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震撼的生活方式!住在洞穴裡的最後部落!現代社會中有幾個人敢說自己活得很快樂?

現代社會中,人們為了追求物質享受汲汲營營,但是有幾個人敢說自己活得很快樂?在中國最後的穴居部落中的村民們與現代人不同,他們不需要名利也能過的很自由自在。

這個大洞穴就位於中國西南部的貴州省安順市紫雲縣水塘鎮塔井村,在海拔約1800多公尺接近山頂的高地,村民很少,他們過著清寒而簡單的生活卻感到滿足。
山頂的大洞穴被稱為「中洞」,由於路途險峻,因此不僅長期與世隔絕,也是亞洲最後一個穴居部落。

在2007年苗族居民,當時住在洞穴中的有32名村民,「中洞」裡住著吳、王、羅、樑四個姓氏的20戶人家,大概有近百口的苗族人。
這是一個建在洞穴裡的「部落」,洞深230米,寬115米,高近50米。房屋建在冬暖夏涼的洞穴中,飲水來自洞頂滴水,穀物種植在洞口附近的山坡上;清一色竹製的房子、牲畜棚圈和廁所,
沿著洞穴內側圍成半圓;最深處是洞中的小學。

在2003年時,政府和社會資助成立了中洞小學,操場上高懸的竹簾上標示「嚴教勤學,面向未來」8個大字,當時那裡有8名教師,孩子們還有座籃球場以供玩樂,
很多住在洞外的學生每天走1個多小時的山路到洞裡上課…當地人的生活清寒而簡單。
當學生們已經放假時,在洞中享受他們的假期;只有50歲以上的婦女,還穿著帶有苗族印跡的傳統服裝,年紀稍長的人只會講幾個簡單的漢語單詞;一些人家的主要勞動力外出打工,
留在家的都在忙著從山下運砂石修水窖,因為在洞中喝水是一個大問題,旱季時洞中的水就不夠了,所以家家都在修小水窖,水窖修好了這樣就可以緩解洞內取水困難的危機。
就在2011年時政府希望終止這種原始社會的生活方式,因此關閉了這所小學,遷往洞外,導致當地學童們必須來回走4小時的路程才能接受教育。

住在中洞30歲的羅妹要一家人,是洞穴裡生活最好、觀念最先進的一戶人家。她和丈夫王啟國花了將近2萬元,在接近洞口的地方,蓋了一座2層樓的木房,裡面有8張客床,出租給偶爾的探訪者。這是洞內惟一的一座木房,惟一的初級旅館,
也是惟一有電話的人家。公用客廳裡有電視、VCD、冰櫃、電磁爐、免洗杯等等,供客人使用。羅妹要沒讀過書,丈夫只有讀到小學二年級。幾年前,山下的一個朋友經常把外面的客人帶到中洞,其間,有人給羅妹要出了這個主意。
這些蓋房買家電的錢都是辛苦養豬賺來的,羅妹要的漢語說得斷斷續續,臉上卻露出堅毅,她說「以前的日子很苦,現在才好些」。夫婦倆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小名花香,羅妹要認為洞裡的生活「很好」,她不想搬到山下,希望以後能招個上門女婿。
跟羅妹要不同的,王鳳忠,51歲,他希望孩子以後到外面生活,只希望「常常回來看看我們」就好了。他的大兒子在貴陽學縫紉,二兒子在山下讀初三,小女兒由一個來過中洞的外國人資助,在山西讀書。
在中洞小學上六年級的王艷,兄妹三人跟祖父母一起在洞中生活,他們的父母在廣州打工,是這裡外出打工最遠的人,爸爸媽媽已經兩年沒有回來了,爺爺用寄來的錢買了一台電視機。
王艷長着一張清秀的面龐,乖巧懂事,今年小學畢業後,如果她繼續讀書,會到山下的鎮裡,那是她去過的最遠的地方。

當地居民每週都會步行15公里到附近的市集購買生活必需品,而​他們在洞穴中也會自己種田、放牛或養雞。當太陽快要落山,趕著牛走在半山腰上,在不遠處的洞穴裡,
傳出陣陣狗吠,間雜著孩子清脆的笑聲蕩在山間,晚歸的人們開始忙碌做晚飯了。

以前的中洞苗寨是沒有電力的,細細的小路曾是洞中居民瞭解山外世界的惟一途徑。直到2003年,一位名為胡蘭克•博多美國人捐款10多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四十幾萬)架通電路,中洞苗寨才從此過上了有電的生活。
住在洞穴裡的苗族人家,在他們上世紀的50年代,他們和祖字輩從居住了百年的「下洞」往上遷徙,搬至中洞,這一住就是60年。為了讓他們從洞穴中遷出,當地政府想了很多法子,甚至在距離
洞外400米的地方為洞中居民修繕磚房,但是只有幾戶人家願意走出洞穴。而這些房屋大多被閒置,村民們普遍願意住在洞裡。
生活在隱秘的山間,他們的生活卻並不閉塞,媒體的報道引起了社會的關注,這裡有了通信信號和電,很多人家也先後買了電視機,但是除了電視機,
家裡面基本上是家徒四壁的。

雖然政府為了讓他們搬離洞穴費盡苦心,但一直住在中洞中的苗族居民卻不領情,顯然還有不少現實問題並未得到解決。雖然中洞是一個非常閉塞的世界,但是隨著媒體的曝光,
來到中洞旅遊的旅客也越來越多,據說有些中洞居民還能用英文還老外對上幾句話呢!看到這個與現代社會截然不同的世界,問及原因,得到的最多回答是:貴州多雨、山下路滑,洞內不漏雨、洞外潮濕不易儲存柴火,洞內群居安全,等等….。
這些理由,聽起來多少有些不符合邏輯,又或者是,這個習慣群居的洞穴部落不想給自己試著搬到山下的理由和機會。

在城市人看來,中洞裡的人家似乎過著世外桃源般的隱居生活,然而,事實上,他們付出了比山下人更多的輾轉辛勞,日子也相對清苦。但是,洞裡的大多數人寧願維持現狀,
很多人還希望自己的孩子也沿襲這種生活模式。如果遷徙至山下,對他們來說將是一次巨大的變化,所以,山下,也許對他們有誘惑,但始終敵不過這個洞穴之家。

發表迴響