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精工巧極識竹黃

精工巧極識竹黃

在傳統的竹刻藝術中,有一種獨具一格的藝術品種,那就是竹黃器。乾隆時大學士紀曉嵐有詩云:“憑君熨貼平,展出分明看。本自汗青材,裁為幾上器。周旋翰墨間,猶患上近文字。”所描繪的就是竹黃工藝。   

竹黃又稱“貼黃”、“文竹”。此工藝是取竹材內壁之黃色表層翻轉過來施藝,於是又稱“翻黃”或者“反黃”。也有將“貼黃”寫作“貼簧”的,有名文物鑒賞家王世襄先生認為:“竹黃實與竹青相對於而言,以及樂器中能發聲的‘簧’無涉。故應寫作黃。”竹黃與其他竹製工藝不同,它屬兩度加工的藝術,藝匠們將南竹(即毛竹)去節、去青後,留下內壁竹黃,經由煮、曬、壓平後,貼上、鑲嵌在木胎上,製成各種器皿、文具、古玩等,然後磨光,再在上面刻飾各種人物、山水、花鳥,以及金石紋飾,色澤光潤,如同牙雕般的典雅與精緻。取材定型與施工雕刻為竹黃的兩個創作階段,都非常首要,而其他竹刻品種只有施工雕刻一個階段。從這一點講,傳世的竹黃器要比其他竹刻少患上多。   

中國的竹雕刻工藝發端於何時?據考古發現,至少可追溯到先秦時代,在湖北江陵戰國墓中就出土過一件竹卮(酒杯),其蓋以及口沿雙側外凸成耳,底有三足,均為獸蹄,雕刻精細,髹黑漆。但竹雕刻作為一門獨立的藝術門類,則泛起於明朝中葉,它的輝煌是由“嘉定派”與“金陵派”突起而帶來的,前者由朱鶴(號松鄰)、朱纓(號小松)與朱稚征(號三松)祖孫三人創始,而後者則以濮仲謙與李文甫為代表。從此,竹雕刻工藝繽紛競燦,藝人輩出,他們師承前人而不拘泥前人,在不斷立異中為竹雕刻工藝寫下一個又一個新章,例如留青竹刻、薄地陽文、圓雕竹根等,而竹黃工藝就是其中的一朵奇葩。   

竹黃作為一種獨立的竹雕刻藝術,創始於清初,至乾隆時已經較流行,現故宮博物院就珍藏著不少乾隆時代的竹黃器,有的已經成為國寶級的文物。如一件“海棠式貼黃竹雕碟”,該器寬9.4厘米,高1.7厘米,上侈下斂,造型由海棠四出花瓣演變而成,花瓣正中各出瓣尖,內壁八幅與外壁八幅各為一個紋樣,但都稍有美化,給觀賞者造成一種似同似異的感覺,器型規整,秀麗典雅,碟身色近玉,深淡輝映,堪稱竹雕中的精品。另一件“貼黃竹雕提梁卣”,造型仿製商周青銅器中的提梁卣,通高21厘米,大腹細頸,上有穹型蓋,下有圈足,腹部採用“平地深雕”,浮雕變體蕉葉紋,底飾雲雷紋,工藝有相似“剔紅”的效果,顯患上繁縟細密,剛勁娟美,將造型美與裝飾美融為一體,是傳世竹雕中不可多患上的珍品。   

流行於清朝乾、嘉時代的竹黃藝術,主要產地有湖南邵陽、四川江安、福建上杭、浙江黃巖等,其中以福建上杭製作尤精,在清乾隆時代達到高峰,充作貢品。紀曉嵐曾經說:“上杭人以竹黃製器頗工潔”,並題竹黃篋詩二首,本文開頭的即為其中一首。四川江安也是有名的竹黃產地,江安所產楠竹紋路細密、堅韌,竹黃色如牙骨,於是人們賦與它“竹象牙”、“竹牙骨”的雅號。1919年,江安藝人蔡金山的竹黃工藝品參加巴拿馬世界博覽會,榮獲優勝獎,從而名聲大震。據說,竹黃工藝發明於湖南邵陽,首試者是湖南邵陽竹刻巨匠王尚賢的堂弟王尚智。王尚智學藝於王尚賢,按規矩先患上學做臂擱胚料。天天劈竹製胚的王尚智,日久生厭,一天他想試刀,但又不敢在竹子的正面動手,於是只患上在竹內壁的黃皮上刻劃,覺患上尤其有趣。後來王尚智發現內壁竹可壓平而不破碎,更適宜於刻雕,遂創造發明了竹黃刻藝。這是傳說,無法考證。但湖南邵陽的竹黃確鑿頗有名,1840年先後,我國駐英公使饋贈英國的禮品中就有邵陽的竹黃製品。清湖廣總督張之洞也曾經請邵陽藝人李新麟、李勝麟兄弟為其制竹黃扇,作為慈禧生日禮品進奉朝廷。   

除了上述產地外,姑蘇也是竹黃的首要產地。據乾隆《虎丘志》稱:“從嘉定轉徙於山塘,凡筆筒、棋榼、界方、墨床之類,為文房雅玩,多以鐵筆雕刻書畫,有的竹裡為之者,名曰:‘翻黃’”。姑蘇在明清時,是我國的手動業中心之一,又是首要的工藝美術品產地,如刺繡、木作、銅作、玉器、牙雕等均有名,地處嘉定與金陵之間,竹刻藝術的傳入是理所當然之事。竹雕刻藝術的發祥地———嘉定,後來也成為竹黃的產地,據《竹人錄》跋云:“吾刻竹,名播海內,清季道鹹之後,漸尚貼黃,本意浸失。”從上述竹黃產地的介紹中,咱們可以看出,當年竹黃藝術風行的狀況。   

竹黃工藝在竹雕刻藝術中,堪稱是別闢蹊徑,獨具一格,它不同於傳統的圓雕、高浮雕、透雕、陷地深刻等技法。竹黃的技法,主要表現在陰文淺刻上,以突現紋樣的裝飾性。它的地紋,以光地為主,就是剷平磨光,以顯示出竹肌的剔透。此外,也有幾何紋地,常見雷紋、鱗紋、錦紋等。從竹黃的表現技法來看,雖說它有別於傳統,但也源於傳統,尤其是受到清前期吳之璠的“薄地陽文”的影響,此外,在它的表現手法中,也有“留青竹雕”的元素。除了竹雕刻工藝外,竹黃在必定

標籤: 竹雕藝術

罕見的「竹片微型算碟」

罕見的「竹片微型算碟」

珠算碟簡稱算碟,是我國祖先創造發明的一種簡便的計算工具。製作算碟的材料多種多樣,最常見的為木料,算碟的框架、珠子均用各種木材製作,其次為膠木、塑料、果核等,高級的算碟則用金、銀、象牙、陶瓷製作。而浙江省嵊州市保藏協會會長趙樟華卻珍藏著一把用竹片製作的微型多功能算碟,這在算碟世界中是極其罕見的。   

這是一把串檔微型算碟,雕刻在一條竹片上。竹片全長49厘米,是一條多功能的實用工藝品,前端為“不求人”抓癢器,後端為一微型抽斗,內放一根竹製挖耳,中間為一把微型算碟,長12.6厘米,寬2.6厘米,計15檔,每一檔7顆算珠,上二珠,下五珠,算珠直徑0.5厘米,均用竹片雕琢,能夠上下搬移,使用起來利便自如。   

據有關文字記載,串檔算碟發源於宋朝,此一多功能竹製雕琢串檔算碟當為清乾隆年間的用物,估量為民間巧手藝人為富商巨賈人家所制。此竹片算碟雖閱歷了數百年,至今仍不蛀不霉,完整無缺,這在竹製工藝品中不僅實為稀奇,而且彌足珍貴。

標籤: 竹雕藝術

留青竹刻之選材、用材

留青竹刻之選材、用材

竹子對於於我國人民的餬口來講,用處是非常廣泛的,尤為是長江以南地區以及竹子產地,大至建築小到器具,幾乎沒有不可以用竹子來製作的。 留青竹刻用材,毛竹為佳,取材標準請求:竹質堅實、竹面平整、淨無黑點、節稀桿直,竹肌紋理細緻,竹筠看不出立紋的是主要前提,是最佳的留青竹刻素材,可稱為玉竹。清初封毓秀的竹刻詩裡說“取材出幽篁體,搜掘同參苓”。人所共知,人參茯苓是最不易攫取的,從這詩裡也就說明了獲得優良的留青竹刻材料是不易的。

選好上等的竹材,首先必需懂患上鑒別毛竹的生終年齡,這主要是從竹子的表面彩色上來區別的。初生的毛竹,桿上呈現油綠色,並有細密軟毛。第二年桿上細毛脫落,桿為青綠色,每一個竹節下顯出一道銀白色粉環。第三年表皮變為黃綠色,節下粉環變為灰黑色並逐步消失。第四年之後,桿上漸生灰白粉末,表皮逐步變黃,到七年以上表皮就變為老黃色。因而,識別竹齡也是首要一環,嫩者質地未堅,疏鬆不宜用,且雕刻後易變形。

老者紋理粗拙,不耐精雕,故採用三至五年之竹為上。 刻竹當思用竹,真如玉雕工藝之巧色。留青之刻是竹筠之為我所用,刻制一件完美的留青竹刻作品與選用優質上等毛竹親密關聯。那末,巧用竹材進行雕刻,這將更是難患上。明清人圓雕羅漢老僧,應用竹材斷面絲紋點點簇聚,籍以狀頭頂之發痕,巧如天設。一次,偶爾發現一塊竹片,有一蟲傷黑點,觸景情生,我將此自然傷斑,刻制梅花“橫台屏”時,傷斑不用動刀,而用於節疤,即成天然樹穴,製成妙趣。

前幾年入山采竹時,發現有一枝竹在林生長中,經暴風搖曳。竹與竹互相擊傷,日積月累,磨擦部位創痕起伏而發黑,此材作留青刻,一般是不能入選的。

但人棄我取,我將借其傷疤作心石,刻成作品橫台屏“獨賞秋趣”;另一件將其用於梅花枝桿,並配製紅木鑲嵌成“腰圓筆筒”;宛如筆墨染成,斑疤天生,皺紋起伏,似乎為我而設,是天然水墨與人工鐫鏤之合作畫也。豈非“文章本天成,秒手偶患上之”。因而,因材施藝,變廢為寶,凡事尤當多思考,只要處理患上當,卻能點鐵成金。

標籤: 竹雕藝術

中國的竹製品的藝術魅力

中國的竹製品的藝術魅力

中國的竹製品先秦以前就已經泛起,均以日用品以及出產工具為主。作為藝術品的泛起,是在唐之後,能考證的是一種叫“尺八”的樂器,現藏於日本正倉院,唐朝流傳於日本,花紋為仕女、樹木、花草、飛禽、蝶蟲,是典型的唐朝作風。相反,在中國卻只能從宋人郭若虛的《丹青見聞志》中看到對於唐朝竹製品的介紹。

而從銀川西夏陵區八號陵室出土的竹彫殘片,雕有人物、庭院、假山、花樹等,年代上卻已是南宋的產品。因竹易蛀易朽,不易保留,當今發現保留的大可能是明之後的,尤為作為竹雕藝術品存世的,當為明清兩代。主要流派也為兩大派,即“嘉定派”以及“金陵派”,嘉定派以朱松齡為代表的朱氏三代人(第二代的朱纓,號小松;第三代的朱稚征,號三松),精於鏤雕,深淺可五六層,後又創留青等技法。金陵派以李耀、濮澄為代表,不事精雕,而求自然雅趣,經手稍作打磨即成大器。

尤之後人張 希黃以留青之多少深淺來反映色采層次。直至晚清,竹雕藝術日漸虛弱。雖在竹子產地浙江一帶發生了不少大家,其地位以及影響終不能以及上述兩大流派相提並論。   

竹雕藝術昌盛於明清,主要是文人的追捧,稱竹為君,取其高風亮節,寧折不彎為自喻清高,一日之見,可消百憂。文人居竹、畫竹、寫竹、玩竹,終年廝守,為文房雅玩不可或者缺的品種。明清以來的精品很難覓見,但一般竹雕製品稍加留心仍是常可見到的,價格也非天價。   

竹製藝術品作為雜件被人從新認識後,竹刻藝術這一傳統工藝也越來越被人們正視。   

現代竹刻巨匠徐素白(名曉鍾),終身從事竹刻技藝的鑽研,生前以及唐雲、江寒汀、程十發、白焦、馮超然等頻繁合作。竹刻表現為書畫,書畫融於竹刻,創作了一件件藝術精品。在他的刻刀下,竹子如同宣紙,把中國書畫的筆墨韻味表現患上惟妙惟肖,尤為在留青竹刻上,突破前人以進刀深淺表現層次性以及立體感的傳統手法,而代之以陰陽並蓄的刀法虛實相間,發生一種特殊的視覺效果。   

作為徐素白的二代傳人,次子徐秉言,幾十年來寒窗、瘦竹、苦刀,潛心研學父親的竹刻技藝,傳承上已經將其父的表現手法熔為一爐,如出一刀,而且在表現作品的寫意手法上,應用臥刀飛劈,獨闢寫意氣韻,並且在材質的應用上,擴散到紅木以及紫檀木上,被譽為武進竹刻的徐氏代表人物。筆者有幸經好友湯兆基介紹,多年前在一次工藝美術品博覽會上與秉言相識,談來投緣,意趣相逼,秉言兄囑湯兆基繪梅題款,由他精心操刀,千枝交錯,梅綻數朵,花蕊花瓣,層次分明。

數年下來,竹面泛紅,枝梅凸現,似有暗香撲鼻,“香中別有韻,清極不知寒”。湯兆基的題字屬豪爽一體,與畫面氣韻交匯。每一每一閒坐下來,或者閒聊,或者獨思,手不離斗竹斗梅,呵之以氣息,撫之以汗脂,包漿漸生,光澤以及潤,火氣減退,而人之心境由浮躁轉為清靜,真堪稱“一日見竹,百日無憂”呵!

標籤: 竹雕藝術

仿古竹雕

仿古竹雕

乾隆帝癖好古器,於是各種質地的仿古器皿接踵製作出來。在此期間,以竹根為材的仿古青銅器器皿以及以金石碑體為主的書法、銘文,也在竹器皿上呈現。除了了有藝術創作的雕刻家以及文士雕刻家以外,還有眾多熟練的工匠從事出產。

那些仿古竹壺、竹鹵、竹瓶、竹鼎、高浮雕山水人物筆筒、立體人物雕刻等,均也一反前人渾樸樸實的作風,而專以新奇為主,越刻越奇,越奇越精,巧妙之處勝過了前代。

有一件出自清宮造辦處工匠之手的竹根雕刻的“提梁鹵”。作者借鑒青銅器紋樣加以演變,扭轉為合適竹刻的紋飾,將造型美與裝飾美融為一體。工細之處主要在於“平地深刻”的技法,而且所制的提梁是用直竹坳曲而成的,但卻涓滴沒有與器身黏合的痕跡,做工細緻,巧奪天工,獲得了極好的藝術效果。

竹刻自乾隆、嘉慶之後,作風從繁給多姿變為平淺單一,摟空雕法與圓雕技法再也不被普遍使用。儘管當時仍有蔡時敏做立體圓雕,莊授綸做透雕,高浮雕也時有泛起或者被仿製,但都已經慢慢被風行的淺浮雕以及陽文平刻所接替,再也不強調造型以及立體感。因為這種法子簡單,更能直接在筆筒的平面上作畫。

竹刻的圖案及題材大部份是直接取自名家的畫稿,有的雕刻家直接與畫家配合,泛起了不是名畫家的畫稿不刻,或是不是名刻家雕刻不畫的現象。在竹刻上為了以刀痕表現出書畫的筆情墨意,他們一般多採用陽文雕刻技法,摹刻的書畫達到了令人一望便知為某家筆法的境界。

標籤: 竹雕藝術

希黃留青 風華絕代

希黃留青 風華絕代

這是一件明朝張希黃的《野渡橫舟圖》竹刻留青臂擱,是他流傳至今屈指可數的竹刻留青佳作之一。

臂擱用一塊竹片雕成?熏呈覆瓦式。長23厘米,寬5.5厘米。作者採用留青技法,依據唐朝詩人韋應物 “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 的詩句,雕刻成為了一幅景色幽美的山水丹青。

畫面遠處重岡迭嶺,更有平台峭壁,梵寺禪塔,江水曲帶縈迴,穿插此間。中景一條小橋橫跨,樹木交翠掩映。對於岸有小閣樓一座,臨流而築。近景斜坡多石,古柳垂枝婆娑,野水空無人渡,橫舟逍遙凌波。作品右上方空白處落款:壬寅冬日希黃制 刻鈐希黃白文方印。

整個作品用竹的表皮雕作書畫,將所有空白竹皮剔除了,以中間的竹膚為地淺刻紋飾,借竹筠、竹肌質地呈色的懸殊來表現物象,刻工精緻,運刀流暢,線條纖巧。這件作品堪稱精美絕倫,彌足珍貴。 鑒賞竹雕,如同觀賞畫軸,沉浸其中,也能馳目騁懷,縱逸千里。

標籤: 竹雕藝術

明清竹雕藝術

明清竹雕藝術

竹雕藝術品,在中國工藝品五顏六色的花園裡,是一朵奇葩。總體來講,它的歷史很短。十七世紀初(明朝),亦即明朝下半葉,曾經發生許多名家。因為藝術作風的不同,而形成不同地區的特色。有名的有嘉定派以及金陵派。 在文人學者的推進下,竹雕藝術漸由實用性轉為偏重藝術性。跟著其他藝術的發展,竹雕在明末清初日驅風行,而且更成為十七世紀末至十八世紀(清朝)初清朝藝術復興的一部份。當時,宮庭藝術以及傳統的文人藝術是有界線的。

明清陶瓷工藝可屬宮庭藝術的例子,該工藝跟著皇權與朝代而扭轉;然而傳統的文人藝術則沒能獨立發展,不會隨皇權的轉移而盛衰。對於藝術采保守態度的清朝統治者儘管接受了竹雕,但清廷的好惡,對於竹雕的影響並不如陶瓷般直接以及深刻。竹雕從清至近代都有至關的發展,其黃金時代在十七及十八世紀初。 正如犀角同樣,竹雕在通常資料甚豐的明清習俗畫中亦付闕如,然而木版印刷卻提供得多與竹雕有關的鑽研資料。

在十七世紀以及十八世紀早期,木刻版畫對於一般小工藝的內容都有著深切的影響,對於竹雕尤為顯明。有些竹雕的構圖以版畫為底本,如台北故宮博物院所藏,由朱稚征雕刻的《窺簡》筆筒所採用的題材與構圖,是直接從陳洪授的版畫模寫而來。當時版畫的套用非常廣泛,主要用作書籍的插畫以及酒牌。

依據竹材的套用,竹雕可分為兩種,即莖雕與根雕。用竹莖雕刻的,多取莖節下列六寸及以上一寸的部份將之分段割出,以便製造需要堅硬底部的筆筒及其他圓筒形器物。凡需底部的,則可把竹竿兩節間的圓筒形的部份截割下來刻制,然後一端鑲以木、象牙或者獸角製成的底座。

竹製的香筒及牙箋筒等的製作多用此法。至於筆擱則應用竹竿與節間的筆直部份,將之垂直破開而製成。根雕是應用堅實的竹根雕刻,竹根,通常帶有得多瘤節或者捲鬚式的小根等。 竹雕家對於竹的選取非常嚴謹,常用作雕竹的品種是毛竹或者楠竹。它堅厚的外皮及細密的紋理結構正適宜具體而微的雕刻,這種竹多產於浙江省的天目山。較罕有的品種是一種擁有近長方形橫切面的方竹,此外還有其他種類,均可作屬竹雕的材料。生長了三至四年的竹是最適宜用作雕刻的,太老或者太嫩的竹,紋理結構沒有那末細密,同時在乾燥時更易於爆裂。

儘管竹的用處非常廣泛,但就藝術雕刻家的作品以及工藝作坊的製品來看,竹刻品種仍屬有限。製品包含大小不等的筆筒、香筒及其他的筒形盛器、筆擱、紙鎮、小盒、人物及動物模型、山水小景。其他還有像如意一類的器物與犀角杯作風相近的杯形器、明清間的文士常用之折扇骨等。間或者亦有較實用的日用品如塵拂柄以及搔違(不求人)等。總體來講,中國竹雕器物仍是以文具為主。 竹雕以及木刻的技巧擁有其不同之處。

竹脆薄的表面以及堅韌的纖維不容許刻者在運刀時犯錯,因為竹的根部奇形怪狀,因而以竹根雕刻,比處理其他物料更需要豐碩的想像力以及群組織力。 栽種了三年的竹已經合適用作雕刻之用。整棵竹連根拔起後,即分截成段,使竹面乾淨,才用紙包裹起來以便搬運。待用的竹,先放在沸水中泡半小時,然後放在室內陰涼一角待其陰乾(這段陰乾的時間需達兩年之久,若竹材是用作扇骨,陰乾的時間可略稍短) 雕刻以前,先用刀將竹子的最外表皮削去,但欲作留青雕刻,則無需削去表皮。 不同派別的藝術家,擅用某種不同的技法,因而,掌握雕竹技巧,對於雕竹的鑒定以及分類均有匡助。

最普通的雕竹技巧包含下列種類:
一毛刻、二淺刻、三深刻、四留青、五淺浮雕、六高浮雕、七透雕、八圓雕。

竹黃雕是泛起較遲的一種竹雕技法,其法是把竹皮削成不同形狀的竹片雕刻花紋,再將之嵌貼在木製(多用黃楊木)的器物上面,得多盒子以及紙鎮都是屬於竹黃製品。 雕刻完成後,可用“木賊”打磨。而近代則多用砂紙。上蠟後,再用布包核桃仁在竹面拭擦磨光。如是竹根雕刻,則多用棕帚將之打磨光滑。 竹雕彩色很難盡述,由淺檸檬黃至深棕色均有。通常年代愈久的竹器彩色也越深,但其中亦有例外,如十七世紀的竹器往往擁有一種灰褐色澤,而“大明”竹器則多帶有暗紅褐的色澤,其中一種最受人喜愛的色澤是帶紅的虎魄。竹器表面有光滑的潤澤,但這種色澤似乎是需要多年不斷摩挲才能獲致,並無必定的成法可循。竹器上用的染料包含有染竹莖雕刻用的硝酸及染竹根用的蘇木染料(用蘇木煎水)。

見的版畫題材,常可在竹雕中找到。因為不受朝廷好惡的支配,竹雕以及版畫的裝飾作風,正如當時一般民窯磁器,以清雅隨便為主,沒有規定的格式。明代是小說風行的時代,版畫內容得多彩自小說,亦有采自戲曲如西廂記、歷史人物業績如竹林七賢以及赤壁游等。此外羅漢、高士及傳 說中的英雄俠女等都是常用的人物題材。至於景色的題材與內容,常見的有前景人物,掩映在流動的雲煙間的月亮,矗峭斷裂的石壁,山間的瀑布以及錐形的山峰等。園林景色中常見的有芭蕉、石山、古裝女郎、台閣、雕欄、梧桐、荷塘與鴛鴦等,而屏風則是常見的室內陳設。其實版畫家所描寫的均是當時的江南景色而雕刻家則取材於版畫而從事雕竹工作。 花鳥、竹石以及松鶴等形象常以類同的作風泛起於此時代的版畫、陶瓷以及竹雕之上。其他的裝飾藝術也同樣受到上述版畫的影響,此間關係之親密及影響之深遠雖

標籤: 竹雕藝術

竹上戲鴛鴦 筆筒生雅趣

竹上戲鴛鴦 筆筒生雅趣

竹雕是我國民間的一門特有的手動藝術,發源甚早。至明清時已經走向成熟,泛起了不同地功能變數的多種流派作風,傳世作品頗多,幾乎涵蓋了社會餬口的方方面面,既有日常餬口中的實用之物,也不乏供文人雅士把玩的案頭陳設品。而竹雕筆筒因為能集實用與雅玩於一體,尤為受到書畫家、文人學者的推崇喜愛,視為文房珍品。

此件筆筒高20厘米,直徑11厘米。從其製作作風、技法以及古舊程度推斷,應為清朝中晚期的作品,畫面內容為鴛鴦戲蓮圖。作者採用深、淺浮雕的手法,不求細膩真切,但構思巧妙,用刀斗膽,僅寥寥數刀,就將一幅夏日荷塘的全景圖濃縮於不足盈尺的畫面之中:靜謐的池塘,旁生著幾叢蘆葦小草,水面上漂著浮萍,一簇簇茂密的荷葉,伴著盛開的蓮花,亭亭玉立,出污泥而不染;一對於對於鴛鴦正漫遊於蓮底嬉戲,蕩起一陣陣漣漪……此情此景,意境幽美,觀之如同一幅涵蓄、雋永的水墨寫意畫。

此件筆筒的畫面題材取明清文人熱中表現的祥和、嫻靜之詩境氛圍,以傳統的構圖形式,輔以簡煉的線刻,看似粗豪清淡,但大巧若拙,寫意傳神,給人以古韻、淡雅的視覺享受,凸顯出一種純樸、簡約的美。儘管作品未署款識,不知作者為什麼許人也,但從其立意之文雅、雕琢手法之精到、老練來看,估量亦不會是一般俗手可為。

標籤: 竹雕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