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竹雕筆筒上的詩酒盛會

竹雕筆筒上的詩酒盛會

東晉永以及九年(353年)農曆三月初三,大書法家王羲之等人按當時的習俗,在會稽(今浙江紹興)郊外的蘭亭苑溪水邊,舉辦了消災除了凶的“修禊”流動後,又舉辦了盛況空前的“曲水流觴”詩酒大會。據《蘭亭集·序》記載,這次聚首“群賢畢至,少長咸集”共42人。其中有許多詩人、社會紳士,如謝安、孫綽、叔仁、遁之、王羲之及其親屬凝之、徽之、操之、獻之等。 清朝竹雕筆筒《蘭亭雅集——“曲水流觴”》表現了這次盛會的巨集大場面以及生動情景。

在彎曲的溪流旁,寬廣的山坡上,分坐著文人雅士30餘人;蘭亭中有主持人在發號施令;溪流上游,有侍從將斟滿酒的“觴”放入水中,順流而下;“觴”在誰的面前打轉或者停留,誰就患上喝酒賦詩,作不出詩的,還須罰酒三“觥”,畫面上有人正在將“觴”漂入水中;有人正在將“觴”從水中托起;有人雙手捧“觴”在思考;有人單手扶“觴”正在吟詩;有人低聲密語在議論……好一派喝酒賽詩的熱鬧場面。此外,遠處柳樹下,一老者拄杖而立;松樹旁,兩老者親切交談;竹林內一老二童相攜而行;近處松樹下,一老者倚松側望;竹林中一老者袖手旁觀……。

該筆筒為傳世品,淺三足,圓口略扁,高23厘米,口徑18厘米至20厘米。筆筒的作者採用從空中俯視的“高遠法”構圖,採用淺雕、深雕、鏤雕等多種手法,不僅營造了高山流水、茂林修竹、山巖亭台等特定環境,而且雕造了神態各異的,參預這次盛會的全體人物。竹雕藝人以高超的技藝,不僅將松、竹、柳、桐等樹木刻劃患上“鞭辟入裡”,而且將高不盈寸的42個人物雕刻患上眉目畢現、栩栩如生。

區區一截毛竹,在“運刀如運筆”的竹雕藝人手中,竟能化作一幅立體的歷史畫卷,生動地再現了蘭亭雅集中“曲水流觴”的空前盛況,使人拍案叫絕。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筆筒的養護

竹雕筆筒的養護

新收的筆筒最佳不要用水洗。老筆筒在鄉下的老房子裡一傳就是幾代人,其表面的包漿以及白皮物資,是經受多年的自然因素、溫濕度、特定的房屋前提,由竹肌內生出的霉化物,一旦年久,這種霉化物的變化達到極限,就會堅實地附著在筆筒竹肌表面,對於筆筒有很好的維護作用。筆者試驗證明:經由在濕度25℃至 35℃,相對於溫度在20%至25%,不通風的前提下察看,用水洗過的生霉長毛、開裂且易回潮,而用大小禿頭排筆清理後,未經水洗的筆筒,既不生霉,也不開裂。此外,年代久遠民間傳世的竹雕筆筒,其附著物已經生根,要清洗掉必需加適量的肥皂水,這樣很傷老包漿,而棗紅色的老包漿既是歷史歲月的見證,又有很好的手感以及美感,洗過的筆筒儘管上核桃油,依然顯患上乾澀。但經清洗後上核桃油的筆筒,不易生蟲。是否需要水洗,應視具體雕件而定。對於必需要清洗的,清洗時盡量不要損傷竹肌。   

要用帶殼的核桃搾私人維護油,不要用炒過的核桃仁搾油。帶殼核桃搾出的油沉積物少,且含有必定水份,不燥,故不傷筆筒。熟核桃仁搾的油燥氣大,抹上晾乾後,筆筒易開裂。因老筆筒的大多數主人歷代均有頤養,上油時只需用食指輕沾一點,以指尖膚面有油為度,將油抹在另一掌手,兩手搓勻後,雙手持筆筒把玩,便可達到養護目的。油不可多,多了易回潮。   

此外,切忌用各種刀具修刮筆筒上的附著物,這對於雕件的原貌以及品相都有影響。筆者從雜誌的圖片上,就看到有的雕件用刀修刮過的痕跡,看上去儘管乾淨,它已經再也不是作品的原有作風。不要塗抹任何油漆以及化學色料。專業書上雖有上漆一說,其利弊應該推敲。老雕件自身有沉積多年的頤養油以及把玩的汗沁,上漆後很難干,儘管確保雕件不開裂,但這樣做也就不會形成竹子由自然色變發生的美感。   

有前提的保藏者,可將藏品放在玻璃罩內密封保管。如無恆溫措施,為防止玻璃發生的高溫致使雕件開裂,平時可丟一個紙坨在筆筒內,它有調節濕度的作用。也可以放一兩把木柄鬃刷,毛向上,它可以披髮筆筒內的熱量。木製把柄有吸潮散熱的作用,連陰雨天必定要掏出。另一方面,因為長期密封,一旦接觸空氣或者風吹,就易造成開裂。採用此種法子保管,能確保恆濕,並按期把玩幾天。   

最佳製作私人的木質內格子櫃保管。私人保管櫃氣溫在20℃至35℃,相對於濕度在35%至40%時,下部放磁器或者其他物品,離地1米放竹雕件。如氣溫過燥過高,可在室內放缽水,或者放幾本書於櫃內。如保藏者住樓上,夏季過於乾燥時,可放半杯水在格子上,但雕件與水杯要維持必定距離,要時常檢查,不必時及時掏出。也可採用放舊報紙的法子,但報紙的回潮力較強,不宜多。並且要時常把玩以及檢查,尤其是每一年六七月梅雨季節要常看,發現長毛,及時用鬃刷肅清。

標籤: 竹雕藝術

刀筆寫七賢

刀筆寫七賢

該竹雕筆筒為傳世之作,圓口平底,高14厘米,口徑12厘米,深褐色包漿。筆筒由作者以“匠心獨運”的構思,“游刃有餘”的刀技,雕鑿了茂林修竹、青磚茅屋、亭台樓閣、假山庭院等“世外桃源”般的幽美環境;雕刻了“舉杯豪飲”、“卷書凝思”、“憑欄遠眺”、“閒步賞竹”等神態各異的7位名賢高士以及4位仕女侍從。

生動表現了三國魏晉時代,以“竹林七賢”為代表的風流名士,不滿暴政、不拘禮法、崇尚玄學,常聚於山陽(今河南修武)竹林中,縱酒高談的歷史故事。 該竹雕筆筒構圖嚴謹、構思巧妙。其刀法犀利,淺刻、深雕、鏤雕無一不精,陷地深刻達竹內五六層,尤為是竹雕藝人對於松、竹、桐等洗煉、寫實的鏤雕;對於高不盈寸人物“眉須畢現”的“微雕”;對於在薄如紙張的竹筒內壁上、網眼般窗孔的透雕,更達到使人歎為觀止的境地。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投資須把好三關

竹雕投資須把好三關

近些年來,竹雕藝術品市場活躍,保藏以及投資趨熱,價格也呈上升之勢。尤為是名家刻制的作品,更為受到追捧。   因為竹雕藝術品擁有較高的觀賞價值、保藏價值以及投資價值,因而,在前幾年的古玩拍賣市場上,都有不俗的表現。以北京的翰海為例,1996年11月16日,拍賣了一件高14.8厘米的清初期的帶座竹根雕三足香爐,估價4.6萬元,最後以5.28萬元成交;2001年7月2日,又拍賣了一件高20厘米的清中期的竹雕松下高士香熏,估價2.3萬元,最後以2.2萬元成交。由此可見,竹雕藝術品已經受到藏家正視,價格居高不下。   

竹雕藝術品市場前景看好,保藏以及投資要把好三關:   

第一,要把握竹雕的精美程度。不管是甚麼樣的竹雕藝術品,都要能精雕細刻,造形生動,栩栩如生。那些粗製濫造的竹雕,既無保藏價值,又無升值可能,應予摒棄。   

第二,要盡可能採集名家之作。在流傳至今的一些竹雕上,儘管不少沒有留款,現已經無法查明作者,但也有是留下款的。若果這款是竹雕名人的,其保藏價值以及經濟價值都比普通竹雕高。所以,應多採集名家之作。   

第三,要擅長識別真偽。目前,已經發現有的竹雕在製作年代以及製作人等方面作偽,如將新的竹雕塗抹包漿,冒充明、清竹雕;在普通竹雕上仿刻名人的款,冒充名人作品等等。對於此,要細心識別,防止上當受騙,防止造成損失。

標籤: 竹雕藝術

明清竹雕

明清竹雕

我國是世界上最先使用竹製品的國家,所以竹雕在我國由來已經久。竹雕又稱竹刻,是在竹製的器物上雕刻多種裝飾圖案以及文字,或者用竹根雕刻成各種陳設擺件。明清時代,竹雕發展到一個繁榮階段,尤為是其雕刻技藝,十分地精湛,超出了前代。所以,此時代裡的竹雕作品成為今天市場上最受關注的品種。

  竹雕雖是小器,但往往精雕細琢。竹雕光傳統手法就有透雕、浮雕、圓雕等,創作者不僅要有繪畫、書法等功底,還要練就一番嫻熟的刀功手法,對於綜合素養請求極高。尤其是明清時代,名家輩出,作風獨特。因而對於後來的藏家來講,明末至清乾隆期間的竹雕作品最為珍貴。

  1994年春至1996年,蘇富比、佳士患上、朵雲軒、嘉德、翰海等五大拍賣行,在短短的兩年時間內,高價拍賣成交了70件明清竹雕珍品。之後的2000年,佳士患上春天拍賣會上曾經以42.35萬元新台幣,拍出一件明末清初的“竹林七賢”,超越估價兩倍。足見精品明清竹雕價值之高。2004年,北京翰海秋拍推出的明萬曆竹刻花卉筆桿(長22.5cm),上有大明萬曆年制款,雖有小傷,最後成交價達60.5萬元,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明清竹雕中,凡有歷代名家藝人刻款的,更是價超同輩。其中,竹雕筆筒尤為身價不凡,超百萬元成交的往往是這種作品。2002年秋,香港佳士患上拍會推出的清康熙竹雕留青山水人物圖筆筒(高12cm),上有張希黃款,以159萬元成交;中國嘉德2003年秋拍推出的明朱小松“歸去來辭”圖筆筒(高14.6cm),成交價為110萬元;北京翰海2004年秋拍推出的清乾隆竹雕松樹人物筆筒(高16cm),上有乾隆丙寅孟夏芷巖制款,成交價為132萬元;香港蘇富比2004年秋拍推出的清初竹雕高士登山圖“蜀道難”題詩筆筒(高13cm),上有促謙款,成交價達166萬元。同時推出的清十八世紀竹雕瀑布圖筆筒(高14cm),上有周芷巖制款,成交價155萬元。

  當然,現代名家的作品也身價不菲。上海信仁2004年秋拍推出的現代徐秉方留青竹刻遠小松壑圖插屏,最後成交價達31.9萬元。同時推出的徐秉方留青竹刻五荷圖插屏(高21.2cm)、留青竹刻柳蔭八哥圖臂擱(長34cm),成交價分別達到24.7萬元以及17萬元。在中國嘉德2003年秋拍中,徐素白刻江寒汀畫月季草蟲筆筒,成交價為9.68萬元;范遙青刻竹林雉雞圖臂擱,成交價15.4萬元。

標籤: 竹雕藝術

翻簧竹雕

翻簧竹雕

翻簧竹雕翻簧竹雕是我國竹刻工藝品中的一個主要品種,也叫“貼簧”、“竹簧”、“反簧”。其工藝將毛竹鋸成竹筒,去節去青,留下一層竹簧,經煮曬、壓平,膠合或者鑲嵌在木胎、竹片上,然後磨光,在上面雕刻紋樣,以陰線淺刻為主,也有薄浮雕。浙江的翻簧竹雕俗稱為翻簧竹刻,主要產於黃巖。 黃巖翻簧竹刻的發源約始於清同治年間,從現有資料查考,是浙江翻簧竹刻最先製作產地,由民間竹刻藝人陳堯臣所創。黃巖西鄉盛產竹子,鄉村從事竹、木製品藝人甚多。

清朝同治年間,東山蔡陽村一名技藝高超的竹篾師傅製作竹籃、竹碟、竹盒尤其精妙,產品出售以前都先送到陳堯臣的作坊,請他在竹製品上雕刻圖案,從而售價大增。陳堯臣從中受啟迪,便以及那位師傅合作,將竹簧從毛竹中劈出掏出來,製成手掌形的掌扇,上雕以人物山水,並將掌扇稱為“雅扇”,以示與蒲扇、紙扇、芭蕉扇不同,一時銷路頗好。

同時,陳堯臣兼作竹刻對於聯生意,很受歡迎。當時黃巖知縣孫熹書法不錯,兼有大書家趙之謙為幕僚,求者若雲,孫應接不暇之際,常令趙為之代筆,孫熹見陳堯臣雕技甚高,便延請至衙內雕刻竹對於聯,每一日付給120大鈿。這種對於聯文雅古樸,很受人喜愛。當年趙之謙書寫、陳堯臣雕刻的書法竹對於聯至今尚能在黃巖見到。當時,黃巖城關接踵泛起了兩家翻簧竹刻店,一家是陳堯臣父子經營的師竹館,另一家店號為鄭益昌。

1929年,黃巖翻簧竹刻對於聯在杭州西湖博覽會上獲銀質獎。1933年,在南京全國工藝品展覽中獲尤其獎。後翻簧銷路不旺,師竹館勉強維持,鄭益昌幾經波折後倒閉。至40年代末,黃巖翻簧竹刻藝人不到10人。 建國後,在政府的扶持下,翻簧竹刻的出產患上到了還原,之後有了很大發展。 1964年5月初夏,久慕黃巖翻簧名聲郭沫若先生,來到黃巖給予它很高評價“翻簧竹雕能採用國畫藝術手法,把繪畫技巧與雕刻刀法熔為一爐,有畫、有題款、有圖章,形成一幅幅擁有詩情畫意的工藝品,真不愧為‘浙江三大雕刻’之一”。並保藏已經故老藝人陳方俊先生依據唐寅作品雕刻的《秋風紈扇圖》掌扇一把,後珍藏於上海博物館。同年,中央播送電視台(中央電視台前身)專程來黃巖拍攝翻簧竹雕出產工藝的全過程,向全國播放。

七十年代末,因為西方工藝品的俏然興起,遂致使東方工藝品(翻簧竹雕等)的逐漸敗落。 1998年黃巖翻簧產品在黃巖區政府扶持下,出產患上到還原並有了較大發展。在浙江省工藝美術巨匠羅啟松的努力下,奏響了一曲曲凱歌。

1999年翻簧產品榮獲“浙江中國民間美術作品博覽會”金獎,2005年榮獲“第六屆中國工藝美術巨匠暨中國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金獎,2000年、2001年、2002年以及2003年分別榮獲第一屆、第二屆、第三屆、第四屆全國杭州西湖博覽會銀獎。在博覽會上受到喬石等有關領導的讚譽。《浙江日報》、浙江電視台、台州電視台等媒體接踵作了鼓吹、報道。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的發展歷程

竹雕的發展歷程

竹雕的發源 我國的竹雕藝術積厚流光,咱們的學術、考古界一直認為,遠在文房四寶發明以前,先民們已經經學會用刀在柱子上刻字記事。這種最原始的竹雕,應該先於甲骨文。因為,甲骨文已經經具備書法藝術的三個要素,而所謂竹刻記事,最初刻的僅僅是符號。遠古時代,我國中原、北方地區不生長竹子,所以用獸骨來刻寫,南方盛產竹,就將符號或者文字刻在竹上了。然而竹筒很難保留,比不上獸骨。所以,經由漫長的歲月,咱們今天還有幸看到殷商時代的甲骨文遺物,卻很難再見當時的竹雕作品了。但依據古代文獻上的記載,中國竹雕藝術的源頭,早在商代以前就已經泛起,這是無庸置疑的。

此外,我國在遠古時代就已經經開始用竹製造出產以及餬口器具。出於愛美的秉性,在竹製品上施加裝飾,與雕花的玉、石、骨、木器原無懸殊。因而若在原始社會遺跡中發現有雕飾的竹器,不足為奇。惟竹材易壞,很難保留至今。 先秦的竹雕 作為一種正式的作品,竹雕在西周時已經經形成。據漢朝戴聖《禮儀·玉藻》記載,西周君臣朝會時手中所持的芴(又稱手板),有的就是竹片製成的,“凡是有指畫於君前,用芴。造受命於君前,則書於芴”。

只是官位不同,芴的材質也不同,“天子以球玉,諸侯以象(牙),大夫以魚須文竹、士竹、木象可也”。士大夫所持芴,均系竹製狹長板子,這種芴,上面還都刻有一些紋飾,儘管還談不上是一種工藝品,但畢竟反映了先秦時代人們已經經正視對於竹子的使用,並能削制或者琢刻出一些簡單的成品。與芴幾乎同時泛起的還有竹簡。在考古挖掘中,這種用語記載文字的竹簡多有發現,如《孫子兵法》、記載醫藥處方的竹簡等。

除了此以外,竹扇、竹製筆桿、竹製槍桿、竹籃、竹蓆、竹盒等等,也應有盡有。 戰國時代,漆器風行,漆雕藝術繁榮。漆器的器胎,有至關一部份是用竹片或者積竹製成的,受漆雕藝術的影響,後來竹器自身的製作也萌發了藝術化的傾向。湖北出土的獸蹄式連蓋竹製漆盒,就是這種藝術化傾向的產物,它先用竹雕琢成帶有獸蹄樣的支架的圓盒,然後在髹漆。這件有雕工的竹盒,是今天咱們鑽研竹雕史的珍貴資料。 漢唐的竹雕 漢唐時代的竹雕,目前見到較早的器物,是湖南長沙馬王堆西漢墓出木的雕有龍紋的彩漆竹勺。這件浮雕龍紋髹漆竹勺,全長65厘米,以竹為胎,器表髹黑、紅兩色漆。

勺柄近頂端一段為紅色,浮雕一條烏黑的龍,形象生動古樸。 及至晉代,泛起了竹製的筆筒。據古書記載,東晉大書法家王獻之所用的斑竹筆筒就十分精緻。王獻之的這只筆筒,外形酷似鍾——古代用於盛酒的一種圓形壺,竹器表面有斑紋,就像是裘皮,王獻之稱之為“裘鍾”,也是有必定的道理的,但這也反映出當時所制的竹筆筒上,還未普遍泛起人為的雕刻工藝。

南北朝時代,據《南齊書·明僧紹傳》介紹,齊高帝蕭道成曾經將一件用竹根雕成的“如意筍籜蔻”,犒賞給當時的大山人明僧紹。北周文學家庚信《奉報趙王惠酒》詩中,“野驢然樹葉,山杯捧竹根”,也提及用竹根雕制而成的酒杯。說明南北朝時代,已經泛起根雕藝術。 竹器的形象雕刻工藝始於唐朝,其中最有名的是刻有任務花鳥紋的竹製尺八。尺八是一種豎吹的管樂器。因管長一尺八寸擺佈而患上名。

現存日本國正倉院的中國唐朝竹製尺八,長43.6厘米,吹口口徑2.32厘米,三節,遍體紋飾。正面有壓孔5個,違面1個。這件尺八,採用留青刻法,施陰文淺雕,壓孔四處及節上下,均有圖案花紋。管上分佈仕女、樹木、花草、禽蝶等圖像,刻劃極其精緻,擁有唐朝作風。 另據郭若虛《丹青見聞志》記載,唐時德州刺史王倚家有一支毛筆,竹製的筆管“稍粗於常用筆管,兩頭各出半寸,中間刻軍行一輔,人馬毛髮、亭台雲水,無不精絕;每一一事刻《參軍行》詩兩句,如‘庭前琪樹已經堪攀,塞外徵人殊未還’是也,似非人功,其畫跡若粉描,向明方可辯之,雲用鼠牙雕刻,故崔鋌郎文集中有‘王氏筆管記’,體類韓退之記畫”。 由此咱們可以看出,漢唐時代的竹雕,在整個竹雕史上,還處於藝術初創階段,它的特色是注意外在的造型,因而,根雕在那個時候發生,但器表紋飾的雕刻,基本上仍是單一的表現手法——線刻。

宋元的竹雕 趙汝珍《古玩指南》中說:“竹雕者,刻竹也。其作品與書畫同,無非以刀代筆,以竹為紙耳。書畫之難人所共知,今乃易以刀、竹,其難當更逾書畫也!按,古人削簡為書,治竹久為國人所長,刻竹為文物,也許古時亦有行之者,只以治之未精,為者無名,是以往昔無傳焉!”這段話,主要是講宋朝以前的竹雕情況。

到了宋朝,中國的竹雕泛起了一些重大的變化,主要反映在兩個方面。其一,宋朝是古代歷史上文化最發達的時代,已經經形成一支龐大而又有文化涵養的文人士大夫階層,他們的藝術審美思想與請求,帶動了包含玉雕、竹雕在內的整個雕刻工藝領功能變數的發展。這時,竹被文人們視為貞潔、樸重的象徵,時常泛起在詩書文學作品中,最有名的如蘇軾的“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詩人田園的“心虛異眾草,節盡愈凡木”就更將竹擬人化了,正因為竹在文人心目中有如斯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的頤養

竹雕的頤養

前人製作至今日少,患上者須櫝以文木,間二三年將桐油細刷一次,即用棉布揩淨,取其潤澤不枯。如遇風日燥烈,不可出玩,防損裂也。其紅色如虎魄者上,鵝油色者並足可貴,黑為下”摘至《竹人錄》。

由此可見竹刻頤養由久以來亦是一門學問,因竹子有易霉、易裂、易蟲蛀等缺陷,不耐久藏。導至傳世作品甚少,流傳至今傳世竹刻彌足珍貴乃古人精心頤養保藏的結果,所以要玩竹雕保藏竹雕精品必要懂其頤養的首要性以及法子。

竹刻最忌日曬、燥風洗刷,宜陰涼潤以及,手摩把玩,如置博古架、案頭、應避其日光曬射以及工藝射燈,檯燈等燈具近距離照射,若無日夕手摩把玩之閒情,亦可用布套或者收於匣中,患上閒暇時再取把玩,若隨置之、日久必塵蒙垢污,失去潤澤,枯燥乏神,若是開裂或者蟲蛀更為可歎。

竹刻作品完成,必先用冰片、栗殼、中草藥等用文火燉開,真正的精品,至少要燉三天擺佈,讓其吐出竹汁,吸進其它防蟲藥劑。以防其蟲蛀,燉開後,留其水分用紙包好,置於陰氨濕之處,讓其發霉,三天檢視一次,若見其發生黃霉便可,取其洗淨,再用棕刷或者棕老虎更佳,細細的刷磨,生光澤便可,天天堅持,一月擺佈其色澤豐滿潤以及,淡雅可愛古意漸出。

至於竹色日久便由淡黃而金黃,由金黃而紅紫,放任自流漸患上,若要色澤古味,惟能時常用手摩把玩,以手汗膚脂潤澤竹件,則能使其神采煥然,味古色潤,似患上天成也。竹刻的頤養,咱們俗稱“玩竹”玩竹不僅是一門學問,而且是一種涵養,非俗者能患上其中情趣。陳從周先生曾經論及玩竹“每一日摩玩,古意漸出,刻件經數援手摩與藏之被窩之中,色近金黃。凡刻品在於愛之者,正造園與養園也。”董其昌患上竹一件時常把玩稱其“雅樂”竹,它淡雅而嬌貴是凡俗,低粗之人不能懂其神趣,更至玩竹,所以只有懂竹愛竹之文雅之士才患上以保藏神品,不使竹刻神品失於世間

標籤: 竹雕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