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竹雕藝術品的鑒識及前景(二)

竹雕藝術品的鑒識及前景(二)

市場前景: 竹雕在工藝美術品中只是一個小門類,在拍賣會上多歸為工藝品雜項之列,但應該看到的是,儘管竹雕可能是小器,但一器之微,往往窮工極巧,精雕細琢,尤其是明清以降,名家輩出,作風獨特,故從來成為保藏者的珍重之物。更因為中國的竹雕工藝標新立異,特色光鮮,因之也成為國際保藏界的寵兒,因為以上的幾項緣故,竹雕器的市場價格近幾年有不斷攀升之勢。 從全國範圍來看,竹雕器物雖屬雜項裡的一個較小的門類,但總體的成交率頗高,據雅昌網站資料顯示,到2005年10月份為止,有資料可查證的拍出的竹雕類拍品共1522 件。

其中成交615件,成交金額新台幣4363.481萬元,成交率40%。其中在國內眾多藝術品拍賣公司之中,竹雕器物拍賣獨佔鰲頭北京翰海拍賣公司,到2005年10月份為止拍出的竹雕類拍品共389件,其中成交236件,成交金額新台幣1459.605萬元,成交率高達61%。其中成交價位居榜首的是2004年11月22日秋天大拍推出的清代乾隆 竹雕松樹人物筆筒,估價僅15萬至25萬,但最終以超越估價5倍的價格132萬元成交。據內定人士透露,竹雕一項在翰海從來成交率極高,普遍超過60%以上,是雜項類拍品上成交率頗高的一項。 其實,作這全國拍賣最火爆的北京拍賣市場,一直以來,竹雕的交易都表現不俗。目前,一隻普通竹刻師雕刻,只要有點年頭的竹雕作品成交價都在萬元擺佈,一些有明清刻竹名家款的開價通常都在兩三萬元以上,這比2002年的交易價格高出了10倍擺佈。中國嘉德十餘年來也上拍過數百件竹雕拍品,成就最為凸起的當屬2003年秋拍‘儷松居長物——王世襄、袁荃猷珍藏中國藝術品’專場拍賣會中推出的14件竹雕器100%成交,其中有超過半數以上的拍品創下近10年來竹雕器拍賣的歷史最高,其中第1210號拍品明朱三松竹根雕老僧以264萬成交。北京華辰拍賣公司在2004年的5月16日春天拍賣會上,第314號拍品清竹雕劉阮入天台圖筆筒以31.9萬元居全場竹雕器物成交之首。

此外,在海外市場中,竹雕作品也表現不俗,在今年10月23日香港蘇富比拍賣給中,清康熙 竹雕《西廂記》相送圖筆筒僅估價就高達350至400萬新台幣,最終不負眾望,以5469600元成交。 綜觀竹雕拍賣市場,影響竹雕的投資有下列幾個緣故:

第一、雕刻的工藝水準。竹雕的材質易患,價值不高,因而,看竹雕的藝術性就成為斷定竹雕作品價格的一個首要環節。竹雕作品是否擁有藝術沾染力,刀工的好壞,造型是否有特色,是否擁有文化內涵這些都是影響竹雕的價格的緣故。同時在選購時通常還要把握竹雕的精美程度,使其擁有保藏價值。

第二、年份也是影響竹雕價格的一個首要因素,一般情況下,等同質量的竹雕作品,年份足的要比年份輕的貴,這是保藏中的一個通性。

第三、作品的真偽,保藏投資竹雕作品與共它投資藝術品有著共同的特色就是要擅長識別真偽。目前竹雕真偽的判斷主要有下列幾種:

一是年份真偽,一般是複製真品後做舊。

二是臆造,即沒有見過真品,憑想像造假;

三是仿款,即作品自身是真品,但作偽者為了使作品更值錢,在作品上加入刻竹名家的銘款,四是改刻舊款。

第四、竹雕的品相,竹雕器多為傳世品,若果保留患上當,品相就會受到損壞,自然影響其價格。一般情況,質地好,有包漿,紋路自然,竹皮呈紅色的作品往往價格高,且更為走俏。

第五、作品的希有性也抉擇竹雕作品的價值,竹雕作品一般流傳有序,同類作品泛起的越少,越會受人注目。因而,初期的作品以及名家的作品往往更受人關注。

第六、雕刻者的名氣,有名人銘款的竹雕其保藏價值以及經濟價值都比普通竹雕高,應多採集名家之作。

第七、作品的來源也是影響竹雕的一個首要因素。經社會公認的文物鑒賞家、保藏家鑒賞保藏過的精品,或是暴光率過高的作品,因為其真偽不存在問題,藝術價值、保藏保值性無庸置疑,所以一旦現身市場,就會成為交易中的焦點,買家都會趨之若鶩地全力奮奪。2003年最典型的範例無疑是中國嘉德推出的‘儷松居長物——王世襄、袁荃猷珍藏中國藝術品’專場拍賣會,鑒於王老在文物保藏界崇高的威信,拍賣會吸引了來自海內外眾多的保藏界知名人士參預角逐,最終全場成交率100%,多件拍品創下同類藝術品最高價,如明朝朱三松‘竹根雕老僧’,明朝‘浮雕魚龍海獸紋紫檀筆筒’等,均是來源於王老的保藏。

第八、市場因素,竹雕作品同樣是商品,也有地區性、流通性。在拍賣中還要看竹雕作品在此拍賣公司中成交率如何。因而,在交易中竹雕市場的情報是很首要的。 此外,中國民間保藏品的價格定位,是依據比值比價、優質優價、物稀為貴以及隨行就市等原則來確定的。因而,保藏喜愛者不僅需要提高自己的鑒賞水平,增強自己的判別能力,而且還必需瞭解行情。

縱觀2003年至2005年前10個月的拍賣市場,竹雕精品迭出,市場活躍,創造了一批中國拍賣市場的佳績。結合近幾年國內市場的走向,筆者認為,竹雕還有較大的市場運作空間,尤其是那些出自名家之手的精品,或者是經公認的保藏大家鑒賞保藏過,或者是經由著錄的作品,將有更大的保值、升值可能

標籤: 竹雕藝術

妙手天成品竹刻

妙手天成品竹刻

我國竹刻工藝歷史悠長。因為歷史以及自然環境等因素,古代竹木器不易保留。目前所見到較早的竹雕器是湖南馬王堆漢墓出土的竹勺。宋郭若虛《丹青見聞志》記載了漢朝竹刻技藝並言泛起了“留青”的刻法。 竹刻作為專門藝術應從明朝中期開始。明清時代,我國竹刻工藝日趨繁榮,在盛產竹子的江南,泛起了上海嘉定與江蘇金陵兩派。

兩派竹刻藝術家既從竹根刻圓雕人物,又在竹製筆筒、扇骨上鐫刻,有的還擅長應用株皮與膚裡的不同質感創造“留青”的特殊藝術效果。金陵派以濮仲謙為首,此派竹刻作風開始簡樸,後漸工細。嘉定派竹刻影響更大,作者大都長於書畫,用刀如筆,雅俗共賞。 明朝嘉靖、萬曆年間是竹刻工藝興旺時代。有名“竹人” 有朱鶴、朱纓、朱稚征祖孫父子。朱氏三代竹刻珍器能流傳到今天的已經屬鳳毛麟角。上海博物館藏有朱稚征所刻香熏,取材於一截紫竹,下設底座。香熏通體飾以鏤雕仙人煉丹圖。所刻人物、器件、景色佈局無不患上當,人物形態神韻呼之欲出。另一件故宮所藏竹刻珍品“牧牛圖竹雕筆筒”,由一段兩節的偏欹竹根雕成,方14厘米,其徑弧曲不一、上下不等。作者因勢隨形,運筆施刀,雕刻成山坳“牧牛”圖景,牧牛圖背景山壁如削,卻又參差凹凸,作者借用此間自然竹節而為窄狹起伏山徑。其應用竹肌之筋,也很巧妙。刻雕的山體,顯出竹筋的功能,如同中國畫畫山技法的斧劈皴,平添山勢陡峭、地面苔點密佈,備增曠野情趣。

竹刻一般有兩種,即翻簧竹刻以及留青竹刻。翻簧竹刻是竹刻之一種,也叫“貼簧”、“竹簧”、“反簧”以及“文竹”。將毛竹鋸成竹筒,去節去青,留下一層竹簧,經煮、曬、壓平、膠合成鑲嵌在木胎、竹片上,然後磨光,再在上面雕刻紋樣。內容有人物、山水、花鳥、書法等。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不少清朝乾隆時代的翻簧製品,當時的福建上杭,製作的翻簧器至關精美。此後湖南邵陽成為首要產地。道光、咸豐之後,上海嘉定也成為出產中心之一。浙江黃巖、四川江安亦是有名產區。翻簧的雕刻,多在很薄的竹簧表面,故以陰紋淺刻為主,亦有施以薄雕的。色澤光潤,相似象牙。產品以實用的茶葉罐、花瓶、檯燈、首飾盒、文具盒、筆筒以及果碟為主。

留青竹刻是竹刻之一。留青,是留用竹子表面的一層青筠,作為雕刻圖紋;然後剷去圖紋之外的竹青,露出下面的竹肌作地,故名“留青竹刻”。竹青選用深山冬竹,經防霉防蛀工藝處理,成品表面光潤。竹筠潔如玉,竹肌有絲紋,竹筠色淺,年久呈微亮;竹肌年愈久,色愈深,色如虎魄。留青竹刻,宜充沛應用這種質地以及色澤變化懸殊,採取青筠全留、多留、少留或者不留,分出層次,形成色采從深到淺、自然退暈效果。明暗濃淡,因景而施。竹刻留青之法到明末張希黃時已經大備。立葆恂《舊學庵筆記》載其竹刻山水臂擱事,“凡雲氣、夕陽、炊煙,皆就竹皮之色為之。妙造自然。不類刻劃。”道出張希黃應用竹筠之妙。留青竹刻產品有臂擱、筆筒、台屏以及案頭小品等。

標籤: 竹雕藝術

松鶴延年 竹刻佳作

松鶴延年 竹刻佳作

臂擱是用一塊竹片雕成,呈覆瓦式,長28厘米,寬7.8厘米。作者採用淺浮雕技法,雕成蒼松一棵,虯枝紛披,彎曲碟旋,大癭小節密佈,節疤孔陷紋凸,刀法剔透洗煉,細膩真切。尤其是茂密松針重重疊疊,纖細如毫,層次分明,有條不紊。松下山石突兀,蘭草盛開。一鶴鵠立此間,引頸梳翅,怡然自患上。款識刻於臂擱頂部留白處,用隸書題寫:“松鶴延年張辛制”。書法秀媚勁挺,悠揚自然。 竹刻以松鶴為題材藉以祝壽屢見不鮮。蒼松長生,其葉常綠;鶴稱仙禽,以寓高壽。

正如華陽真逸《瘞鶴銘》所說“鶴壽不知其紀”。世人對於於松鶴常與長壽聯繫,所謂“松鶴延年”,意寓於此。 臂擱屬文房器具之一,亦名“秘閣”。是為文人墨客作書繪畫時擱臂之用,以防墨跡沾臂或者夏日汗水滲紙。臂擱一般以竹筒分劈成三為之,其上宜於淺刻平雕,不宜深刻浮雕。這件臂擱為淺浮雕作品,刀法靈透,構圖豐滿,物象立體感強,生動傳神。這件臂擱取材於上等棕竹,色澤深褐,纖維粗壯分明,韌性很強。歷經百年摩挲把玩,包漿熟舊,竹色紫裡透紅,神采煥然,頗為招人喜愛。

更為可貴的是,它能經受南北方不同自然環境的考驗,不用刻意貯藏維護,而涓滴無損,較之其他竹材,堪稱超常脫俗。且能鐫刻精妙如斯,實屬不易,當尷尬患上一見之珍品。 張辛(1811年至1848年),清後期浙江有名篆刻家以及竹刻家,擅長刻竹,蒼勁渾樸,別有生趣。張辛作品留傳不多,這件竹臂擱當為其代表之作。

標籤: 竹雕藝術

我國竹刻主要品種

>我國竹刻主要品種

翻簧竹刻:
竹刻之一種。也叫“貼簧”、“竹簧”、“反簧”以及“文竹”。將毛竹鋸成竹筒,去節去青,留下一層竹簧,經煮、曬、壓平、膠合成鑲嵌在木胎、竹片上,然後磨光,再在上面雕刻紋樣。內容有人物、山水、花鳥、書法等。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不少清朝乾隆重時代的翻簧製品,當時的福建上杭,製作的翻簧器至關精美。此後湖南邵陽成為首要產地。道光咸豐之後,上海嘉定也成為出產中心之一。浙江黃巖、四川江安,亦是有名產區。翻簧的雕刻,多在很薄的竹簧表面,故以陰紋淺刻為主,亦有施以薄雕的。色澤光潤,相似象牙。產品以實用的茶葉罐、花瓶、檯燈、照像架、首飾盒、文具盒、筆筒以及果碟為主。   

留青竹刻:
竹刻之一。留青,是留用竹子表面的一層青筠,作為雕刻圖紋;然後剷去圖紋之外的竹青,露出下面的竹肌作地,故名“留青竹刻”。竹青選用深山冬竹,經防霉防蛀工藝處理,成品第面光潤。竹筠潔如玉,竹肌有絲紋,竹筠色淺,年久呈微亮;竹肌年愈久,色愈深,色如虎魄。留青竹刻,宜充沛應用這種質地以及色澤變化懸殊,採取青筠全留、多留、少留或者不留,分出層次,形成色采從深到淺,自然退暈效果。明晦濃淡,因景而施。竹刻留青之法到明末張希黃時已經大備。立葆恂《舊學庵筆記》載其竹刻山水臂擱事,“凡雲氣、夕陽、炊煙,皆就竹皮之色為之。妙造自然。不類刻劃。 ”道出張希黃應用竹筠之妙。留青竹刻產品有臂擱、書鎮、筆筒、台屏以及案頭小品等。

標籤: 竹雕藝術

刀筆之餘聊竹刻

刀筆之餘聊竹刻

藝術走向市場之後,各種藝術品都很活躍,在市場競爭中充沛患上到泛博喜愛者以及保藏界的檢閱、品賞、評論,並從新獲取了相應的價值定位。以竹刻藝術而論,流傳在民間的各個歷史時代的作品,以往大多以及書畫——樣作為文人之間互相交流,朋友之間往來贈送的禮品。有些好作品甚至在地攤不流通,在人們眼裡不屬高貴之物。如今人們的藝術思想、價值觀念大有轉變,一些高質量的竹刻作品一旦進入國際性拍賣大市場,便時常有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元的成交記錄。

2005年5月30日的香港佳土患上拍賣會上,一件清朝竹刻名家顧玨的竹刻筆筒,經由一番競爭,成交價達1045萬港幣。這或許是中國竹刻史上至今市價最高的。但不必定就是質量最佳的。北京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台北故宮博物院、香港藝術館等海內外首要的文物保藏單位中保藏的一些竹刻,更是無價之寶。中國竹刻真正讓人認識還只是初步,但這些市場現象,就已經體現了中國竹刻藝術在文化領功能變數所處的地位。   

以往,竹刻藝術一直局限於清苦的文人圈內賞玩,人們稱之為冷門藝術。在封建時代,人們都懂患上金玉之貴,藏金玉者為富貴,認為竹木低廉,玩竹木器者貧寒也。衡量藝術品的價值傾向於材質,其實這是一種文化後進的舊觀念。如今人們的文化水平、藝術涵養普遍提高,思想觀念也隨之大大扭轉,目光已經注重於藝術品的知識含量,並與經濟價值聯繫起來。現今的中國畫,如傅抱石、陸儼少等人的作品,市價少則幾十萬,多則幾百萬、上千萬元。他們的藝術是表現在一張紙上的,可以說紙比其他藝術載體更廉價,其價高全在於畫面的含量。這種內在價值實在是發光閃亮的金玉所不可比擬的。   

有人問,竹刻藝術品的價值何在?其實竹刻有多種不同形式,其價值也各有不同,譬如留青竹刻已經有千年歷史,長期以來以及中國書畫關係親密,它是以中國書畫為基礎,在竹皮長進行的再創造。它有浮雕的外形,也有淺刻的刀痕,更不失書畫的筆墨韻味以及構圖格局。竹皮、竹肌的不同彩色,跟著時間的持續,色差將會更大,立體感更強,層次更豐碩,視覺就更美妙。高水平的作品自然令人百看不厭、愛不釋手。但留青竹刻要達到高水平,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刻者除了了刀內功,更要刀外功。刀內功即為熟練的操刀術;刀外功那就是刻者的藝術涵養了。留青竹刻若果沒有高水準的畫稿基礎,刻技再好也很難製作出高級次的作品;若畫稿很好,但不是高手刻制,同樣難以獲取高水平作品。這以及舞台藝術的劇本與演技有異曲同工之妙,高水平的作品必需是二者結合。故書畫是留青刻者的必修課,書畫知識越深,刻出作品水準越高。演員不必定要自己寫劇本,留青刻者也不要勉強自創畫稿,能者當然更好。   

也有人問,竹刻藝術品能保留多久?這與保管法子有親密關係,各類藝術品都有它的特性,必需採取不同的法子。譬如畫紙怕水,更不能近火,必需遠離;陶瓷、紫砂最怕硬物碰撞,必需輕放;竹刻不要陽光直射、烈風勁吹,必需迴避。竹刻藝術品只要妥善保管,便能長期保藏,最終成為珍貴的歷史文物。日本正倉院保藏的中國唐朝留青竹刻(尺八)至今已經近千年歷史,仍完好無損是為例證。   

現今我國竹刻的地功能變數分佈較以往密集而擴展,已經不僅限於南方產竹區,北方也有一些喜愛者從南方獲得竹材操刀刻竹。有些雖稱不上刻竹明星,但他們卻像星星之火那樣點燃在全國各地,為中國竹刻藝術增添了不少人氣。現今,竹刻的形式也是豐碩多彩,從門面裝飾至牆壁掛件;從書齋案頭至博古陳列,這一切能為人們的文化餬口增添無盡的樂趣。在品賞作品中,可以看出竹刻家們充沛施展了各自的智慧,掌握了各種不同的雕刻技法。付出了艱辛的勞動,有些作品已經超出了前人,有較大的立異,這是可喜的。   

現用的整個中國竹刻界總的形勢很好,但也有不足之處。在茫茫書海中,僅寥寥數冊竹刻專集,且大都為作品圖錄,市場上還缺乏擁有教學意義的工具書。現有書本的圖錄中,雖一些作品能作為喜愛者們學刻的範本,但也成為一些惟利是圖者的仿冒樣品,自然市場上泛起了假冒偽劣作品。這些假冒偽劣作品出產快、數量多、價格低、市場銷售旺,而且大批流向境外,有些甚至進入了大型拍賣會,造成嚴重誤導。假冒偽劣作品的旺銷,說明了竹刻喜愛者之眾,同時也不乏追求名人作品的心理,品賞眼力有待提高問題。從市場上的竹刻作品來看,假冒的一般是劣質的,離以假亂真距離甚遠,作品無需本人鑒定,常玩竹刻者便能一目瞭然。故在必定的場合是經不起考驗的。即便有人應用商業炒作也是暫時的。它好比一塊磚,可以應用外力將它拋向空中,但因為沒有自身的能量,最終仍是會掉下來。在此,但願泛博竹刻保藏喜愛者首先要多看,見識各類作品;多問,向行家求教;多聽,聽取各方評議,從中悟出道聰多對照,在提高認識的基礎上與同類作品對比,判別能力自會提高。   

藝術市場需要藝術品來充實,藝術家們面臨的任務是必需更為致力於技藝的鑽研、探索、提高,創出新作品、新水平,為藝術品增添新的色采。與此同時,竹刻家們出刻創作,有能力者還必需把實踐經驗加以總結、提煉、論證,寫出科學的理論,編出系統、具體的教科書,使泛博喜愛刻竹的人能獲取正規的學習輔導

標籤: 竹雕藝術

曼生款竹臂擱

曼生款竹臂擱

這件竹雕山水圖臂擱,色澤濃烈,包漿自然。只見上面淺浮雕刻出崇山峻嶺,參天大樹,一葉小舟蕩游水面,似乎是夜遊赤壁圖。那山、那樹、那水、那船,雕工古樸。船上的人物儘管很小,但姿態各異、栩栩如生。臂擱右上角刻有“嘉慶丙子曼生”的陰文行書款識,字型剛勁流暢,頗顯功力。下面還刻有一枚篆書“壽”字圖章。看此款識,似乎是“曼生壺”陳曼生生前之作品。

凡與紫砂器有所接觸的,沒有不曉得陳曼生以及曼生壺的。陳曼生是清朝中期有名的篆刻家、書法家,名陳鴻壽,字子恭,號曼生,浙江錢塘(今杭州)人,生於1768年,卒於1822年。

其篆刻取法秦漢,刀法利落,為“西泠八家”之一,對於後來的浙派篆刻影響頗大,著有《種榆仙館印譜》以及《桑連理館集》等。陳曼生曾經任職溧陽縣衙,從政餘暇,他設計了眾多紫沙壺式樣,由制壺名家楊彭年等製作,他親自在壺上雕刻銘文。這些紫沙壺被後人稱作曼生壺、“曼生十八式”。陳曼生創始了在紫沙壺上刻詩作畫的新潮流,對於此後的紫砂制壺藝術影響很大。

陳曼生的書法造詣很深,他還長於繪畫山水、花卉、蘭竹等。 筆墨紙硯是古代文人書房的必備品,臂擱也是常用之物。當寫字作畫至精細處,不便懸肘懸腕時,為防止污染衣袖以及作品,便使用臂擱。臂擱有木製的以及瓷製的,更多的是竹製的。古代文人多在臂擱上雕刻銘文饋贈親朋好友。

標籤: 竹雕藝術

說竹刻珍品「西廂」香筒

說竹刻珍品「西廂」香筒

說竹刻珍品“西廂”香筒 明清竹刻品類中,有“香筒”一種。清人褚禮堂《竹刻脞語》中言:“截竹為筒,圓徑寸餘,長七八寸者,用檀木作底,刻山水人物;地鏤空,置名香於內,名曰香筒。”因為貯香料而設(作案頭供物),故用透雕法為之,使披髮香味於居室中。 “西廂”香筒,中心為張生、鶯鶯以及紅娘三位戲劇中人物,周刻梧桐、欄杆以及假山,似表達人物的“月夜相會”。人物形態極其傳神而生動,面部眉眼呈含情眽眽狀,執手相攜,服飾及裙帶線條流暢,可見隨風飄動,輕移步執行進之態。

景物充溢詩意,一樹梧桐掩映欄杆及假山,而樹部以及枝幹、樹葉都以四、五層的鏤空雕刻成,立體感顯明,以虛襯實,相間成章,玲瓏剔透,精美絕倫。 “西廂”香筒圓徑一寸半,長七寸,保藏於20世紀50年代初。成件久遠,歷代藏者手摸把玩,已經圓潤光滑,色呈古銅,保藏時雖蓋底已經失,然至今細部無涓滴損傷。

為探討此件竹刻作品的成件歲月、藝術作風及作者(因無竹刻家“落款”),五年前我曾經訪竹刻歷史勝地上海之嘉定,往當地博物館,承該館的竹刻鑽研所王威先生(系當代有名中年竹刻家、中國民間藝術家協會會員、副高檔館員)觀賞鑽研,他以為:“作風上確定是嘉定竹刻,竹的成色顯明為清朝中葉之物,作品的藝術作風及技巧,近於明末有名竹刻家朱三松的流派。刻工之細密程度,優於嘉定博物館所藏五六件同類藏品,還可見此件之成,已經不賴粉本(畫稿),用刀如用筆,以寸鐵寫之,胸中自成丘壑,珍品也!

標籤: 竹雕藝術

朽蝕飽水竹簡的脫水維護

朽蝕飽水竹簡的脫水維護

1994年春,上海博物館接受了一批飽水竹簡的脫水維護任務,總量有一千多支。完整的簡最長為五十幾厘米,短的有二十幾厘米。這些竹簡軟若麵條,不能整支提起,竹材質地至關疲弱,若稍施外力即會折斷(尤為是竹節部位);還有些是毀壞程度十分嚴重,散成竹絲狀的竹簡。   

此外,有的竹簡還因受擠壓而被扭曲變形,竹簡上少見的硃砂旗標很容易消失。   

這批竹簡的文字字型與已經出土的戰國楚簡文字一致。其內容專家判斷全體都是先秦古籍,有哲學、文學、歷史、政論等等方面的豐碩記載。書篇約有百種。擁有首要鑽研價值。   

總之,竹簡材質處於極差狀況?而竹簡內容又是不可多患上的歷史文獻資料,擁有極為首要鑽研價值。因而,必需盡最大努力想盡一切辦法,及時妥善、完整、長期地保留這份珍貴的遺產。   

充沛鑽研了飽水木器以及竹簡的各種處理法子,抉擇採用真空冷凍乾燥法進行這批竹簡的處理鑽研。真空冷凍乾燥法原理是:水經冷凍成固體,在真空前提下,由固體轉化氣體,解除毛細管表面張力?使物體維持原有形狀。勝利套用亦不乏其例。但其套用於這批嚴重朽蝕飽水竹簡的脫水乾燥處理,還有許多問題需要鑽研。   

這批竹簡的相對於含水率高達百分之八十幾,這麼高含水率的竹簡,不是僅僅解除毛細管表面張力,就能防止細胞壁收縮,細胞腔崩塌,就能達到解決竹簡的脫水定型的目的。   

影響飽水竹簡收縮變形另一首要因素是?乾燥發生的應力與纖維結構所能支撐的機械強度。這麼高含水率說明竹材中的大量成份流失,細胞壁被侵蝕則是更為首要。因而,增強纖維細胞的強度,抵禦乾燥過程中的收縮應力,必需採用填充材料,才能防止其在脫水過程中收縮、變形、開裂。真空冷凍乾燥的預處理是樞紐。填充材料的選取十分首要。置換材料請求能與水相混溶,取代飽水竹簡中的水份;份子量低,份子體積小,粘度低;材料的溶液不僅低濃度且較高濃度的狀況時,呈中性,亦容易浸透入細胞腔,細胞壁中;填充後能有必定的強度;色澤淺淡,使處理後能接近原物本色。   

對於多種填充材料進行了飽水木材的浸透試驗。從處理後的電鏡照片?圖三,四 中看出,一種GX溶液較為理想。未處理前壁厚在1-3微米,處理後壁厚大部份超過5微米,孔壁增厚?內中有較多的填充物,起到了增強纖維結構的作用。   

嚴重朽蝕飽水竹簡要處理勝利?其填充量必需達到必定程度,盡量多地置換出其中的水份?才能維持其形狀的不亂。因而,制備高濃度GX溶液是極其首要的一步。   

用十支竹簡作了試驗性處理?經逐漸增高溶液濃度的浸滲程式?然後在溫度為-20℃?真空度為10-3公厘汞柱的前提下乾燥。採用千分卡與立體顯微鏡配合的法子對於十支殘、短簡進行脫水先後的收縮率的測定,具體結果如下表:   

從測定資料看,乾燥後的竹簡,其收縮率寬度方向在0.7—1.9%。竹簡的色澤近似竹材本色,達到了原先的設想請求。   

對於碎裂成絲狀的竹簡?除了了上述處理的浸滲程式外?還需加入適量的黏合材料?將絲狀收拾成形?再真空冷凍乾燥。經由三年的努力?終於完成為了這批扭曲變形竹簡的校訂?硃砂旗標的保留?一千多支竹簡的脫水定型任務。由此?竹簡可以在自然或者人工光線下供專家們進行排比以及鑽研。儘管脫水定型使竹簡患上到了妥善的維護?但為了更好的保留?還需要採取妥善的維護手腕?採用了把竹簡密封保留在有機玻璃盒中?並充以氮氣。其中之內容不同的十支竹簡,在陳列櫃的燈光照射下陳列了三年(1997-1999),沒有發現變形?也沒有發現肉眼可視的變色;其餘封寄放在庫房的竹簡,也已經8年了,至今沒有找到變化。此批竹簡正由鑽研人員收拾,並陸續以上海博物館館藏戰國楚竹書出版面世,供鑽研人員鑽研。


標籤: 竹雕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