法更為多樣,淺刻、淺浮雕等同時並行;品種擴展,除了筆筒、香筒外,臂擱、竹根人物、動物與山石皆備,製作精緻工整,細巧秀雅,而像張希黃的留青山水樓閣、鄧渭的淺刻小字行楷等,都是個人作風特徵十分光鮮的作品。  

清朝後期的竹雕面目較為單一,且用刀平淺,常作陰刻,流行小像寫真、篆刻金石文字以及細密小字的銘文詩篇,並以再現書畫筆墨為能事。器物種類多為扇骨、臂擱等,也有大件的竹根雕,刻群仙祝壽、三羊開泰等題材,雕工較粗拙。   

明清竹刻往往伴有作者名款或者印章,是鑒定的首要依據。正因如斯,假貨仿製刻款,尤為是名家的款識,對比常見。一般來講,真款刻寫自然流暢,秀中有骨,剛而不板,無矯揉做作之感,凸起作者自我作風。偽款則筆劃凝滯,下刀乏力,與原作者作風不符,有的雖形似卻無靈氣。   

此外,竹刻的色澤也是鑒定的一方面。年代越久的製品色澤越深,呈暗紅褐色、深棕色、灰褐色等,但又因經多年不斷摩挲,器表瑩滑光潤,尤為是年代較近的製品或者新器色澤較淡,呈淺黃色等。作偽者常將新器加以染色,冀求獲取與舊器相同之色澤,但人為模仿浮而不沉,與自然色澤最終有所不同,經細心判別,不難看出。

標籤: 竹雕藝術

藝術家朱竹莊

藝術家朱竹莊

名朱竹莊,原名兆其,時春等,江蘇姑蘇人,1916年生於書香門弟,父親戊吉自幼引誘學習作畫,之後隨兄長梅村,母舅吳湖帆習畫,深患上真理。青年時代有幸走遍大半中國。每一遇名川大山即習作寫生,藝事日進,五十年代初,從事美術教工作,並堅持中國畫、連環畫創作。發表作品甚多。在北京、南京、西安等11省市及新加坡舉辦過聯展,屢次獲。1991年6月陝西省文聯及省黃埔同窗會聯合舉辦個人畫展,同年9月在台北舉辦個人畫展。主要作品《大觀園意景圖》參加全國第六屆美展之後為西安文化局保藏。辭條輯入《現代美術家名人辭典》等20餘部名錄。

《中國美術訊息系統資料庫》,有其作品傳記。現為一級畫師。台灣中華藝文交流協會聘為第一屆聲譽會友。1998年中國國際交流出版社特約參謀編委。《中華書畫報》社定為當代百名優良文藝家。所作“大觀園四季圖”十二幅,1999年國際美術家聯合會評定為“國際金獎”作品。並為世界藝術家協會理事,同年10月世界文化藝術鑽研中心,美國海外藝術家協會,世界文化藝術出版社國際交流出版社頒發“世界藝術家名人證書”現為國際美術家聯合會員。

標籤: 竹雕藝術

晚清竹根雕佳作

晚清竹根雕佳作

清朝的繪畫、刺繡、木刻等民間藝術品中,以“以及合二仙”為題材的屢見不鮮。

相傳“以及合二仙”中的“寒山”與“拾患上”為唐朝貞觀年間人士。“寒山”是詩僧,自號“寒山子”。“拾患上”是天台山豐干禪師在路上拾的孤兒,故名“拾患上”。“寒山”與“拾患上”是貧賤之交,情義勝過同胞兄弟。

後來,他們來到北方的一個村莊。“拾患上”傾囊所有,讓“寒山”娶妻成家。快要成親時,“寒山”發現未婚妻原是“拾患上”的戀人。為成全“拾患上”,“寒山”悄悄來到姑蘇寒山寺削髮為僧。“拾患上”知情後,不辭辛勤,找到“寒山”,並摘荷蓮一枝相贈。“寒山”見狀,急持一盒齋飯出迎。二人樂極起舞,從此如影隨行。因為“以及”、“合”與“荷”、“盒”皆諧音,寄意融洽合好、圓滿幸福,因而“以及合二仙”成為象徵夫妻恩愛、家庭輯睦、友情長存的吉利民神。

筆者保藏一件竹根雕以及合二仙。該作品高14厘米,直徑9厘米至11厘米,鵝油色包漿。作品採用三角形構圖,在一截倒置的竹根上,經精心構思後,以嫻熟的圓雕手法,雕琢了“以及合二仙”與荷花、圓盒、蝙蝠、瑞獸等物。作者通過對於“以及合二仙”形態、神態的刻劃,生動表現了“以及合二仙”親密無間的深摯友情,揭示了人間“以及氣生財、以及合圓滿”的吉利主旨。

畫面上部“寒山”喜逐顏開,坐於山石之上。其雙手捧盒,盒中飄出一縷瑞氣,飛出兩隻蝙蝠;作品右下方,“拾患上”滿面笑容,一手持荷蓮,一手持蝙蝠,貼蹲於寒山身邊。二仙久別重逢的心境與如兄如弟的友情表現患上淋漓盡致。作品左下方山石旁,臥一獨角獸,仰視“寒山”,既互相呼應,相映成趣,又平衡了畫面,增添了祥瑞之氣。 這件作品應是出於清朝晚期竹雕藝人之手的一件竹根雕佳作。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藝術品保藏以及投資要把好三關

竹雕藝術品保藏以及投資要把好三關

近些年來,竹雕藝術品市場活躍,保藏以及投資趨熱,價格也呈上升之勢。尤為是名家刻制的作品,更為受到追捧。   

竹雕,在我國工藝美術的百花叢中是最先的品類之一。尤為在明、清兩代,患上到了空前的發展以及提高,名家輩出,巧手如雲。自明朝中期起,當時盛產竹子的江南嘉定以及金陵,成為竹雕藝術的兩大中心。

嘉定派
以朱鶴、朱纓、朱雅征祖孫三代為代表,他們能書善畫,擅用深刻、浮雕以及圓雕的手法,運刀自如,作品親切自然。金陵派則以淺刻為主,不講究精雕細琢,只就天然形態稍加揣摩,作品渾然天成。在清朝又泛起了翻簧以及留青兩種技法,使竹刻藝術更趨於完美。當時的主要派系有以吳之潘為代表的簿地陽文淺浮雕派、以周顥為代表的陷地深刻派以及以封錫祿、封錫璋兄弟為代表的立體圓雕派。   

因為竹雕藝術品擁有較高的觀賞價值、保藏價值以及投資價值,因而,在前幾年的古玩拍賣市場上都有不俗的表現。以北京的翰海為例,1996年11月16日,拍賣了一件高14.8厘米的清初期帶座竹根雕三足香爐,估價4萬元-6萬元,最後以5.28萬元成交;2001年7月2日,拍賣了一件高20厘米的清中期的竹雕松下高士香薰,估價2萬元-3萬元,最後以2.2萬元成交。由此可見,竹雕藝術已經受到藏家正視,價格居高不下。   

竹雕藝術品市場前景看好,保藏以及投資要把好三關:

一是要把好竹雕的精美程度;

二是要盡可能採集名家之作;

三是要擅長識別真偽。

目前,已經發現有的竹雕在製作年代以及製作人等方面作偽,如將新的竹雕塗抹包漿,冒充明、清竹雕;在普通竹雕上仿刻名人的款,冒充名人的作品等等。對於此要細心識別,防止上當受騙,防止造成損失。

標籤: 竹雕藝術

竹刻發展簡史

竹刻發展簡史

竹刻發源甚早,但形成為專門藝術,卻閱歷了漫長的發展過程。

日本正倉院保藏著唐時由我國帶去的雕竹尺八一管,三節,遍體文飾,?孔正面五、違面一。孔之四處及節之上下均有圖案花紋。管上分佈仕女、樹木、花草、禽蝶諸形象,純是唐風。其雕法用留青,保留青筠作物象,以?去青筠下露之竹肌為地。這是馬王堆漢墓挖掘以前所能見到的傳世最先的竹刻件,故以前的得多鑽研者認為竹刻一藝始於唐。

宋郭若虛《丹青見聞志》卷五盧氏宅條說:“唐德州刺史王倚家有筆一管,稍大於常用筆管……中間刻《參軍行》一鋪,人馬、毛髮、亭台、遠水,無不精絕。”這是竹刻見於著錄之始。元陶宗儀《輟耕錄》記載過宋朝詹成刻竹:“詹成者,高宗朝匠人。雕刻精妙無比,嘗見所造鳥籠,四面花版,皆於竹片上刻成宮室、人物、山水、花木、禽鳥,纖悉具備,其細若縷,且玲瓏流動。”這是見於記載最先的一名竹刻家,但有關詹成的業績卻無詳細記述。

在明以前,傳世竹刻器物及知名刻工絕少,當時尚未形成專門藝術。宋朝之後,雕刻巨像若洞窟摩崖,寺觀雕塑,已經漸趨敗落;而可陳置几案的小件雕刻,則異彩紛呈,粲然炫目。如琢玉、鏤牙、刻犀、范銅、塑瓷,甚至鐫硯、模墨,多為前代所未有。雕刻的體制規模,題材技法,至元明而大變。

竹刻就在這一背景下患上到了迅速發展,因為各種工藝必然互影交光,息息相通。至明中葉,文人藝術家們在前人基礎上致力發展,終於把竹刻從對比簡單的、以實用為主的工藝品,提高到對比細緻的、以賞識為主的藝術品,使之形成為一種專門藝術。之後,便名手輩出,窮工殫巧,蔚為大觀,成為雕刻史上我國特有的一朵藝苑奇葩。

竹刻自明正德、嘉靖時形成專門藝術後,又可分為3個發展階段,即明朝、清朝前期以及清朝後期。 在明朝,約從1520年至1644年。這一階段刻竹名手集中在嘉定以及金陵兩地,以嘉定為主,故後世評論者按作家地功能變數,有嘉定派、金陵派之分。刻法有朱氏的浮雕、圓雕,濮仲謙的淺刻,張希黃的留青3類。這是竹刻工藝的初步發展時代。

在清朝前期,為1644年至1795年。這是竹刻鼎盛時代,技法立異而又啟迪於後者,有吳之?、封錫祿、周顥、潘西鳳4人。湧現的竹刻大家至多,而且絕大部份為嘉定人。一地薈萃,嘉定堪稱竹刻之鄉。此是竹雕刻法大備時代。 在清朝後期,指1796年至1911年。這期間,竹人更多,而且再也不限於嘉定、金陵兩地,東南諸省各有名工。

竹刻技法致力於表現書畫之筆情墨趣,都趨向淺刻,浮雕漸少,圓雕則瀕絕跡,故稱此為以雕刻再現書畫時代。 自明中葉至清末,竹刻藝術作風的變化可概括為由明中葉之質拙渾樸,發展為清前期之繁綺多姿,再嬗變為清後期之平淺單一。在技法上閱歷了一個由淺及深,又由深復淺的過程。深指浮雕、透雕以及圓雕;淺即淺刻、留青之類。

標籤: 竹雕藝術

吳門竹刻淵源

吳門竹刻淵源

姑蘇在元末明初起,工商業一天天地繁榮起來,這種經濟的繁榮自然帶來了人們對於新餬口模式的需求,引起了人們審美情趣的變化,也為發展竹刻藝術提供了有利的社會環境。 吳文化以姑蘇為中心,在明朝,嘉定屬姑蘇府管轄,“嘉定派”竹刻也是吳文化的群組成部份。它與“金陵派”竹刻在姑蘇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姑蘇在明朝已經成為折扇的主要產地,尤其是用毛竹製作的吳中折扇,造型別緻,再經由水磨等技術加工,晶瑩光潔,富有情趣。

《秋園雜佩》中制扇藝人蔣蘇台、柳玉台自身雕邊最精,竹刻名家李文甫、濮仲謙、陳定生曾經操刀蘇扇,有大量傳世佳作,這些可以看出“金陵派”的初期竹人集竹刻家以及制扇藝人於一身。也可以推測最初制扇業與刻竹行是一家,扇骨成為了吳門竹刻的主要載體。

它也是顯明區別於“嘉定派”竹刻的主要特徵。到了清中後期,姑蘇折扇工藝的昌盛使竹刻工藝更有了新的用武之地。而“嘉定派”在清中期前的一些竹刻大家卻很少有雕扇的記載,這可能與朱氏竹刻的指點思想有必定的關聯。

入清之後,南京的刻竹及制扇藝人逐步南移,來姑蘇者更多,姑蘇本地制扇骨作坊已經由陸墓發展到城裡的桃花塢地區。同時嘉定名手王易、趙學海父子,也都先後客居姑蘇。因而,融書畫、雕刻為一體的蘇扇被譽為“吳門雅扇”的同時,姑蘇的竹刻工藝更發展壯大了。

因為扇骨邊板最厚處不超過5公厘,邊板兩邊厚不超過2公厘。若果再上施高、深浮雕,如斯薄的扇骨容易使夾扇面的“火力”盡失。因而,一般都以繪畫、書法、篆刻藝術為內容,以畫法入刻,以刀代筆,以及應用薄地陽文刻一些諸如金石、鐘鼎、古錢等縮刻之類的圖案。因而在金陵以及嘉定兩派作風的長期影響下,再結合自身地功能變數文化(包含“吳門畫派”)的特色而逐步形成為了以淺刻法為主的吳門派竹刻作風。

當嘉定、金陵兩地為中心的竹刻工藝慢慢虛弱之機,姑蘇的竹刻藝人開始集中在虎丘、山塘一帶,這裡的竹刻名家層出不窮。 清末明初“海上畫派”的藝術精神以及審美追求代表了由中國古代傳統繪畫向近代發展的總趨勢,此時的竹刻更可能是受海派文化影響,漸趨西化。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藝術品的鑒識及市場前景

竹雕藝術品的鑒識及市場前景

縱觀中國竹雕發展的歷程,真正的竹雕藝術在宋朝已經初露頭角。明清時代,竹雕藝術品達到鼎盛,泛起了百花鬥麗的景象。明清兩代,文人士大夫寫竹、畫竹、種竹、刻竹蔚然成風,竹雕的文化含量也迅速攀升,這時文人的參預,使竹雕與書畫、雕塑藝術結合,致使竹雕藝術的空前發展。自明朝正德、嘉靖之後幾乎每一個時代都有一些傑出的藝術家湧現出來。當時大部份竹刻高士都集中在江蘇嘉定以及金陵一帶,於是依據其雕刻技法以及作風特徵就發生了兩個竹雕流派,一派始於嘉定朱鶴,一派始於金陵濮仲謙。   

據史料記載,明朝嘉定派竹雕能在方寸之間刻山水、人物、樓閣、鳥獸、淺雕並用,刀法精妙,藝術造詣深湛,為時人所識。因而,嘉定竹雕藝術流派的繁盛,一直持續到清中期,後繼者有數十人之多。以朱鶴、朱纓、朱稚征祖孫三代最為有名,被譽為“嘉定三朱”,嘉定派麾下的名手大家不下二三十人,其中,秦一爵,沈兼,吳之璠,封氏三傑,周灝,施天章,顧玨,蔡時敏等尤為世人所重。嘉定竹雕到了清朝康雍乾嘉時代(1662—-1820),達到了黃金盛世,嘉定也因而被稱為“竹刻之鄉”。   

明朝金陵派竹雕以根雕以及竹板刻書畫見長,與嘉定派華美的竹雕作風相對比,顯患上古樸雅致。但金陵派傳承不旺,僅有濮仲謙,潘西風,方潔等少數。   

此後,以清初“留青聖手”張希黃為首創始了浙派竹雕藝術,改良了唐朝以來的傳統“留青”竹雕技法,他的傳世之作不少,皆細緻工巧,精美絕倫,其中以“山水樓閣”最為典型。他的作品精細的構思以及絕妙的製作工藝渾然一體。帶有濃厚的文人氣息,並且影響以及帶動了一大批竹雕藝人,最終形成文雅恬澹,巧而不媚的浙派作風,堪與嘉定派,金陵派並駕齊驅。   

此外還泛起了徽派竹雕。同時除了了地區形成的流派藝術以外,還有一些雕刻家在繼承前人,推陳出新方面做出了貢獻,發明了有別於地區流派以外的新技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李耀,張步清,馬根仙,鄧孚嘉等人。   

明清竹雕鑒識   

初期的竹刻製品遺存很少,到今所見多為明清傳世品,一般渾樸古樸,構圖豐滿,佈滿器身刀工深峻,常做深浮雕或者透雕,線條剛勁有力,轉角出稜。朱鶴認為,若果不進行透雕以及深刻就不算雕刻。品種以筆筒、香筒為主。清朝前期尚有明朝遺風,但表現技法更為多樣,淺刻、淺浮雕、留青、圓雕等同時並行;品種擴展,除了筆筒、香筒外、臂擱、竹根人物,動物與山石具備,製作精緻工整,細巧秀雅,而像張希黃的留青山水樓閣、鄧渭的淺刻小字行楷等都是個人作風特徵十分光鮮的作品。清朝後期面應接不暇較為單一,用刀平淺,常作陰刻。現提供一些明清竹雕的鑒定技巧以飧讀者:   

1、 看質地   

明清時代的竹雕家,所用竹材都取自於生長二至四年的竹子,竹的紋理結構細密,嫩老適中。所以雕刻成器之後,經打磨,其光潤,平整,不亞於平整的木紋。初期的竹刻作品往往表現出竹的肌理,後期作品則精工細作,很少見到竹的粗拙肌理。   

2、 看款式   

明清時代的有名竹雕巨匠,基本上都沒有在作品上留名的習氣,所以,有親筆提款的名家傳世之作很少。現在咱們能見到的刻上巨匠名款的竹雕器物,有四種情況:

一是作者親筆提款的真品;

二是其弟子們後加款識的真品;

三是弟子的作品刻上師傅的名號;

四是徹底造價的假貨。因為明清竹刻中鐫有的作者名款或者印章,是鑒定的首要依據。因而,假貨仿製刻款,尤為是名家的款識,是對比常見。一般來講,真款刻寫自然流暢,秀中有骨,剛而不板,無矯揉做作之感,凸起作者自我作風。偽款則筆劃凝滯,下刀乏力,與原作者作風不符,有的雖形似卻無靈氣。   

3、 藝術共性與刀工   

明清時代,曾經泛起一批擁有文人、工匠雙重身份的特殊工藝大巨匠,他們的作品往往刀工流暢,且畫意明確,意境深刻。從清末開始,竹刻上的書畫從此丟失了耐人尋味患上意境,失去了精湛的刀筆藝術。   

4、 藝術作風   

一般說,明朝的竹雕表現出質拙渾樸的藝術作風,很少有小巧的小型器件。清朝竹雕,康熙時代的沉實幽雅;乾隆時代的絢麗富麗。到了清後期,作品的作風趨向平淺單一。但這只是從總體上看。明清時代有很大一批作品,都是文人藝術的一種體現,文人有著自己獨立的藝術特色。因而,竹雕鑒定中不能太絕對於化。正確的法子是從總體上把握,具體鑒定時,則注意一般與個別二者之間的聯繫以及區別。   

5、 竹雕色澤   

一般來講,作品的年代愈久,器表的彩色也愈深。這種色澤的發生,可能是常被人們賞玩摩挲的緣故。明朝作品多帶有暗紅的色澤,其中最受人歡迎的應是一種帶有虎魄光澤的紅色;清朝的作品多深棕、棕黃色,越到後期色澤愈淺。然而,事實上清朝的竹雕作品中,往往擁有一種灰褐色澤,這就對比特殊了。偽者常將新器加以染色,冀求獲取與舊器相同之色澤,但人為模仿浮而不沉,受到自然色澤最終有別,經細心判別,很易看出。同時偽作之品畫面,凹凸之處的色澤千人一面,也無濃淡之分,更無過渡色。   

6、 工藝特徵   

在竹雕工藝中,曉得一些工藝的流行年代是很首要的。陷地深刻技法從清朝開始的;竹簧器始於清初,盛於乾嘉時代,精品均為宮庭收藏品。

標籤: 竹雕藝術

竹根現身說《母愛》

竹根現身說《母愛》

母愛,被稱為天下第一愛,是忘我、奉獻的代名詞。因而,在許多傳統的民間藝術作品中,都有這種題材的作品問世。

筆者保藏一件竹根圓雕作品。該作品高12厘米,底徑12厘米至13厘米。作品通過作者的精心構思以及“以刀代筆”的嫻熟技藝,刻劃了一隻母雞經由“十月懷胎”,孵化出5個小生命之後,仍張開雙翅,溫暖、護衛著它們,並與其中的一個在“親切交談”,充沛表現了母愛的忘我與偉大。

整個作品呈三角形構圖,不僅顯患上十分持重,而且通過對於各個空間位置上對象的刻劃,充沛表現了“母愛偉大”的這個主旨。 三角形構圖的底部,是一個圓圓的、大大的“窩”,是母愛的主人公生蛋、孵化以及孕育出新生命之處,也是新生命出生後,充溢了親情、溫馨與母愛的暖暖的“家”。窩上面第一層的中間,是一個由“母親”體溫孵化出了生命的蛋殼,仍被溫暖在“母親”的腹部;蛋殼的兩邊,分別是兩隻剛出殼的雛雞,仍被母親以張開的雙翅溫暖且維護著。此情此景,感人至深。

作品的中部,也是作品的主體,是一隻碩大的母雞,除了了它的腹部、雙翅仍在溫暖、守護著孕育出生命的蛋殼與剛出生的幼小生命外,它還俯首貼耳,面對於一個小生命問長問短。三角形的頂部,也就是母雞的違部,是一個可愛的小生命。它跳著、叫著,向世界宣告它的出生。同時,處在“金字塔”頂部的新生命,也寄意著“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忘我奉獻的“母愛”精神,將發揚光大,世代相傳。

該作品的違面,在母雞的雙翅下,還分別雕有兩隻小雞,與前面的兩隻、違部的一隻小雞相加,剛好是5只,寄意“五子登科”。這是母親對於子女美妙前途的衷心祝福,也是母愛的另一種表現形式。 “源於餬口,高於餬口”這是一切藝術作品的創作原則。該作品無論是對於慈愛的母雞的刻劃,仍是對於被母愛呵護的小雞的刻劃,都栩栩如生、惟妙惟肖。這是作者深刻餬口、察看餬口細緻入微的結果。這也是這件作品擁有較高藝術價值的緣故所在。

標籤: 竹雕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