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如何鑒別竹刻藝術品

如何鑒別竹刻藝術品

古玩市場從來有魚目混珠的現象,如何識別真偽、品評優劣便成為了藝術品鑒賞以及保藏的焦點,它將直接影響到保藏者的利益及竹刻藝術品市場的健康發展。 年代確定:   

確定一件竹刻的年代,不能只以它的色質、包裝及款識來判斷,而應從竹刻作品所體現出的內容、形式、作風、氣息及用刀技法等多個方面多種因夙來綜合衡量。 價值判斷:   

作品保藏價值的高下應從多方面斟酌。第一是水準,其次是年代、作者的社會影響、作品的數量多少、作品的完整性以及作品所反映的內容、造型形式、個人興致等等。眾多因素綜合考量,方能抉擇一件作品的保藏價值。留青鑒賞:   

從來專業從事留青創作的人數目不多,其作品流傳更少,評論相應也少,即便報刊有零星介紹,也大都是套用書畫方面的語彙。這是不全面的。也給留青喜愛者以及一些商人在判別作品的優劣上帶來必定的局限性。在此簡要提供幾條鑒別參考意見:   

1、當做品展示在面前時,看整個器物造型在視覺上是否持重、大方、精工。   

2、看選材、處理是否講究。這裡要看的是器物表皮色澤是否潔淨、平整,竹肌、竹皮彩色有沒有反差,有反差則優。   

3、看雕刻部份構圖及落款、印章是否合理,這一點可按照書畫標準比照。   

4、看刀口是否爽辣、線條是否挺括、圓轉、流利;有沒有虛實對照,有沒有重點精工,有沒有層次遠近體現;竹肌部份空白處鏟底是否平整,局部密處以及虛處是否特殊處理。   

5、看表現對象是否生動活潑,板滯者為拙品。   

6、看做品有沒有內涵。   

7、看刀法是否靈便多變,並形成一種作風。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藝術品的頤養與保藏

竹雕藝術品的頤養與保藏

中國明清時代的許多竹雕作品,在當時就是供人清玩的,或者置於客廳,或者陳列於書房,既能保藏,也可以用做裝飾。這些古舊竹雕器件,流傳到今天,當然成為一件件藝術珍品。然而,竹雕作品的保藏,有它的特殊性,千萬不能將這些作品封存起來,因為那樣做,會事與願違,最佳的保藏辦法要注意做到下列幾點:

第一,器物表面發生污垢時,不可用肥皂、肥皂粉以及清潔劑之類的化學品洗刷,而應該用柔軟的絨布輕輕地擦拭,持之以恆,做到時常化,這樣可以維持其表面光亮潤澤。若遇陳年積垢,用絨布擦拭難以奏效,不妨汲取適量的紹興黃酒或者桐油作擦拭劑,這樣既肅清頑垢,又起到了維護作用。

第二,竹雕所用的竹子是我國南方地區植物,只有在氣候潮濕、雨量充沛的前提下才能生長。竹雕作品同樣也需要相應的溫度以及濕度,倘若長期置放在乾燥之處,它也會幹裂變形,失去光采。竹雕作品的最佳保留環境應該是:20℃擺佈的氣溫,空氣的相對於濕度約60%。

第三,傳世的明清竹雕作品,古色古香,呈現出棕黃、淺黃、暗紅、棕紅等色澤。保藏者宜時常置於手掌中摩挲把玩,使其更為光潤。摩挲把玩,應以不損傷竹雕自身為前提,做到緩和、細緻、適度。

第四,務必防止堅硬之物磨擦或者碰撞作品。因為這種磨擦或者碰撞,即便極為輕微,也會損傷器物的包裝,甚至在畫面上留下為難的劃痕、傷疤。 第五,根雕或者大型作品,擺放位置若需搬移,應該一手握持其上端,一手托住其底部,輕提輕放;搬運作品,先以綿紙包住,再以棉花裹之,然後裝箱。

標籤: 竹雕藝術

匏器的鑒識及市場分析

匏器的鑒識及市場分析

匏器,又名葫蘆器,是明末泛起的一種特殊工藝品,為明末太監徐九公(一說為梁九公)所創。明謝肇《五雜俎》中說:”葫蘆(器)多有方者,又有崛起成字為一首詩者,蓋生時板夾使然,不足異也。”可見到了1 6世紀,帶各種花紋、文字、詩詞的范制匏器,已經不罕見。清康熙時,匏器進入宮庭,成為皇家御用工藝品。   

現存的匏器什物以及款識,以清康熙時代為早,有杯、碟、碗、壺、盒、瓶、筆筒、鼻煙壺、蟈蟈籠以及樂器等器具。其中康熙年間的匏器以六瓣碗、纏蓮壽字紋盒、八方形筆筒、蒜頭瓶以及四絃琴等物為最精。   

清朝制匏工藝頗受皇家正視,康熙曾經在瀛台的豐澤園內種植葫蘆,並設專人管理。在宮庭的督造下,出產出諸多清朗典雅的模制匏器,其製作工藝精妙,產品種類紛繁。此時代匏器工藝已經臻精緻,品種齊全,式樣新奇,紋飾豐碩。至乾隆年間,這種“樸雅”之器更深患上乾隆的鍾愛,以為可勝金玉,乾隆御制詩中以匏為題材的即有數首。這些宮庭制匏器除了供御前賞玩外,還被作為珍貴的禮品用以犒賞王公貴臣以及饋贈外國佳賓使臣。清朝中期後,宮庭范模匏器漸趨敗落,嘉慶、道光朝的宮庭范匏製作已經遠不及康乾時代之盛。同治、光緒款者零零星星,更難患上見。而勒扎、火畫、壓花、刀刻等制匏工藝在道光中葉之後接踵泛起,這些造型奇異、紋飾幽美的器皿跟著時間的洗拭以及人為的摸撫磨擦,器色日漸深沉,如同蒸栗,瑩澈潤細,愈具賞識魅力。近百年來,不管是宮庭匏器仍是民間匏器,作為一種工藝品沒有再昌盛起來,而是衰亡了。   

匏器製作可分為三大類:
1、本長葫蘆,即通過倒栽、勒脖、夾板、打結等法子,長成形態各異的葫蘆,達到翻、脖、肚、底的理想比例。
2、用成熟後的葫蘆加工成形態各異的器物,如刀刻、針刻葫蘆。
3、是將模具套在生長的嫩葫蘆上、使其長成與模子徹底相同的模樣,有人稱其為”范制葫蘆器”。現介紹一下部份匏器製作的工藝。   

游刃有餘的刀刻葫蘆   

刀刻葫蘆,此工藝在匏器中泛起的較晚,分為山東刀刻單肚葫蘆以及刀刻書畫葫蘆。前者選用無柄葫蘆,先將其染成紅色,然後施刻。花紋均是由線刻、點刻群組成的圖案,刀法流暢,線條飛動,擁有粗豪淳樸的意趣。此種匏器多用作飼養蟈蟈的蟲具、供小孩兒遊戲的玩具等,保藏價值不是太大。刀刻書畫葫蘆一般先由名家在葫蘆上作書畫,然後由葫蘆雕刻家應用淺刻法加以完成,這樣珠聯璧合無疑是葫蘆雕中最具保藏價值的一類。同時,也有一些書畫名家自畫自書自刻,若書、畫、刻俱佳者,更尷尬患上。   

精工細做的針刻葫蘆   

即以針尖在葫蘆上細刻,表現出各種圖案,採用的可能是圓球狀的小型葫蘆,所刻圖案格局性強,細微精緻,可以作為工藝品加以保藏。   

簡繁不同的范制葫蘆   

范制葫蘆,又稱模子葫蘆、范匏,就是以范迫使葫蘆按照人的意願生長成形。范制葫蘆的法子,是將幼小的葫蘆,納入刻有陰文的范模中,跟著葫蘆的長大,逐步填實范模中的空間,待葫蘆木質化後掏出,范模的陰刻圖文便在葫蘆上作陽文顯示出來。然後再經由裁割,塗黑漆裡,鑲象牙、玳瑁等口,即成為巧奪天工的藝術品。   

范制匏器可分為下列幾種:一,夾范,僅以兩片木板將幼葫蘆夾起來,長成後的葫蘆呈扁形,這是最簡易的范制葫蘆。二、素范,范模光素無紋,僅求葫蘆的總體造型的變化,但對於造型的請求非常高,輪廓線條的曲直長短的不同,體現了器物的藝術性的高下。三、花范,范模刻成各種圖文的形態,葫蘆通過花范培育,就可獲取各種人物、花卉、魚蟲、山水圖案以及文字及各種造型的器物。   

范制匏器雕刻精緻,製作精良,極富藝術性。2003年在嘉德秋拍中曾經以63.8萬元拍出一件清模印八仙紋匏瓶,至今仍維持著匏器拍賣的最高記錄。此件匏器范模清晰,紋飾寄意吉利,器型幽美,可以說是不可多患上的匏器藝術品。范模是匏器文化的直接體現,所以雕刻精緻的陽模或者陰模也都擁有極高的保藏價值,有的范模製作名家也是被載入史冊的人物,所以名家製作的范模一直受世人矚目。   

主要用處   

此外,“匏器”的種類按用處來分,可分為實用器以及陳設品兩大類,從各種餬口器皿到文房器具甚至賞玩之物,應有盡有。這些作品精微工巧,反映了當時的時代風尚以及審美取向,是中華民族文化中的珍貴遺產。此外,匏器在擁有實用價值的同時,還擁有獨特的藝術價值。那些經由保藏者長期把玩摩挲的傳世器物,更給人以古樸、凝重的美感。   

康雍乾時代的匏器大多都用在陳設上面,在製作上多不計血本。匏器在製作上,審美請求極高,一般情況下,百隻才能有一隻真正相符匠工的請求,只有這樣才能保證較高的審美性。此時的匏器之所以受到人們的鍾愛,是因為它有多變的造型以及精湛的工藝。經由加工之後的葫蘆,表面可以發生繁複的圖案,而且可以通過扭轉葫蘆的形態,來達到一種巧妙的藝術美感。每一年製成的工藝品數以百計,有碗、盆、瓶、壺、盒、罐、爐等等。   

匏器還可以作日用品,可以裝藥、盛煙以及飼蟲,還可以作單純的觀賞擺件。葫蘆所擁有的特殊質地以及色澤,洋溢著一股清爽自然之氣,給人以古樸、凝重的審美感覺。老熟的葫蘆色黃如金,時間愈久,其色愈重。

標籤: 竹雕藝術

丁二仲的刻竹扇骨

丁二仲的刻竹扇骨

北京張壽江先生的《丁二仲雕刻的竹扇骨》一文,同時見到了隨文附刊的刻竹扇骨圖片。

因為文中在賞介藏品中把刻竹扇骨的包漿(紅黃色)、題材內容(山水圖)、刻法(留青),款識(“丁氏印”、“二仲章”兩印)都作了介紹,再比照附圖,筆者認為這件竹刻扇骨應該是出自丁二仲(尚瘐)手刻。然而,筆者對於張文中在賞介藏品中的有一些述說發生了一些不同的看法,故在此略為說一下,容有不當之處,尚祈識者正之。  

張先生在文中稱:“有關丁二仲雕刻扇骨方面的資料很少,這把扇骨上面只刻有兩個印章,未刻題句文字,給後人多少留下一些猜測。無非,通過這件扇骨,咱們可以窺見丁二仲擁有至關深摯的傳統山水繪畫功力,在創作竹刻扇骨時,做了一次充沛的施展。可以說,這把扇骨是一件擁有高超畫技與精美刻工相結合的佳作。”   

在以上引述中作者認為“因為他(丁二仲)長於繪畫,在扇骨上構圖可以充沛施展這一技巧”,所以這件“看去頗有‘四王’筆意”(引作者語)的山水圖為丁二仲所創作。然而,以筆者“猜測”,該刻竹扇骨上的山水圖並不是為丁二仲原創,而系丁氏的摹刻之作。有此“猜測”的理由是:依據所見附刊的刻竹扇骨圖片,約略可以看出二片扇骨上的山水畫筆均對比規整,近工筆山水(總體作風有似模仿明朝刻竹家張希黃的留青刻樓閣山水),實難與丁二仲的繪畫作風相合。丁氏繪畫,以寫意花卉為多,山水較少。

又其畫筆筆墨恣肆,無所依傍。這與他治印的“破碎一任自然,不事潤飾”(可參見《現代篆刻選輯(五)》有關丁尚瘐的簡介文字及印作)的作風堪相一致。更何況“清朝晚期,竹人自畫自刻者日少。雖如名手,如蔡客莊(照)、袁椒孫(馨),畫稿亦非自作,而有求於畫師矣。”(金紹坊(西 )《刻竹小言》)這從流傳至今的不少近現代刻竹扇骨上的書畫與刻工來看也確鑿如斯。

如:一,先由書畫家在扇骨上作書畫稿,再由刻竹者鐫刻。如敞藏民國刻竹名手譚一民(維德)鐫刻的山水、人物扇骨,畫稿即由姑蘇名畫家蔡銑(震淵)所作(見圖示拓片);二,刻竹者直接摹刻別人的書畫稿,或是摹刻刀布錢幣、鐘鼎文字等圖案。如筆者藏有丁二促留青刻竹扇骨一件,即摹刻刀布錢幣、鐘鼎文字(詳可見2001年9月5日本版,拙撰《丁二仲其人其藝》)。再則,誠如文中所述“這把扇骨上面只刻有兩個印章,未刻題句文字,給後人多少留下一些猜測。”其實它也恰是筆者“猜測”這件刻竹藏品為丁氏摹刻之作的緣故之一。  

至此有必要再說一下有關刻竹扇骨上書畫作者以及刻竹者的名款。書畫家(尤為是知名書畫家)在扇骨上作書畫稿,都會按慣例署上名款(如圖示拓片上的“仿麓台(王原祁)意,壬申(1932年)夏日蔡銑”),而刻竹者有的則將名款隱去,或是在另一片扇骨上作“某某刊”或者“某某刻”(如圖示拓片上的“舒藏掌握,動息絲綸。一民刻”)以明示刻竹出自何人之手。因而,在鑒賞如刻竹、刻銅之類的工藝品時,對於器物上的名款必需作具體的分析以及考辨。不能見了書畫家的名款,便認為該書畫家必定還兼擅刻竹或者刻銅;見了刻竹、刻銅者的名款(包含印章),便認為該器物上的書畫也必定是其創作。  

最後,順便說一下有關丁二仲的名字及其生年。張文中稱:“丁二仲,1868年生,1935年卒,原名尚庚”。其實,丁二仲,名尚瘐。文中將“瘐”誤作為“庚”,諒系作者筆誤,或者為誤植所致。又據多種辭書記載,丁生年應為1865年,而非“1868年生”。以上兩點可參見俞劍華《中國美術家人名辭典》,韓天衡《中國印學年表》,陳玉堂編《近現代人物名號大辭典(續編)》中的關聯詞條。

標籤: 竹雕藝術

淺說竹雕(一)

淺說竹雕(一)

"竹雕,我國是世界上最先使用竹製品的國家,所以竹雕在我國也由來已經久。竹雕也稱竹刻,是在竹製的器物上雕刻多種裝飾圖案以及文字,或者用竹根雕刻成各種陳設擺件。竹雕成為一種藝術,自六朝始,直至唐朝才逐步為人們所識,並受到喜愛。竹雕發展到明清時代大盛,雕刻技藝的 精湛超出了前代,在中國工藝美術 史上標新立異。   

竹木雕源於竹木器,從使用竹木器的史前時代開始,到竹木雕藝術獨立發展並成熟的明清時代,在中國,閱歷了幾千年的漫長歷程。牙角雕,顧名思義,應為各種用獸牙、獸角製作的雕刻品,然而在保藏界,其含意則主要是指象牙以及犀角的雕刻品。象牙以光潔如玉、柔韌細膩的質地深受人們的喜愛,而象牙雕作為一項特種工藝,在中國藝術史上更是佔有十分首要的地位;犀角雕在我國古代各種門類的工藝美術品中,屬於既文雅叉希有的品種,與竹木、金、玉等雕刻器物同為藝林珍賞之品。

標籤: 竹雕藝術

如何判別古竹雕的真偽

  古代藝術作品向來都有得多假貨仿冒,竹雕作品也不例外。那末,如何才能判別古竹雕的真偽呢?  

一、複製後做舊 
咱們曉得,書畫作品的複製主要是通過臨,摹、仿來完成的;倘若大批量複製,那就採取木刻水印的辦法。竹雕作品的複製,則是先 在造假過程中,摹刻出來的器物還只是半成品,接下來還要染色,做舊一般來講,器物染色後,進行打磨、拋光,作品就算完成為了。但這是新作品。倘若要做成假古董,冒充明清竹雕,還患上做舊,即:將新作品浸泡在含稀釋醋酸溶液的沸水中,悶煮一小時擺佈。然後放在陰涼處晾乾,再採取溫烘的速成辦法使之乾燥,然後上蠟、拋光、揩淨,再時常用手摩挲,直至器表泛起包裝樣的光澤。  

二、舊作改款 
民間流傳的古舊竹雕,還有一些是清末民初的仿名家流派作品,刀工、畫面、造型都還不錯。作偽者為牟取高額錢財,就將仿品上“×××或者“×××仿的字樣填平,不留痕跡。倘若仿品上,原來就有仿名家題款,那更是求之不患了。

三、臆造後冒名 
這是一些瞭解雕刻的造假者,有一丁點兒的技藝,就憑自己的想像,創製一些作品,然後在竹雕史籍中尋找一個名頭,無論其作品作風怎麼,寫上他的名字就算完事,然後做舊。這種假貨,匠氣顯露,畫面缺乏意境,又無韻味,更談不上作風。 

四、舊作添款  
民間流傳的古舊竹雕器物,有至關一部份屬於平庸之作。作偽者在這些無款的作品上,刻幾行題記,再添上某名家如朱松鄰、濮澄、蔡時敏的名字,略微做舊就大功告成,因為這些東西原本就是古舊器物,所以更能迷惑人,更有詐騙性。

標籤: 竹雕藝術

根雕藝術創作神髓

根雕藝術作為一項歷史悠長的民間藝術,自古以來就受到人們的正視,於是也出生了不少雕刻藝術家。那末,根雕藝術的創作有哪些請求呢?

根藝創作請求創作者能夠從千姿百態的根材中找出合適藝術加工的特定材料,從原本橫七豎八的形狀中找到切合創作用意的光鮮主旨以及深刻內涵。整個創作主要是依靠根材所特有的枝、節、疤、瘤、須、皮以及根形奇幻的線條等自然因素,通過創作者斗膽的想像進行潤飾造型,在維持主幹形體特徵的情況下,反映出創造物件在某個瞬間的表情以及動態。


標籤: 竹雕藝術

竹雕、竹根雕藝術淵源

 我國古代根雕竹雕雕刻藝術,始於魏晉時代,《南齊書》中記載:齊高帝(479482)曾經賜給明僧紹一根竹根雕如意;北周文學家庾信有山杯捧竹根的詩名。這裡的竹根如意以及竹根杯,皆為竹根雕刻品。現傳世最先的唐朝竹雕什物是保藏於日本京都正倉院的唐朝竹樂器八尺,其上用留青法淺雕塑仕女、樹木、花草、禽蝶等圖案,唐風甚濃。

今所見宋朝竹雕刻什物,有考古挖掘出土的殘荷洗等物,其雕刻亦精緻,唐宋時代的竹雕,雖已經具備淺刻、深雕以及透雕等各種技法,但仍處於初創階段。  

明中期之後,江南地區一些文人開始涉足竹雕刻工藝,竹雕成為一種專門的藝術。並逐步形成為了嘉定(今屬上海市)以及金陵(今南京市)兩個竹雕藝術中心,兩地的竹雕藝術在作風技法上有較大的懸殊。

後人將這兩種不同作風技法的竹雕分為嘉定派以及金陵派。金陵派以濮澄(仲謙)為首,嘉定派以朱鶴(松鄰)、朱纓(小松)、朱稚征(三松)祖孫三人為代表,又稱三朱。朱氏刻竹總的特徵是:採用高浮雕塑、透雕、圓雕技法,基本作風花鳥規撫徐熙寫意,人物山水在馬夏之間,畫道以南宋正法,刻竹則多崇尚北宋,蓋以刀代筆,惟簡老樸茂,逸趣橫生。

標籤: 竹雕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