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竹雕的發源及歷史發展

竹雕的發源及歷史發展
我國的竹雕藝術積厚流光,學術、考古界一直認為,遠在筆墨紙硯發明以前,先民們已經經學會用刀在柱子上刻字記事。這種最原始的竹雕,應該先於甲骨文。依據古代文獻記載,中國竹雕藝術的源頭,早在商代以前就已經泛起。

    作為一種正式的作品,竹雕在西周時已經經形成。據漢朝戴聖《禮儀·玉藻》記載,西周君臣朝會時手中所持的芴(又稱手板),有的就是竹片製成的,“凡是有指畫於君前,用芴。造受命於君前,則書於芴”。士大夫所持芴,均系竹製狹長板子,這種芴,上面刻有一些紋飾,反映了先秦時代人們已經經正視對於竹子的使用,並能削制或者刻出一些簡單的成品。與芴幾乎同時泛起的還有竹簡。


attachments/201209/2339619009.jpg
    漢唐時代的竹雕,目前見到較早的器物,是湖南長沙馬王堆西漢墓出土的雕有龍紋的彩漆竹勺。及至晉代,泛起了竹製的筆筒。據古書記載,東晉大書法家王獻之所用的斑竹筆筒就十分精緻。王獻之的這只筆筒,外形酷似鍾——古代用於盛酒的一種圓形壺,竹器表面有斑紋,就像是裘皮,王獻之稱之為“裘鍾”。

    竹器的形象雕刻工藝始於唐朝,其中最有名的是刻有人物花鳥紋的竹製尺八。尺八是一種豎吹的管樂器。因管長一尺八寸擺佈而患上名。這件尺八,採用留青刻法,施陰文淺雕,壓孔四處及管節上下,均有圖案花紋。管上分佈仕女、樹木、花草、禽蝶等圖案,刻劃極其精緻。

    到了宋朝,中國的竹雕泛起了一些重大的變化。這時,竹子被文人們視為貞潔、樸重的象徵,時常泛起在詩書文學作品中。就如蘇軾所言“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竹雕泛起藝術化傾向,竹雕精品以及竹雕藝人被廣為頌揚。據元朝陶宗儀《輟耕錄》記載,南宋時有藝人詹成,他所雕刻的竹鳥籠“四面皆花版,於竹片上刻成宮室、人物、山水、花木、禽鳥,纖毫具備,其細若縷,且玲瓏流動”。可見其竹雕技藝之高,作品之精美。所以,陶宗儀贊詹成:“求之200餘年,無復此一人。”

    明清時代,竹雕藝術達到了鼎盛,泛起了百花鬥麗的景象。明清兩代,文人士大夫寫竹、畫竹、種竹、刻竹蔚然成風,竹雕的文化含量也迅速攀升。這時,文人畫的昌盛,促使了竹雕與書畫、雕塑藝術的結合,致使竹雕藝術的空前發展。

    據史料記載,明朝嘉定派竹雕能在方寸之間刻山水、人物、樓閣、鳥獸、淺雕、浮雕、圓雕並用,刀法精妙,造詣深湛。因而,嘉定竹雕藝術流派的繁盛,一直持續到清中期。乾隆、道光年間,金陵派潘西風、方諸家以淺刻見長,成為清朝竹雕的主力軍。除了此以外,張希黃、尚勳的剔地陽紋留青技法,極具文人氣質,亦名噪一時。康熙、乾隆年間,造辦處創竹黃雕刻,以黃楊木為胎,用竹以內皮雕成各種紋飾,貼於器表,名曰“貼黃”。稍後,嘉定、黃巖、邵陽、江安、上杭等地均有製作。乾隆之後,造辦處還創製仿青銅器竹雕,刀法畢肖古銅器形狀以及紋飾,裝柄、提梁諸器尤見巧思。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的種類

竹雕的種類

竹雕器按其功能大致可分為實用器以及陳設擺件兩大類,實用器中以文房用品最為多見,擺件則主要是以人物、動物、植物等為題材的圓雕作品。

實用器 竹雕實用器中文具類屬大宗,如筆筒、臂擱、洗、印章等,其次是杯、壺、盒、爐、香筒等日常器具,此外還可見到竹雕仿古器(如尊)、樂器(如蕭)等。 擺件 以人物、動物、花鳥、如意等為題材的竹雕擺件一直是受人青睞的陳設品,多以竹根採用圓雕、透雕等技法製成。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的發源

竹雕的發源

我國的竹雕藝術積厚流光,咱們的學術、考古界一直認為,遠在文房四寶發明以前,先民們已經經學會用刀在柱子上刻字記事。這種最原始的竹雕,應該先於甲骨文。因為,甲骨文已經經具備書法藝術的三個要素,而所謂竹刻記事,最初刻的僅僅是符號。遠古時代,我國中原、北方地區不生長竹子,所以用獸骨來刻寫,南方盛產竹,就將符號或者文字刻在竹上了。然而竹筒很難保留,比不上獸骨。所以,經由漫長的歲月,咱們今天還有幸看到殷商時代的甲骨文遺物,卻很難再見當時的竹雕作品了。但依據古代文獻上的記載,中國竹雕藝術的源頭,早在商代以前就已經泛起,這是無庸置疑的。

此外,我國在遠古時代就已經經開始用竹製造出產以及餬口器具。出於愛美的秉性,在竹製品上施加裝飾,與雕花的玉、石、骨、木器原無懸殊。因而若在原始社會遺跡中發現有雕飾的竹器,不足為奇。惟竹材易壞,很難保留至今。   

先秦的竹雕 作為一種正式的作品,竹雕在西周時已經經形成。據漢朝戴聖《禮儀·玉藻》記載,西周君臣朝會時手中所持的芴(又稱手板),有的就是竹片製成的,“凡是有指畫於君前,用芴。造受命於君前,則書於芴”。只是官位不同,芴的材質也不同,“天子以球玉,諸侯以象(牙),大夫以魚須文竹、士竹、木象可也”。士大夫所持芴,均系竹製狹長板子,這種芴,上面還都刻有一些紋飾,儘管還談不上是一種工藝品,但畢竟反映了先秦時代人們已經經正視對於竹子的使用,並能削制或者琢刻出一些簡單的成品。與芴幾乎同時泛起的還有竹簡。在考古挖掘中,這種用語記載文字的竹簡多有發現,如《孫子兵法》、記載醫藥處方的竹簡等。除了此以外,竹扇、竹製筆桿、竹製槍桿、竹籃、竹蓆、竹盒等等,也應有盡有。 戰國時代,漆器風行,漆雕藝術繁榮。漆器的器胎,有至關一部份是用竹片或者積竹製成的,受漆雕藝術的影響,後來竹器自身的製作也萌發了藝術化的傾向。湖北出土的獸蹄式連蓋竹製漆盒,就是這種藝術化傾向的產物,它先用竹雕琢成帶有獸蹄樣的支架的圓盒,然後在髹漆。這件有雕工的竹盒,是今天咱們鑽研竹雕史的珍貴資料。   

漢唐的竹雕 漢唐時代的竹雕,目前見到較早的器物,是湖南長沙馬王堆西漢墓出木的雕有龍紋的彩漆竹勺。這件浮雕龍紋髹漆竹勺,全長65厘米,以竹為胎,器表髹黑、紅兩色漆。勺柄近頂端一段為紅色,浮雕一條烏黑的龍,形象生動古樸。

及至晉代,泛起了竹製的筆筒。據古書記載,東晉大書法家王獻之所用的斑竹筆筒就十分精緻。王獻之的這只筆筒,外形酷似鍾——古代用於盛酒的一種圓形壺,竹器表面有斑紋,就像是裘皮,王獻之稱之為“裘鍾”,也是有必定的道理的,但這也反映出當時所制的竹筆筒上,還未普遍泛起人為的雕刻工藝。

南北朝時代,齊高帝蕭道成曾經將一件用竹根雕成的“如意筍籜蔻”,犒賞給當時的大山人明僧紹。北周文學家庚信《奉報趙王惠酒》詩中,“野驢然樹葉,山杯捧竹根”,也提及用竹根雕制而成的酒杯。

說明南北朝時代,已經泛起根雕藝術。 竹器的形象雕刻工藝始於唐朝,其中最有名的是刻有任務花鳥紋的竹製尺八。尺八是一種豎吹的管樂器。因管長一尺八寸擺佈而患上名。現存日本國正倉院的中國唐朝竹製尺八,長43.6厘米,吹口口徑2.32厘米,三節,遍體紋飾。正面有壓孔5個,違面1個。這件尺八,採用留青刻法,施陰文淺雕,壓孔四處及節上下,均有圖案花紋。管上分佈仕女、樹木、花草、禽蝶等圖像,刻劃極其精緻,擁有唐朝作風。

另據郭若虛《丹青見聞志》記載,唐時德州刺史王倚家有一支毛筆,竹製的筆管“稍粗於常用筆管,兩頭各出半寸,中間刻軍行一輔,人馬毛髮、亭台雲水,無不精絕;每一一事刻《參軍行》詩兩句,如‘庭前琪樹已經堪攀,塞外徵人殊未還’是也,似非人功,其畫跡若粉描,向明方可辯之,雲用鼠牙雕刻,故崔鋌郎文集中有‘王氏筆管記’,體類韓退之記畫”。 由此咱們可以看出,漢唐時代的竹雕,在整個竹雕史上,還處於藝術初創階段,它的特色是注意外在的造型,因而,根雕在那個時候發生,但器表紋飾的雕刻,基本上仍是單一的表現手法——線刻。

宋元的竹雕 趙汝珍《古玩指南》中說:“竹雕者,刻竹也。其作品與書畫同,無非以刀代筆,以竹為紙耳。書畫之難人所共知,今乃易以刀、竹,其難當更逾書畫也!按,古人削簡為書,治竹久為國人所長,刻竹為文物,也許古時亦有行之者,只以治之未精,為者無名,是以往昔無傳焉!”這段話,主要是講宋朝以前的竹雕情況。

到了宋朝,中國的竹雕泛起了一些重大的變化,主要反映在兩個方面。其一,宋朝是古代歷史上文化最發達的時代,已經經形成一支龐大而又有文化涵養的文人士大夫階層,他們的藝術審美思想與請求,帶動了包含玉雕、竹雕在內的整個雕刻工藝領功能變數的發展。這時,竹被文人們視為貞潔、樸重的象徵,時常泛起在詩書文學作品中,最有名的如蘇軾的“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詩人田園的“心虛異眾草,節盡愈凡木”就更將竹擬人化了,正因為竹在文人心目中有如斯崇

標籤: 竹雕藝術

竹刻精品身價節節高

竹刻精品身價節節高

2005年藝術品拍賣市場,竹雕等雜項漸露行情,令業內人士驚喜不已經。其實早在2003年中國嘉德秋天拍賣會王世襄保藏專場上,一件明朱三松竹根雕老僧以264萬元成交後,竹雕的價值開始走入人們的視線。近兩年,竹雕市場一直維持了上升趨勢,在過去的一年中更是表現凸起,如在2005年春拍中,香港佳士患上以1140.56萬元的天價拍賣了一件清康熙高浮雕竹雕山水人物筆筒,而其估價僅為百萬元。市場人士分析認為,跟著藝術品市場的不斷成熟,有目光的保藏者將進一步認識到竹雕的價值,從而帶動市場行情走勢。   
竹雕,又稱“竹刻”或者“刻竹”,作品往往蘊涵著深邃的民俗文化。早在筆墨紙硯發明以前,咱們的祖先就已經經學會用刀在竹子上刻字記事了。這些被現代人稱之為最原始的竹雕作品,在閱歷了從商周密漢唐,至宋朝這一漫長的歷史階段後,才泛起了一些重大變化。南宋時,竹雕藝人詹成所雕的竹鳥籠,“四面皆花板,於竹片上刻人物、山水、花木、禽鳥、纖毫俱備,其細若縷,且玲瓏活現”,被元朝陶宗儀讚譽為“求之二百餘年,無復此一人”的珍品。明清兩代,因為文人士大夫寫竹、畫竹、種竹以及刻竹蔚然成風,竹雕的文化含量因而患上到迅速攀升,竹雕藝苑呈現出一派百花鬥麗的情景,形成為了嘉定竹刻、金陵竹刻、浙派竹刻、徽州竹刻等主要藝術流派,並泛起了如嘉定三朱、封氏三兄弟、金陵濮澄、浙派張希黃、徽州吳元滿等竹刻名家。他們各施技藝,各展雄風,把明清時代的竹雕藝術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峰。   
竹雕雖屬雜項裡的小類,但其作品常被歷代藝人窮工極巧,精雕細琢,光傳統的技法就有透雕、圓雕、浮雕等。藝人們的繪畫、書法以及嫻熟的刀功,又往往在竹雕作品中患上到淋漓盡致的體現。
 
故而,跟著近些年來國內藝術品市場的風起雲湧,凡有歷代名家藝人刻款,且又是工精品高的作品,往往能受到保藏投資者的追捧。如2002年香港佳士患上秋拍中推出的一件清康熙時代有張希黃款的留青竹刻山水人物筆筒,以159萬元成交;2003年中國嘉德秋拍中推出的一件明朱小松歸去來辭圖筆筒,成交價達到110萬元;北京翰海2004年秋拍中推出的一件清乾隆竹雕松樹人物筆筒,上有乾隆丙寅孟夏芷巖款,成交價達到132萬元;香港蘇富比2004年秋拍中推出的一件清竹雕瀑布圖筆筒,上有周芷巖制款,成交價為155萬元;同期推出的一件清初竹雕高士登山圖《蜀道難》題詩筆筒,成交價更高達166萬元。   
 
竹雕之所以能在藝術品市場裡異軍崛起,很首要的緣故是,一方面竹子從來與人們朝夕相伴,從古至今,由人們對於竹子的推崇,遂發生的一種精神道德上的晉陞,一旦被精雕成各種藝術品後,雅俗共賞,使竹雕作品的文化含量大為提高。
 
另一方面,竹雕作品較之其他藝術品容易識別。有關業內人士指出,自2003年拍賣市場上泛起了竹雕作品的高價成交後,也啟動了竹雕作品的市場。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竹雕作品行情幾乎翻了幾番。在未來的幾年裡,尤其在2006年中,竹雕作品的行情仍有較大的上升空間。同時也要提醒保藏者,因為竹雕作品不易長久保留,能夠遺留下來的少之又少,保藏者在關註明清兩代竹雕作品的同時,不妨把目光投向現代名家作品。
 
雖說他們的竹雕在現階段的行情欠佳,最高拍賣成交價也僅在30萬元擺佈,如2004年上海信仁在秋拍中推泛起代名家徐秉方的3件留青竹刻作品,其成交價分別為31.9萬元、24.7萬元以及17萬元。徐秉方卻是藏界公認的現代留青竹刻高手,其作品的市場前景十分可觀。其次,還有范遙青、徐素白、朱小華等人,他們的作品,在2005年中也有過不俗的表現。
標籤: 竹雕藝術

竹刻軼聞

竹刻軼聞

自明中葉竹刻形成專門藝術以來,名見典籍的刻竹名家有數百人之多,其中不乏秉性怪異的高人逸士,種種佳話軼聞散見於明清筆記以及竹人傳略者甚多,摘選數則,薈成一篇,讀來當可別饒奇趣。   

《竹人錄》說朱三松,“性簡遠,其雕刻刀不苟下,興至始為之。見者情愜,則任其移去勿惜。”別人給他留下得多金錢,他看也不看。   

張岱《陶庵夢憶》說金陵濮仲謙刻竹,“經其手略刮磨之而遂患上重價,患上其款,物輒騰貴,三山街潤澤於仲謙之手者數十人焉,而仲謙赤貧自如也。”   

封錫爵是錫祿、錫璋之兄,康熙四十二年,兩弟留京供奉,錫爵在家杜門謝客,經年不踏城市,“蓋逃名而無求於世者”。嘉定封氏系刻竹世家,世代相傳,不僅後輩善刻,閨閣亦能也。有封小姐者,以工刻竹根蟾蜍有名,當時以一蟾蜍可易銀一兩。   

莊綬綸工刻人物,《竹人錄》說他“年四十餘不娶,絕無艷冶之好。刻竹偏喜為麗人寫照,所制香筒如四麗人圖,楊妃春睡圖,紅葉題詩圖,霧鬢雲鬟,蜂腰秀削,黛痕一蹙,更阿堵傳神。”   

長沙人周義,工刻竹木。《舊學庵筆記》說其幼入塾,對於門某匠善雕刻。周義就逃學去看他刻竹,回家後自己模仿著做。天長日久,把那人的技藝全學到手了。又有一個叫楊季棠的,善畫花鳥草蟲,周義向他求教筆法。楊季棠很不耐煩地說:“你又不會畫畫,囉嗦甚麼?”義曰:“凡公所能寫於紙者,我能刻之於木。”楊即寫老柏圖,纏以凌霄,千絲萬縷,糾結碟屈如龍蛇。

畫訖授義曰:“如斯可刻乎?孺子試仿之,不成則無為過我矣。”義歸家取堅木,輟寢食、屏人事,日夕為之,極盡般爾之巧,三日而就。楊大驚曰:“子刻法精勁,勝我筆劃,異日必以此傳。”因盡以篋中畫稿與之,且教以篆、分書法。技益精。   

錢塘傅少英,受父熏習,亦善刻竹。《竹人續錄》說其“為人落拓,不事生計,非窘極不輕奏刀。”“當事者聞其名,不令作苦工,令其刻扇邊,頗能不改其樂也。”   

民國初嘉定時湘華,因病癱瘓多年不能起床,而刻手為全邑冠。無論書畫,絕無俗筆。臥床數十年,垂老不衰,被當時人視為“竹刻界之碩果僅存者也”。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風情

竹雕風情

竹雕故宮角樓 蔡長遠作不久前召開的靖安縣名優農特產品展銷會上,江西省高檔民間工藝美術師蔡長遠創作展出的竹雕系列工藝品,受到眾多客商關注以及讚譽,有的當場簽約訂購,有的現場購買了幾套或者十幾套,有的提出要高薪聘用他當技術參謀。由此可見江西竹雕工藝品擁有更廣闊的開發前景。   

蔡氏竹雕系列經典作品有竹鏤雕、竹浮雕、竹根雕、竹圓雕、竹留青雕、竹微雕、 竹簧製品、竹製古代樓閣、竹刻書法等共21個系列,200多個品種,其中最有名、最受使用者喜愛的有單層、雙層以及多層刻筆筒、檯燈、方燈、吊燈、花瓶、茶壺、仙佛人像、花鳥動物、亭台古橋、對於聯、屏風、牌匾、壁簾、文房雅皿等,這些工藝品大多以南竹、竹根等材料採用鏤空、鏟削、打磨、繪色等手法,經十幾道手動工序製作而成。充沛體現了空靈、精妙、纖細、整齊、細微、玲瓏剔透的藝術特色,竹材經特殊處理,合適長期保留。蔡長遠的作品先後榮獲二十多項國際國內大獎以及八項國家專利。   

蔡長遠初中畢業便隨父學習雕刻,第二年便興辦起全縣第一個村辦工藝美術廠,20多年來,他耐勞攻關,潛心鑽研,奮力拚搏,攻克一個個難關,獲得了可喜的勝利,竹雕系列產品的開發以及市場的需求,為山區毛竹深湛加工闖出了一條新路,實現了藝術創作與農業產業化的有機結合,使一支原價值幾十元的毛竹,加工後實現了幾百元、上千元的增值,為山區農產品、旅遊產品發展樹立了新功。他本人被授與“全國鄉村青年民間工藝美術巨匠”、“江西省高檔民間工藝美術師”稱號。

標籤: 竹雕藝術

「古舊竹雕」的作偽法子

「古舊竹雕」的作偽法子

瞭解造假者的作偽法子,有助於咱們在保藏流動中,更好地識辨作品的真偽優劣。古舊竹雕的作偽,沒有偽造古書畫、古陶瓷、古玉那末複雜,但與古代書畫的作偽法子相似。

歸納起來,有下列四種:

一、複製後做舊 咱們曉得,書畫作品的複製主要是通過“臨,摹、仿”來完成的;倘若大批量複製,那就採取木刻水印的辦法。竹雕作品的複製,則是先“摹”後“刻”。 摹,就是用繪圖紙或者濕絹蒙在原作上,然後,依據紙或者絹上所浮現的線條,圖樣,用色筆依樣勾描,這是第一步。接著,需要比照原作,在勾描的圖紙(絹)上,依據畫面內容以及雕刻的深淺不一,分別填色,形成竹雕的正式紋樣圖案。 刻,就是按紋樣施刀,雕鏤刻琢。具體過程是先造型,按原件大小,仿製出同樣的器物;接著,將紋樣團移到器物表面的關聯位置上,最後才是雕刻。 在造假過程中,摹刻出來的器物還只是半成品,接下來還要染色,“做舊”一般來講,器物染色後,進行打磨、拋光,作品就算完成為了。但這是新作品。倘若要做成假古董,冒充明清竹雕,還患上“做舊”,即:將新作品浸泡在含稀釋醋酸溶液的沸水中,悶煮一小時擺佈。然後放在陰涼處晾乾,再採取溫烘的速成辦法使之乾燥,然後上蠟、拋光、揩淨,再時常用手摩挲,直至器表泛起“包裝”樣的光澤。

二、臆造後冒名 這是一些瞭解雕刻的造假者,有一丁點兒的技藝,就憑自己的想像,創製一些作品,然後在竹雕史籍中尋找一個名頭,無論其作品作風怎麼,寫上他的名字就算完事,然後做舊。這種假貨,匠氣顯露,畫面缺乏意境,又無韻味,更談不上作風。

三、舊作添款 民間流傳的古舊竹雕器物,有至關一部份屬於平庸之作。作偽者在這些無款的作品上,刻幾行題記,再添上某名家如朱松鄰、濮澄、蔡時敏的名字,略微做舊就大功告成,因為這些東西原本就是古舊器物,所以更能迷惑人,更有詐騙性。

四、舊作改款 民間流傳的古舊竹雕,還有一些是清末民初的仿名家流派作品,刀工、畫面、造型都還不錯。作偽者為牟取高額錢財,就將仿品上“×××摹”或者“×××仿”的字樣填平,不留痕跡。倘若仿品上,原來就有仿名家題款,那更是求之不患了。

標籤: 竹雕藝術

悠閒自患上《五老圖》

悠閒自患上《五老圖》

封氏為清朝嘉定竹雕世家,自清初開始至清末,相傳五六代,竹雕高手有十餘人之多,其中以封錫祿最為有名。清康熙四十二年,封錫祿與封錫璋兄弟同時被召入京,供奉於養心殿,成為御用竹雕藝人,此後名聲大噪。封雲生為封氏昆裔,清朝《竹人錄》中載有其名,其師承封門竹雕技法,精於竹雕人物,其藝不在封氏祖輩之下。

筆者藏有一件《五老圖》竹雕筆筒,從技法上看,疑為當時封雲生所作。 這件《五老圖》竹雕筆筒高13厘米,杯形,口大底小,口徑8厘米至9厘米,底徑7厘米至8厘米,棕紅色包漿,有清晰的蟹爪紋。筆筒的空隙處有以隸書陰刻的“壬申年雲生”落款以及以篆書陰刻的“封氏”印章一枚。依據落款推斷,該筆筒應為“壬申年”(1884年)清嘉慶年間所作,落款以及印章與作者書法的金石作風頗為相似。 該筆筒為滿構圖,採用浮雕、深雕、鏤雕等手法,雕刻了由虯松、修竹等林木,與高山峻嶺、峰巒疊嶂、潺潺流水、巖屋石桌等形成的清靜環境;雕刻了“攜琴入林”、“扶老訪友”、“喝酒聊天”等場景中的五位老者與兩名侍童。

通過對於人物動態、神態的刻劃,表現了五位老者在遠離塵囂的山林中彈琴、聽泉、醉酒、聊天,與世無爭、悠然自患上的晚年餬口。 該筆筒融詩、書、畫為一體,作者“以刀代筆”,將五老的神情在竹筆筒上如斯生動、立體地表現出來,讓人們不患上不歎服作者深摯的書畫功底以及嫻熟的刀技。

標籤: 竹雕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