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書】時代的來臨!紙張書本市場逐漸被【電子書】取代! - 電子書製作教學日誌 - 電子書e-Book製作教學(密訓基地)
         

【電子書】時代的來臨!紙張書本市場逐漸被【電子書】取代!

【電子書】時代的來臨!紙張書本的市場逐漸被【電子書】取代!
【電子書】是新市場!新商機!新趨勢!
【電子書】人人都可在家出版電子書,在網路上開設【電子書】銷售網站賺錢
【電子書】本小利大,不必被書店抽佣金、沒有庫存、破損、印刷不良及退貨的問題...........
 你還在猶豫什麼?世界上還找得到比製作電子書賺錢還好的事業?

--------------------------------------------------------------------

法蘭克福探趨勢/紙本書 明天在哪裡?

【聯合報╱本報記者陳宛茜】
 

主辦法蘭克福書展的德國,與今年首度成為法蘭克福書展主題國的中國,恰好是歐亞兩洲印刷術的發源地。然而今年首度由兩個印刷大國攜手合辦的世界第一大書展,展中最熱的話題卻是:紙本書的明天在哪裡?

法蘭克福書展中國館內,展示上千個木刻活字。

attachments/200910/7929930331.jpg
記者陳宛茜/攝影

上周剛落幕的法蘭克福書展,做為主題國的中國館裡,展示炎黃子孫最引以為傲的兩大發明:造紙與印刷術。上千個木刻活字排在地上,一萬本書疊成的書牆旁,立著發明活字印刷技術的北宋畢昇雕像。然而館中吸引最多人參觀的,卻是漢王科技提供的60本「電紙書」。

馬車裝滿書 書展雛型

德國是西方印刷術的發源地。

attachments/200910/6937169393.jpg
記者陳宛茜/攝影
畢昇逝世後400多年,出生於德國美因茲的印刷廠老闆古騰堡,創造了西方版的活字印刷術。古騰堡的發明不僅提昇了印刷品的數量和速度,也間接催生了法蘭克福書展。

15世紀,離「印刷術搖籃」美因茲不遠的法蘭克福,便因地處兩條主要商業道路的交會,吸引包括古騰堡在內的歐洲出版商人來此交易。他們的馬車上放著一個個木捅,桶裡裝滿了新書,奠下世界第一大書展的雛型。

說來弔詭,今年首度由中、德兩大印刷古國攜手主辦的法蘭克福書展,展中焦點卻是傳統印刷術最強勁的現代對手─電子書。

亞馬遜點火 電子書夯


研發「中國電紙書」、自稱成就不遜於造紙與印刷術的中國漢王科技公司,除了在展中推出3款電子書新產品之外,還與美國大型出版集團哈潑柯林斯簽約合作。德國也趕在書展宣布推出首部自製電子書閱讀器「txtrreader」,預計今年耶誕節前上市。

去年由亞馬遜書店「點火(kindle)」電子書點燃的電子書之火,在今年書展已燒成熊熊火光─數十種新型電子書閱讀器在展中曝光,十幾場出版國際會議,討論焦點不外乎兩大問題:一是「出版人怎麼從電子書獲利?」一是「紙本書還有明天嗎?」

一場名為「出版技術的改變」的研討會中,英國出版人莎拉‧羅伊德指出,出版人必須注意自己在e世界中角色的轉變。過去出版人主要靠銷售版權獲利,現在獲利一大部分可能必須轉移到自費出版和所提供的出版服務上。

古書區 寂寥又冷清

紙本書還是不是未來圖書市場的主要角色?是本屆法蘭克福書展焦點。
相對於電子書的熱門,今年的古書區顯得寂寥冷清。過去總是占據大半個展場的「法蘭克福古書展」,今年只在第三展館占據一個小角落。台北書展基金會執行長林文琪觀察指出,受到數位化浪潮的衝擊,這幾年書展展出的手工文具和古書,質量逐年下降。

受到金融海嘯的影響,向來是版權銷售大國的英國與美國,展位明顯縮水。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長林載爵表示,這是他參加法蘭克福書展十幾年以來,「第一次看到這麼空蕩的英、美展位」。

2006年才引進法蘭克福書展的Cosplay扮裝秀,卻有愈來愈熱的趨勢。上周日,大批裝扮成動漫、電玩角色的德國青少年走進書展,為這個60歲的「老先生」注入青春氣息。

美食書 現場煮出來

集中於三館的動漫館,人潮與詢問熱度均較往年提升。法蘭克福書展報「出版觀點」指出,由文學、電玩改編而成的圖象書,是進軍全球暢銷書榜的新秀。大塊董事長郝明義透露,由他編劇、鄭問繪圖的漫畫「阿鼻劍」,在法蘭克福書展時,吸引6國洽談版權。

美食書是另一個值得注意的趨勢。今年書展的創舉之一「美食廊(Gourmet Gallery)」,不但將美食書集中展出,甚至在最忌油煙的室內展場設置開放式廚房,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美食作家,現場把書中的美食「變」出來。

中國館 政治淹沒文學

做為主題國的中國,在法蘭克福書展一口氣推出400本翻譯成德文的中國作品,包括「生死疲勞」、「兄弟」、「我叫劉躍進」、「白鹿原」等經典文學;並派出莫言、余華、蘇童、于丹、王蒙等「大腕」作家親赴書展舉辦座談會,氣勢驚人。

1976年,法蘭克福書展首創「主題國」制度,每年邀請一個國家設計主題館,也成為當屆書展的推廣焦點。第一個主題國是「拉丁美洲」,主打書便是馬奎斯的「百年孤寂」。

當時馬奎斯雖是西班牙世界的暢銷天王,在其他國度卻籍籍無名。馬奎斯本人雖因反對資本主義而拒絕出席法蘭克福,他的書卻在書展的推廣下一夕鍍金,此後每本書都成為世界級的暢銷書。法蘭克福「主題館」也成為各大國際書展的效法對象。

趁著今年英美文學的退燒,中國文學原本有機會藉主辦國的優勢,以法蘭克福書展為跳板走進世界舞台。可惜中國在展前拒絕異議作家出席研討會,引爆西方對中國鉗制言論自由的批判;這些批判甚至轉移了國際媒體對中國當代文學的關注。中國可謂「因小失大」,相當可惜。

更可惜的是,今年皆獨立設館的台灣、香港、中國大陸與新加坡,原可藉「中國年」的機會共同舉辦座談會,向西方世界展示華文文學的多元性。但在官方的強勢主導下,中國館寧可把台灣、香港作家強納入「中國作家」的大旗下,也不願意以平等地位合辦「華文文學」座談會。造成各館只能自行其是,作家失去對話交流、激盪火花的機會。

【2009/10/25 聯合報】@ http://udn.com/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