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燃油汽車】揭秘:替代燃油汽車又是一個世紀騙局?

大量實證訊息可以證明,油氣資源是可再生資源!
而用油氣不可再生的由頭,就可繼續編出無數離奇的故事來蒙事。
燃油汽車替代很可能又是哈伯特騙局的一個延續。

繼德國、挪威、荷蘭等國之後,法國生態和可持續發展部部長尼古拉·於洛在7月宣佈,法國將在2040年全面禁售燃油車。
不僅發達國家,而且,發展中國家的印度也跟風,寄希望在2030年實現汽車銷售全部電動力化。

一時間,用電動汽車替代燃油汽車的預期正在被更多的人所接受,燃油汽車似乎快成了“過街老鼠”。

但是,這種替代只是預期還是騙局?其背後的戰略意圖是什麼?對關聯產業未來的佈局又會有什麼影響?筆者試圖一窺。

製造“石油峰值論”的騙局

本世紀初,“石油峰值論”日漸盛行,驅動著原油供給“末日論”也逐漸時髦,但隨美元購買力的下降,油價上漲,又刺激了開發商增加了原油生產,使原油的“末日”沒有到來,“峰值”更沒有到來,然而,到來的卻只是隨美元實際購買力劇變引起的對內含原油在內的國際大宗商品和資本資產等價格關係的再定位。

"石油峰值"源自1949年美國著名石油地質學家哈伯特(Hubbert)發現的礦物資源"鍾形曲線"規律。
哈伯特認為,原油是化石燃料,是生活在中生代裡的三疊紀、侏羅紀、白堊紀的恐龍及藻類等生物被埋在地下,經由近2.5億年的生化反應而成。
因此,原油作為不可再生資源,任何地區的原油產量都會達到最高點。
達到峰值後,該地區的原油產量將不可避免地開始下降。
但是,這個理論僅是個假設,並沒有任何科學實證,卻成為了近代“有機生油”理論的主要依據,甚至成為生油學說的“科學定理”。

其實,在這篇論文發表之前,哈伯特先把論文送給了某英美石油巨頭的董事長過目,這位董事長表示:
一定要與美國當時最具權威的原油儲量專家威克斯評估的原油儲量觀點分庭抗禮,並要求哈伯特在論文中估算出原油的最大儲量。
此時,哈伯特心領神會,隨即提出美國原油儲量只有1500-2000億桶,不到威克斯當時評估儲量的一半,即4000億桶,而且威克斯還在不斷調高儲量預期。
一旦威克斯理論成為業內主流,石油巨頭們就很難再繼續操控油價,更難通過提高油價牟取暴利。

就這樣,作為商業牟利的工具,一個石油地質學家墮落了!

此外,哈伯特還預測了全球原油終極儲量,當時稱全球只有1.25萬億桶,在1970年將達到開採峰值。
但是,原油在被使用了半個多世紀後,2013年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統計,全球原油儲量仍有近1.7萬億桶。哈伯特錯了,但BP也還是錯了!

揭秘|替代燃油汽车又是一个世纪骗局?

不被尊重與認可的前沿科學

基於原油的有機生油理論,以美國為主的科學家以乾酪根熱降解生油模式為依據,認為動植物死亡分解埋藏而成礦。
但其原子團極其複雜,結構至今沒搞清,因此,索性就稱其為乾酪根。但乾酪根熱降解生油假說違背了熱力學第二定律。
為此,前蘇聯科學家做了一個假設,以世界上最大油田——沙特的加瓦爾油田為例來駁斥西方的原油有機生油學說,即要生成該油田已產出的原油,就需要一個長、寬、高各30公里的立體空間,在裡面填滿恐龍肉,而且還要100%轉化為原油,這不僅違反熱力學定律,而且還荒誕至極。

其實,早在1950年代初,前蘇聯科學家就已經發現了原油來源的全新理論。
研究結果讓這些科學家大吃一驚,他們的結論是,美國人所稱原油源自生物的理論純粹一派胡言。
而且原油儲量也不像美國人所說的那樣非常有限,事實是,世界上發現的油田越來越多。
1956年,宣佈了該團隊的研究結論:“原油和天然氣與地下埋藏的生物沒有內在聯繫,它們是地球深處湧出的太初物質(即反應物)。”

在此期間,蘇聯人還發現了廢棄油田可以自我修復的現象,又稱為是“自充式”油田。
進而,確信原油是地殼深處的太初物質,是在地球形成的初期就已經存在,是在地核高溫高壓作用下冷噴發進入地殼淺層地帶而自然生成的。
所以,地球上的原油總量只與地層深處碳氫物質生成的數量有關,與鑽井深度(作者註:應是有效連通)有關。由此,初步形成了原油的“無機成油理論”。

在此理論指導下,原來用有機成因理論不可能有原油蘊藏的地方找到了原油,並獲得了重大的突破。
如被西方科學家號稱原油荒原的西伯利亞地區勘探出11個大油田和1個超級油田,使前蘇聯在1980年代一躍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生產國。
與此同時,又在被認為是晶基地質不毛之地的第聶伯-頓涅茨盆地獲得了重大發現,而且,那裡發現的油田面積可以與阿拉斯加北坡的巨大油田相媲美。

儘管如此,俄羅斯人還是在默默地堅守著這一不被“尊重和認可”的“前沿”科學。

為了利益美國精英設局

1998年下半年,美聯儲持續向市場投放貨幣,徵收全球的鑄幣稅,致使美元實際購買力下降,內含原油在內的大宗商品價格原本應該上漲,但因在俄羅斯、非洲、亞洲都發現了許多大油田,依照供需理論,國際油價必然需要持續暴跌。

為了配合美聯儲通過幣值變化對全球徵收鑄幣稅的戰略任務,美英石油巨頭再次拋出石油峰值論的升級版,授意愛爾蘭石油地質學家科林·坎貝爾和法國石油地質學家讓·拉哈瑞爾聯名在《科學美國人》上刊發標題為“廉價石油的終結”一文。
文中再次預測石油產量將在2010年達到峰值,使國際油價(以WTI油價為例)從1998年12月下旬的每桶11.63美元連續盤升到2008年7月中旬的最高收盤價每桶147.27美元,年化漲幅122.77%。不僅完美地配合美聯儲向全球徵收了鑄幣稅,而且,從原油貿易中獲得了操縱油價的超額利潤。

期間,擔任石油服務公司首席執行官的迪克·切尼對坎貝爾的觀點也大加讚賞,強調原油是一種稀缺資源,戰略意義重大。
2000年11月,同小布什搭檔當選美國副總統後,隨即出兵伊拉克,說明美國石油公司完成了對內含伊拉克重要油氣田在內的戰略介入與控制。

特別是庫爾德自治政府,它不顧伊拉克中央政府的反對,從2007年開始,就向西方主要石油公司大量簽發勘探開發許可。其中,埃克森美孚、雪佛龍等美國石油公司紛紛拿到了最豐厚的分成合同。自治區內520萬庫爾德人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收益,人均GDP從2003年美伊戰爭時的800美元迅速增加到5600美元,達到世界中等收入國家的水平。
而美國石油公司也開始收穫美國政府持續“庇護”庫爾德人所帶來的“紅利”。

因此,美國政府就更有動力去設局。

揭秘|替代燃油汽车又是一个世纪骗局?

揣著明白裝糊塗

早在1980年,美國德克薩斯州的石油地質學家邁克爾·霍爾布蒂就對哈伯特的理論提出過質疑,並認為原油開採量會不斷增加。
但石油巨頭們對此充耳不聞,死咬“石油峰值論”,甚至將“生物變油”的有機成因理論寫入地質教科書,並異口同聲地認定石油是“化石燃料”,是地下埋藏的恐龍及藻類等生物經生化反應而成,因此,資源必然有限。並通過對媒體的控制,使這種觀點成為世界主流共識。

然而,美國人的嘴和實際行動上永遠不會有時空的一致。
早在上世紀70年代中後期,隨著國際油價從每桶2美元迅速攀升到每桶40美元時,具有極高風險的深海油氣開發投資露出了曙光,並在經濟上陸續開始可行。

為了牟利,美國綜合技術實力較強的石油公司以歐佩克利用石油武器中斷供給,抬高油價,製造西方發達國家經濟危機等為由,逼美國政府開放墨西哥灣深海油氣開發的許可。
隨即他們又強強聯合投巨資挺進墨西哥灣深海,謀求可期的高回報。

但由於當時深海油氣勘探開發技術不夠成熟,而且技術被少數幾家美國公司壟斷,所以,即使有能力參與深海油氣開發的石油公司也都選取了近乎是掠奪性的開發模式,對深海油氣層進行超強度開採,以圖盡早收回投資,降低運營風險。
其中,美國莫比爾、德士古—雪佛龍石油公司在墨西哥灣深海區塊330油田OS油層的合作開發中就進行了強化開採。
從1972年開始,超強度採出了數億桶(油當量)的天然氣和凝析油。不僅油氣產量沒隨時間衰竭,相反,隨時間推移,採出的油質逐漸變輕,且生物降解程度越來越少。
於是,美國能源部組建了GBRN小組,針對這種奇異的現象展開了系統性的追蹤研究。

在今天,國內大眾還不知二維地震和三維地震為何物,在上世紀70年代,GBRN小組就已經應用“四維地震”技術對油氣運移軌跡進行了系統性研究,成功發現油氣從深層逐步沿斷層面裂隙向上運移、補充已開發的330油田OS油層的事實。
發現了在垂直裂縫帶裡出現縱、橫波速的降低,用Voxel透明像素技術看到這種油氣上移的通道圖像。
並將這一過程進行了錄像,取名為《正在流動著的油田》。在錄影帶裡,美國科學家雖沒說明深層油氣來自何處,但可證實油氣還在生產中,並沿深斷裂不斷上升。

無獨有偶,法國CGG公司也展示了一個通過“四維地震”分析發現油氣從深層逐漸向上運移、補充開採層的例子。

大量實證訊息可以證明,油氣資源是可再生資源!原油不是依靠有機成因理論所形成。是無機成因。
但處於長期戰略需要,美國人才一直揣著明白裝糊塗!而油氣藏實際儲量也絕不等於用儲層體積等現有技術計算的量,它是一個既有採出、補充和逃逸的動態過程。
這一點,美國能源部在上世紀80年代初就已心知肚明,可其官方和石油公司不僅閉口不談油氣補充與逃逸,卻偏要借哈伯特“石油峰值論”,將油氣價格上漲與資源不可再生掛鉤。這種意圖就是在淡化1971年美國背叛對世界的承諾,即廢除美元按固定比值兌換黃金的貨幣機制。而用油氣不可再生的由頭,就可繼續編出無數離奇的故事來蒙事,而今天的燃油汽車替代很可能又是哈伯特騙局的一個全新延續。

“懺悔”中的無奈

1989年,哈伯特在他去世前的一次訪談中就承認,自己用來估算美國原油儲量的方法與科學沒有半點關係。
創造化石燃料學說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對“石油峰值論”提供理論支援,即原始生成的原油總量是有限的(再生部分可以忽略不計),可開採的區功能變數僅限於古生物大量沉積的基巖,而迄今為止所有可能產生這種原油的地方全都已經被勘探過了,也就是說原油不可能再多了。
並且稱,為了讓自己的理論看起來真實可信,他必須變成權威專家。
因此,他將“高斯曲線”稍加改動后冠以“哈伯特曲線”之名,而事實上這些曲線的改動只是其臆想出來的。
根據自己臆想的曲線,反推某段時間的原油產量,而並不涉及任何數學邏輯。

可見,哈伯特猶如一個打哪指哪的槍手,其百發百中的背後就是一個十足的騙局!在西方精英們長期肆意操縱內含原油在內的各種大宗商品價格的背景下,原油價格很大程度上已不完全取決於自然、供需、庫存、科技等因素的變化,而更多地取決於完成美聯儲的貨幣沉澱和主導石油價格的美英集團的利益訴求。
只要這種利益主體的控制力還在,就將會作為終極因素而凌駕於其他因素之上,干擾並最終決定產品價格。

是否正在推進世紀性騙局?

既然原油是無機生成,只要地球存在,原油和天然氣就可以源源不斷地由地球生產出來,汽柴油也就不會短缺。
那麼,世界主要國家為什麼還要提出燃油汽車的替代議題?

2008年後,各國為了解決由美國製造的全球金融經濟危機帶來的衰退,不得不採用了巨額的貨幣量化寬鬆政策,進而造成了現有工業產業的超級重疊與產能嚴重的過剩。
又隨著大規模戰爭的消失和人口自然死亡率的下降,都無法有效地消化掉這些過剩的產能,進而將大量資本以產品的形式將有限的資源固定為了沉沒成本,增加了銀行的呆壞賬與經營風險,並為再次暴發經濟危機埋下了種子。

但由歷史經驗可知,要擺脫這類危機,就需創造新的產品、新的產業和新的需求。
而電動汽車不僅滿足上述條件,而且還“滋潤”著環保、可持續發展的概念,即使沒有必須替代的必要性、即使異地發電已將污染留在了遠離城市的一次能源資源地、即使增加了當期的經濟發展,但都將要不可避免地造成大量與原油有關產業的資本資產的沉沒成本發生,並推升新興產業及其關聯資源價格,進而還會推升整個社會的物價水平,並傳導和刺激貨幣的持續超發和貨幣實際購買力的下降。

以新能源電動汽車的電池為例,如若實施燃油汽車替代,電池續航能力及成本就是其關鍵。
而在特斯拉電池正極材料中,主要使用的是鈷鎳鋁氫氧化物。
隨著鈷價走高,鎳正在加速取代鈷,特別是原料硫酸鎳。
儘管鎳元素在電池中的主要作用是能提高材料的能量密度、決定著電池容量,但中國的鎳礦資源並不豐富,紅土鎳礦更是嚴重依賴進口。
儘管國內鎳的中間品氧化鎳、氫氧化鎳和碳酸鎳等材料的來源豐富,溶於硫酸即可制備硫酸鎳,但用這種制備方法生產過程的污染較大。

從政府的角度看,一方面,2017年3月工信部等四部委聯合頒布了《促進汽車動力電池發展行動專案》,要求到2020年新型鋰離子動力電池系統比能量力爭達到260Wh/Kg,幾乎比目前水平翻了一番。
另一方面,工信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和科技部在4月25日聯合發佈《汽車產業中長期發展規劃》,計劃到2020年,新能源汽車年產銷達到200萬輛,約占當年汽車產量的6.67%;到2025年,新能源汽車占汽車產銷20%以上,年約700萬輛。

可見,中國的汽車“去燃油化”正在進入軌道,而我們似乎還沒有思考清晰,比如,有替代的必要嗎?
替代後會有多大的沉沒成本發生?有多少既有資源資產會被浪費?在創造內需時又會造成多少人失業?
而最重要的是,創造新產業的同時會通過增發貨幣刺激,是否會造成貨幣實際購買力的下降?

其實,我們已經趕了太多“時髦”了,今天,真的不需要再太“趕時髦”了!

版權聲明|稿件為:能源雜誌原創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